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两个疯女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欧宫越被她的样子逗笑了,俊美的脸熠熠生辉,丝毫不输于傅槿宴,无奈的说道:“你呀,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埋头搞设计,你不知道事情多了去了呢,关于你的传言,那是满天飞,不过你放心,大多数都是正面的,偶尔有几个不和谐的声音,很快就被大家和谐了。”

    宋轻笑在心里非常俗气的窃喜着,还有这种事,哈哈,在离职前,在心里上享受了一把当名人的感觉,实在是棒棒哒。

    她看着欧宫越的样子,突然没来由的说了一句,“欧总,你别怪我多嘴,我觉得,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找个女朋友了。”

    欧宫越闻言,神情一黯,深深了看了宋轻笑一眼,意味不明的说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宋轻笑瞬间明白他的意思,脸上有些隐隐的发热,偏过头不敢看他。

    毕竟,她拒绝他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欧宫越在她和傅槿宴那里吃的狗粮加起来数不胜数了,没想到他现在还没放下。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存在,对某些人而言,就是一个……祸害!

    “咳咳,我会尽快将手头的设计稿画出来,然后整理交接资料的。那学长,就这样,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你直接吩咐我就行。”宋轻笑顾左右而言他,掩饰着自己的尴尬,找了一个借口就开溜。

    欧宫越望着她狼狈逃窜的背影,苦笑一声,自己这个嘴巴呀,有时候还是控制不住,这一下就把人给吓跑了。

    你不打光棍谁打光棍,该!

    他在心里暗暗骂了不争气的自己一句。

    宋轻笑出去后,正好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遇到方米朵。

    方米朵见她脸红红的,有点狼狈,不由得好奇的将她拦下了,蓦地化身山寨女霸王,一副强抢民女的样子。

    “此路是我开,此门是我买,要想进此屋,先从实交代。”

    宋轻笑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一秒入戏,“惊恐”的看着这个秀气文弱的女土匪,瑟瑟发抖的说:“请大王饶命,小女子卖艺不卖身。”

    “噗!”方米朵被她跳脱的脑洞弄得哈哈大笑,将她拉进她自己的办公室,嗔道,“你怎么不按剧本上的走啊,什么卖艺不卖身,切,我才不要你的艺,也不稀罕你的身。”

    “对了,笑笑姐,你怎么一副被调戏了的样子啊?”

    方米朵转而八卦的说道。

    宋轻笑将她按在小沙发上,自己也坐下来,然后就是一阵沉默。

    在气氛有点压抑的时候,只听得她淡淡的声音传来,夹杂着一股悲伤,“米朵,我要离职了,刚刚去欧总办公室,就是说这事的,欧总已经同意了。”

    “什么?”方米朵被她的话炸得一下子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说实话,对于这个结果,她有点接受无能。

    她曾经是因为宋轻笑的推荐,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现在她却要走了,方米朵的心里说不难过是假的。

    没有宋轻笑,也没有今天的她。

    “笑笑姐,你怎么突然、突然想要辞职呢?”方米朵的表情纠结成了一朵菊花,看上去很是不舍。

    宋轻笑拉过她的手,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故作沧桑的说道:“那是因为,你笑笑姐我已经看破红尘了。”

    一脸懵逼的方米朵:???

    纳尼,还有这种操作?

    特么的该不是在逗我吧?

    “笑笑姐,你是见我最近情绪有些不高昂,所以特意来逗我开心的是吗?”方米朵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艰难的说着。

    “哈哈哈哈……”

    一连串银(sha)铃(hu)般的笑声在室内回响着,听起来很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味道。

    方米朵下意识的摸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将这些小可爱们抚慰下去,还顺便很明显的打了个抖,眼里满满的都写着:你果然是太无聊,才会这样说,哼,机智聪明如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想到这里,她露出一个放心的笑。

    然而,笑到一半,就被宋轻笑接下来的话弄得僵在了脸上,难以撤回。

    “没开玩笑呢,我是真的要辞职啦,这几天就开始整理交接的事情。”

    方米朵:“……”

    p,能不能不要逗这么可爱的她。

    下一秒,她哭丧着一长脸,嗔怒的看着始作俑者,“笑笑姐,你走了我该怎么办呀?留我一个孤苦伶仃的在这世上,没人疼、没人爱的,你真是好狠的心。”

    “槽!劳资只是要辞职而已,还怎么留你一个人在世上了?”闻言,宋轻笑顿时柳眉倒竖,化身女暴龙,眼神十分不善的盯着她。

    下一刻,她眼睛一转,摸摸方米朵的脑袋,慈爱的看着她,“乖囡囡,爸爸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方米朵:“……”

    画风至此,两个女人已经完全疯了。

    “笑笑姐,说真的,你走了我很舍不得。”方米朵撅着嘴吧,借由刚才那一系列的插科打诨,她难过的心情已经被冲淡了很多,但仍旧没那么快完全接受这个事实。

    “从感情上来说,我很舍不得你,但从理智上来说,我知道,你要走必定有你的道理,而且,你离开之后,说不定会发展得更好,所以我也并不劝你留下。”

    宋轻笑也叹了一口气,“自从卡洛事件过后,我突然觉得受雇于一个公司还是有很多束缚的,比如当我被大家攻击时,就会连累到欧氏,对此我却无能为力。如果我是一个人,就不会连累到大家了。”

    “上次,我给你说过,我和槿宴出去滑雪,被暴风雪困在山洞里,差点就死掉。在我几近昏迷期间,槿宴一直跟我谈关于未来的种种设想,其中,谈得最多的就是自己开一个工作室的事,就是因为心里有着这个念想,我才打起精神来,没让自己完全沉睡。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偶尔窜出来的想法,在我心里,已经占据了这么深的位置了,几乎是那个时候的我的精神支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