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这位女士,请结一下账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么直接了吗?”

    宋轻笑张大了嘴,一脸的惊讶。

    若说刚才听到宋清蓝愿意出来相亲的消息,可以称之为晴天霹雳的话,那现在的这个消息就不亚于五雷轰顶了。

    分分钟要把她震出地球的节奏啊!

    “才刚刚见了一面你就这么确定了吗?”

    “当然,一见钟情,还需要犹豫什么吗?”宋清蓝对着她笑得更加的明媚,差点儿闪瞎了她的眼,“虽然一见钟情,看中的是外表,可是在刚才的交流之中,他的谈吐,还有他的风度,都已经深深地吸引了我,我觉得若是我错过了他,以后可能都很难在遇到这样让我心动的人了。毕竟,傅槿宴那里是彻底没有希望了。”

    没想到话题居然会转到自家老公身上,宋轻笑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呵呵!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我老公天上地上都少见,仅此一家,再无分店,你这辈子是真的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死心吧少女。”

    宋清蓝被她的话弄得又好气又好笑,瞪了她一眼,没什么好气的说道:“臭丫头,我这病才刚好,你就想气得我再次犯病是不是,真是刚觉得你有些可爱,又开始犯浑,真是一天不收拾你,你都皮痒痒。不过,看在你刚才叫我‘少女’的份上,这次我就先饶了你,下次再犯,一起算账!”

    对于她的威胁,宋轻笑表示毫无压力。

    不仅不害怕,甚至还有些想笑。

    不过为了姐妹之间的和谐发展,宋轻笑还是忍住了,不然的话,对面的某人一定分分钟炸毛给她看。

    和谐社会,什么都是可以商量的嘛。

    “虽然你说你看中了那个韩风的颜值,但我还是有些好奇,所以你再把你们的聊天的过程详细点跟我说说呗,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看着她瞪着圆滚滚的眼睛,一脸渴望着望着自己,宋清蓝突然有了一种,自己要是拒绝她,就会十恶不赦的感觉。

    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她轻咳一声,还没说话,脸上就已经挂上了浅浅的红晕,配着她精致的妆容,瞬间又是容光焕发,引人注目。

    宋轻笑默默地捂住了脸。

    完了,眼睛真的要被闪瞎了。

    这一个下午,宋轻笑就坐在那里,看着宋清蓝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一样,对着她讲述着两人之间聊天的细节,几乎每一句话她都记得,说得十分详细。

    看着眼前的女人一脸春情泛滥的模样,宋轻笑悄悄地吞了吞口水。

    陷入热恋的女人简直不能再可怕了!

    她突然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问她细节方面的问题。

    若是真的存在时光机的话,她一定会选择回到说那句之前,然后一把捂住自己的嘴,捂得死死的,直接拖出去。

    作死也不是这么个作法啊!

    后来,还是一个电话,将宋轻笑解救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宋清蓝掏出手机,脸上的红晕又加深了一层,接起电话,声音柔媚得几乎要滴出水来,听得她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挂断电话,宋清蓝看着她,微微一笑:“韩风说,想要约我去看电影,所以我先走了,你一会儿自己回去吧。”

    嗯,对着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就是正常的。

    呵!女人!

    撇了撇嘴,宋轻笑摆了摆手,很是嫌弃的说道:“赶紧走吧,赶紧走吧,我都要被你散发出来的恋爱的酸臭味熏死了,赶紧饶我一命吧。”

    闻言,宋清蓝瞪着眼睛,向前伸着胳膊,照着她的头轻轻地敲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臭丫头,刚给你点儿好脸,你又开始不老实了是不是?小心我哪天心情不好了,找你‘谈心’。”

    这句话一出,宋轻笑瞬间就怂了,双手合十,竖在胸前求饶,笑容谄媚得让人不忍直视,“我最美丽优雅高贵的姐姐,我是那么的崇拜你,羡慕你。快去吧,你的王子还在不远的前方等着你呢,不要因为我而耽误了你前进的步伐。去吧,皮卡丘!”

    宋清蓝:“……”

    前面说的还挺好的,后面那都是些什么鬼?

    还皮卡丘,你是想要我用闪电劈你吗?

    这样的要求还真是新颖,可以考虑一下。

    “你呀,皮这一下你开心吗?”宋清蓝有些无奈的说道。

    宋轻笑没有丝毫犹豫的点了点头:“开心,老开心了。”

    宋清蓝实在是看不下去她这副傻样儿了,挥了挥手,一边走一边说:“不跟你闹了,我走了,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

    目送着她离开,宋轻笑也松了口气,抹了一把额头,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汗。

    “我的妈呀,陷入热恋的女人,真的是招惹不起,我还是回家去抱着我儿子玩吧,至少他正常多了。”

    想到这里,宋轻笑拿起东西刚要准备离开,却被一个侍应生拦住了。

    “这位女士,请结一下账。”

    宋轻笑:“……”

    p!丫的叫我来,看着你发了一下午的花痴,结果……没结账!

    真是要忍不了了!

    深吸了口气,忍住了想要跳脚的冲动,宋轻笑皮笑肉不笑的拿出卡递了过去,心在滴血。

    那都是我的辛苦钱啊,我一分一分挣着容易吗?

    回到家后,宋轻笑觉得自己这一天吃了老大的亏,一直都是闷闷不乐的,一直到了傅槿宴回来。

    傅槿宴一进门,就看到宋轻笑抱着抱枕,盘腿坐在沙发上,鼓着腮帮子,浑身都散发一种“我心情不好谁都别惹我不然我要咬人”了的气息,看得他一愣一愣的。

    “你这是怎么了?谁又招惹你了吗。辰辰吗?不对,他今天在爸妈那里住,那你这是怎么了?”

    “我被欺负了!”

    宋轻笑咬牙切齿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重点还强调了自己掏的钱。

    “你说她是不是太小气了,居然没有付钱就走了,简直是在剥削我啊!”她说着,又是一阵哭天抢地的鬼哭狼嚎。

    傅槿宴:“……”

    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他一脸的无奈,但还是好声好气的劝慰着自己已经处于炸毛的小娇妻,以免她再气的背过气去。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亲戚”要来了,她的脾气日益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