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工作室名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一个月以来,宋轻笑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一方面,要将欧氏的事情做好一个收尾,等着下一班人来接替,一方面,还要忙着新工作室的筹备,选址,装修,买办公设备,简直是忙得要飞起的节奏。

    还好有傅槿宴的帮忙,傅槿宴特意将和他们一起去国外的那个小助理派来过来,帮宋轻笑的忙,不然宋轻笑得忙哭。

    终于,在新办公室装修到一半时,欧宫越终于招到了一个合适的人,来接替宋轻笑的职位,宋轻笑也松了口气,终于将欧氏的事情交给了她。

    宋轻笑的职位相当重要,再加上这几年的事情处理得不少,所以交接都进行了整整一周。

    公司的事都了了之后,欧氏在欧宫越的主持下,为宋轻笑开了一个庞大的欢送会,简直就是史无前例的事。

    其余人不知情,只以为是宋轻笑的地位特殊,再加之贡献巨大,名气也大,才会让老板如此重视。

    但欧珊珊看着自家堂哥的眼神里却充满了同情,仿佛在说:哥呀,你这是要打一辈子光棍的节奏吗?

    惹得欧宫越频频投来警告的眼神。

    在办公室装修快要接近尾声时,宋轻笑对于起名字却有些苦恼。

    傅槿宴好笑的看着她的纠结,想了想,建议道:“要不就叫云端怎么样?”

    “云端呀?”宋轻笑仔细思索着,“为毛听起来这么熟悉呢?”

    傅槿宴:“……”

    还能为毛呀!

    他看着这个苦恼的小女人,简直是哭笑不得。

    “笑笑,你还真是忘性大,这个名字当然熟悉了,你忘了云端之上的那个展会吗?为了参加那个什么展会,你这经历简直是一波三折,还直接导致后来差点被困死。所以用这个名字,就是要让你记住,这个展会给你带来的刻骨铭心的经历。”

    “对呀!”宋轻笑突然眼睛一亮,一拍大腿,下手力道太狠,她又忍不住疼得嘶了一声,这才皱巴着小脸看向傅槿宴,“我怎么把那件事给忘了呢,真是的!就是因为那个展会,才会让我在网上被这么多人讨伐,被卡洛那个无耻小人诬陷,最后好不容易洗刷前耻,想要出去放松下,特么的还差点冻死了,麻蛋,什么一波三折,说是一波六折都不为过。”

    傅槿宴看着她愤愤不平的样子,笑盈盈的说:“其实,换一个角度来想,在这几次波折中,你也成长了很多不是?你的名气不但没有往下掉,反而更上一层楼,那些想要踩着你往上爬的人,以及公司,现在都成了你的踏脚石不是么。所以我建议云端这个名字,是为了让你铭记,以过去为鉴,可以正位自己。再加上,我觉得这个名字还蛮好听的。”

    “我也觉得好听哈哈,不过这样会不会侵犯知识产权?”宋轻笑笑眯眯的看着傅槿宴。

    傅槿宴摸摸自己的下巴,得意的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问,所以都已经提前调查好了,你放心吧,我已经让手下的人查过了,不会侵犯知识产权,虽然那家设计公司用了云端之上来做名字,但他们并没有申请什么专利保护。等到你的营业执照办下来后,我找人给你设计好公司的lg,然后立刻注册全类商标,不管是数字的还是图案,这样你就不用怕了,安心的享用这个名字吧。”

    宋轻笑听到他这样说,眼神里一下子充满了崇拜,夸张的张着嘴巴,“哇塞,槿宴,你做事真是周全,想得这么长远,不愧是集团公司的掌舵人,我以后一定要向你看齐。”

    傅槿宴看着她眨巴着水润的大眼睛,顿时十分满足,十分享受,再多的人崇拜他都不如宋轻笑这短短的几句话来得有作用。

    他就是一个这么俗气的男人!

    “还有还多事情,我已经想好了,列了一个指南,一会发给你,你空了去看看,避免踩坑。”

    他傲娇的说着,一脸求表扬的神情看得宋轻笑在心里捧腹大笑。

    这个男人,简直是太可爱了。

    “木啊!”她超级热情奔放的扑在他身上,献上辣的么么哒,附赠一个倾国倾城的笑容。

    “耶,我老公最好了。”

    “麻麻,你骑在粑粑身上是干嘛?”突然,一个清脆软萌的声音传来。

    宋轻笑顿时石化在原地,她扭动着僵硬的脖子,就看到一个小小的小包子正站在他们身后,眨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她的动作。

    “嘿嘿嘿嘿……”宋轻笑傻不拉几的一笑,非常尴尬的慢慢从傅槿宴身上挪下来,转移了话题,“那个,辰辰呀,你一会想吃什么?麻麻亲自下厨给你做。”

    然鹅,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跟她一样,是个吃货,非常轻易的就被美食给带偏了。

    傅孟辰小盆友非常执着的问道:“这个我们一会再说啦,你还没告诉我,你坐在粑粑身上干嘛呢?”

    宋轻笑:“……”

    不带这样坑妈的呀,儿砸!

    你妈我辛辛苦苦的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喂大,你要好好呵护你妈妈那幼小羞涩的心肝造吗?

    宋轻笑求助的小眼神看向傅槿宴,意思是:这是你儿子,你来搞定!

    傅槿宴只是笑笑,看着他们母子俩不说话。

    宋轻笑再度甩了一个眼刀子过去,威胁的意味甚浓:信不信我晚上把你关在门外。

    好吧!傅槿宴看明白了,终于妥协了。

    在睡客房还是睡自己媳妇之间,他非常有骨气的选择了睡自己的媳妇。

    于是,他轻咳一声,非常有威信的解释道:“辰辰,刚才你麻麻是在帮我按摩,她说搜工作辛苦了,要按按肩膀,按按头放松下。”

    确认过眼神,自家粑粑的话是真的,傅孟辰小盆友非常轻易的就相信了他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粑粑的话比麻麻的话来得更可信。

    要是宋轻笑知道他小小脑袋里藏着的心思的话,绝壁会嚎啕大哭,感慨没爱了。

    “好吧,麻麻,我要吃红烧排骨、糖醋排骨,好错好多的排骨。”

    解了惑之后,傅孟辰非常理所应当的提着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