第五百九十九章 体贴的新郎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韩潮坐在另一边,看着这两人旁若无人的亲密的互动着,心里非常不是滋味,酸味漫天。

    随着婚礼进行曲的音乐响起,打扮得超级抢眼的一对新人踩着红毯缓缓从后面走来,只是在行走的过程中,发生了一点小插曲。

    宋清蓝不知是因为裙子太长还是别的原因,脚下一个趔趄,直接扑进了韩风的怀里,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蛋上顿时羞得红透了。

    她在心里暗骂自己:宋清蓝啊宋清蓝,这可是你的大喜日子,能不能不要这么丢脸,这下好了,这一摔,大家不会都以为我迫不及待了啊摔!

    韩风十分享受美人的投怀送抱,尤其是这个美人立即就要成为自己的妻子,他俊逸的脸上泛起一抹迷人的微笑,稳稳的将怀中的娇躯托住,然后在大家以为他会扶起她时,他做了一个让大家都意想不到的动作——直接将宋清蓝打横抱起!

    “啊!”宋清蓝正想借着他的力道站起来,没成想一个天旋地转后,整个人就被他抱在了怀里,吓得惊叫了一声,连忙下意识的搂住他的脖子,防止自己摔下来。

    “剩下这段路,我抱你过去吧,蓝蓝。”韩风不顾他人的眼光,也不顾是否合礼节,低下头深情的看着宋清蓝。

    宋清蓝想要挣扎的心,顿时就在这眼神中化成了一滩水,她现在一点也不敢看周围人投来的目光,害羞的将脑袋埋在他的胸膛,轻轻点点头。

    两旁坐着的人见到这情况,一下子兴奋起来,不约而同的奋力拍起了手掌,似乎在为这一场羡煞人的场景叫好。

    于是,韩风抱着宋清蓝走到台上最中央,将她放到一个椅子上,然后半蹲下,细心的将她的鞋子穿好,就像是一个骑士守护者自己的公主,那样的心甘情愿,一往情深。

    “别,这么多人在呢。”宋清蓝看着韩风的动作,轻轻出声,想阻止。

    然而,韩风却抬起头,朝她灿烂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我给自己的老婆穿鞋子,有什么不好的。”

    宋清蓝一张绝美的脸又红了,嗔道:“这还不是呢。”

    “马上就是了。”韩风的眼里布满了笑意,“难不成你还想临阵脱逃,放心吧,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宋轻笑看着那两人,突然特别感慨。

    “之前我还让我姐姐再考虑一下,好好考察一下对方的人品。没想到这个韩风对我姐姐这么好,这么体贴,大庭广众之下都是这样,那私下里还不得了,看来又是一个宠妻狂魔。怪不得她这么快就决定结婚了,我想她肯定是被韩风打动了,真的喜欢上他了吧。”

    傅槿宴闻言,笑笑,说了一句看似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这下你就可以放心了。”

    不愧是生活了多年的夫妻,宋轻笑秒懂,撇撇嘴,“我一直都很放心的好吗?就凭我这实力,谁能竞争得过呀hh,不打得那些人满地找牙都是好的了。”

    傅槿宴看着自己蜜汁自信的小妻子,心里觉得很好笑,“你这张牙舞爪成天喊着要打人的样子,也不怕别别人看见。”

    “哪有成天要打人,我明明是一个这么温柔淑女的人,本仙女只会在自己的地盘被侵犯了的时候才祭出魔法棒好伐!”宋轻笑傲娇的哼哼着。

    顿了顿,她又看着台上的两人,感慨一声,“这么多年,我姐姐终于找到了个好归宿,我真为她感到欣慰,不然再这么单身下去,只怕宋叔叔和我妈头发都要急白了。”

    说罢,她又看了看宋华年和苏梅坐着的方向,见他们两人都是一副笑盈盈的样子,眼中似乎还有着泪水在闪耀。

    “看我宋叔叔开心得,都可以看见后槽牙了。”宋轻笑默默的小声的说道,“这几天感觉他们一下子年轻了很多。不过姐姐这一嫁呀,家里就没人了,只剩他们两个了,一下子冷清下来,他们会很不习惯吧?”

    傅槿宴点点头,“是呀,所以我们没事的时候多回去看看他们,带着辰辰去热闹一下,也好让二老心里有个慰藉。”

    说罢,他又似笑非笑的看着宋轻笑,“还好我们生的是个儿子,以后还可以给你多拐一个回来,你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放心。”

    宋轻笑不满意了,“到时候,我好不容易才要开始享受我的自由人生,才不会觉得孤单寂寞呢。”

    言外之意就是,不会去打扰儿子和媳妇的生活的。

    不过,她貌似想得有点太长远了,毕竟她家辰辰现在还是一个小豆丁呢。

    傅槿宴没说话,掏出振动的手机看了看,是陈盛发来的消息,他悄悄的皱了皱眉,然后不知道回复了个什么,将手机装回去后,对宋轻笑说道:“一会婚礼结束后,我要先赶回市,公司有点急事,陈盛还搞不定,你和宋叔叔他们就待在这里,到时候我让人来接你。”

    宋轻笑皱了皱眉,关心的问道:“事情严重吗?”

    “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放心,相信你老公的能力好吗。”傅槿宴笑着安抚她,“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这只是一点小浪花而已。别担心,好好的陪陪你妈妈他们。”

    “嗯,你忙你自己的事就行,不用派人来接,我又不是小孩子啦,知道回去的路。”宋轻笑听到他这么说,也放下了心。

    一场感人的婚礼结束后,傅槿宴跟他们说了一下缘由,就驱车回市的公司了。

    房间里,宋轻笑围着宋清蓝左看看右看看,嘴上啧啧称赞,“我这个姐姐呀,简直就是天仙,西施貂蝉都比不上,让身为女人的我也不由得起了浓浓的嫉妒心理,姐夫真是好福气。”

    宋清蓝正打算换下婚纱,看着宋轻笑这副痞子样,忍不住笑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是个小痞子,真不知道,你这样子是怎么拴住妹夫的心的。”

    “当然是靠个人魅力啦。”宋轻笑脸皮厚的自我表扬,“对了,还要再加上我的美貌。”

    宋清蓝:“……”

    很好,她这个妹妹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怕是拿刀砍都伤害不了一丝一毫!

    “来,咱们魅力无穷的笑笑小美女,请帮我把头上的一些发饰取下来,脖子都要断了。”宋清蓝好笑的说道。

    “一会换好衣服还要出去招呼客人,今天来了不少人呢。”

    “得令!”

    宋轻笑调皮的说道。

    姐妹俩在房间里换好衣服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