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韩风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今天被宋清蓝的言行雷得不行,跟平时高贵冷艳的宋清蓝完全不一样,她十分怀疑,她姐姐是不是被哪个妖精上了身?

    所以一举一动妖气才会这么重。

    宋清蓝要是知道宋轻笑的想法,绝对会将她狠揍一顿,然后傲娇的宣告:丫的不懂风情,我这是展现女人的魅力。

    宋轻笑讪讪一笑,“我猜不到,如果姐姐你硬要我猜的话,我只好去跟酒店的负责人借监控视频来看了。不过,像姐姐你今天这么漂亮的样子,我要是那个男人,绝对就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

    她说的绝对是真心话呀,宋清蓝原本就长得很美,有一种高冷的气质,以前只是双方都看不惯,所以才故意忽略了这点,现在却是怎么看怎么惊艳,尤其是与她之前住院时的苍白憔悴一对比,现在的她,简直就是一抹发光体,像夏天的太阳,明艳艳的美,照得人心火辣辣的。

    “嗯,怎么说呢。”宋清蓝终于矜持的一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我原先是抱着来玩玩的心态的,所以你看我,穿着都不是正常男人喜欢的那种类型,反正成不成也无所谓。但是我一到这里就发现,我好像对那个相亲对象蛮有好感的,他人长得很帅,是那种斯斯文文的帅气,有一种书卷气,很迷人,个子高大,身形修长,整个人就是一副从国画里走出来的翩翩佳公子的形象。”

    “哇,你完了完了。”宋轻笑忍不住一笑,打趣道,“看你一脸春心荡漾的样子,你这是要完的节奏啊。”

    “这么完美的帅哥,我怎么没听说过?对了,他叫什么名字呀?”

    宋轻笑被她说得也有几分好奇了,忍不住想探探对方底细,也好给自家姐姐把把关。

    “他叫韩风,家世跟咱们家相当,他说自己有个堂弟,韩风你可能没听过,他一向比较低调,但这个弟弟你肯定知道,现在火得一塌糊涂,连我这么不太关注娱乐新闻的都经常听说,叫韩潮。”

    “什么?咳咳……”宋轻笑正在喝咖啡,听到她的话,差点被呛死。

    她捂着自己的嘴,拼命的咳个不停,脸都憋红了。

    宋清蓝连忙抽出纸给她递过去,心疼的嗔道:“你这么大个人了,做事还这么冒冒失失的。喝个咖啡也能呛到,真是服你了。”

    “咳咳……姐姐,下次你扔炸弹前,能不能先提前告诉我一声啊。”宋轻笑苦笑着,泪眼汪汪的看着她。

    “韩潮我当然知道了,还很熟的好吧,我和他都认识好几年了。上次被卡洛栽赃陷害时,也是韩潮出面帮我设计卡洛,然后开发布会说卡洛是个gay,他的粉丝就一边倒的骂卡洛,不然我是没办法洗白自己的。”

    宋轻笑将之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宋清蓝。

    宋清蓝听得啧啧称奇。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看来冥冥之中,我们都有着羁绊,都是妙不可言的缘分啊。不过……”

    宋清蓝对着她眨了眨眼睛,表情很是暧昧,“我听你说,怎么觉得这个韩潮,似乎对你有意思呢?”

    “什么、什么有意思,姐,你可别瞎说!”宋轻笑慌慌张张的辩解,脸却有些红了。

    见状,宋清蓝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嘴里“啧啧”有声的说道:“哎呀,还不承认。要不是喜欢你,他一个大明星,怎么会愿意抛弃自己的名声去帮你,虽然这件事情是假的,他也是‘受害者’,但是你要知道,在网络之上,很多时候,真相并不是那么的重要,这件事情,终究会存留,难以消除,所以啊……我怎么感觉傅槿宴的头上,马上就要有一片青青草原了呢?”

    宋轻笑被她调侃的脸色都变了,咬着唇,梗着脖子辩解,“不可能!我只喜欢槿宴一个人,韩潮虽然帮了我,可是我们之间是没有可能的,我欣赏他,只是源于友谊,并不想越界,否则的话,我也会马上和他断绝关系,再也不往来。”

    看着她脸上一派认真又严肃的表情,宋清蓝沉吟片刻,突然捂着嘴,低声的笑了起来。

    这一笑,倒是弄得宋轻笑有些懵了,眨了眨眼,不知道她这是几个意思。

    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那可谓是字字珠玑啊!感人肺腑,连她自己听了,都忍不住要为自己的神情鼓个掌,要是条件允许,还可以再跳个舞,庆祝一下。

    但是这个笑……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我说的可认真了,所以你在笑什么呢?”

    宋清蓝摆了摆手,深吸了口气,缓和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缓慢的说道:“没有什么,我就是觉得,你真的是越来越可爱了。”

    “啊?”这一次,宋轻笑是彻底的懵了。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刚才来的时候的那个想法,结合着宋清蓝现在说自己“可爱”,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使得她下意识的握住了面前的杯子。

    丫的要是真的对我心怀不轨,这一杯水……连这个杯子我都要丢过去了!

    宋清蓝不知道她妹妹那天马行空的想法,所以也没有去在意她的表情,接着说道:“我刚才不过是逗逗你,可是你这么认真,反倒弄得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你什么性格我还不知道吗?让你出轨?给你八十个胆子你都不敢,也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抽出纸巾,轻轻地点在眼角,那里有刚才笑出来的点点泪水。

    “不过呢,对你我是放心,可是韩潮,我觉得他还是没有死心,否则的话,就算是帮你忙,他也不会这么的尽心尽力,毕竟照你说的,你们两个之间的交情真的不是很深,你说对吗?”

    闻言,宋轻笑缓缓的点了点头,说话的声音都轻了许多,“你说的没错,韩潮他对我……但是就是因为我知道,我无法回应他的感情,所以我在努力的不去麻烦他,将我们之间可能有的牵扯都清扫干净。这样的话,与我与他,未尝不是一种好的方法。”

    “你这样的想法很对,既然明知道不可能,就不要给他一点儿的希望,没有希望,也就没有失望。”点了点头,宋清蓝突然又是粲然一笑,“好了,这些不过就是我一个当姐姐的好奇心,所以多问了两句,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了。还是和你说说我的相亲……不对,刚才我们就已经确定了关系,不出意外的话,那应该就是你未来的姐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