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想了想,他回忆起了之前的事,朦朦胧胧的笑着,“我记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是在做工作室,不过最后都没做得很大,那个时候你还比较青涩,资历等各方面都还有所欠缺,但现在不一样了,你已经成长得可以独当一面了。晋升为设计师,资历相当够了,能力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你这几年的成长简直可以用飞速来形容。人脉资源嘛,想必也累积下了不少,况且,资源这方面不是还有你老公我嘛。”

    说道最后,傅槿宴一脸骄傲的神情,像只开屏的孔雀。

    宋轻笑没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打击的话,毕竟傅槿宴的条件摆在那里,完全让人无法说出反驳的话。

    “你说的这些我都有考虑过,也很赞同,所以我才这么想自己出来单干,毕竟在公司就职,用在自己身上的时间就很少了。”宋轻笑点点头,随即语气有些黯然的说,“但是我毕竟再欧氏做了这么多年,现在也是一个中流砥柱了,我要是突然提出离职了,不知道欧宫越会不会把我掐死,他得多么的痛心疾首啊,毕竟高层人才流失对一个公司来说损失很大。而且,我在欧氏也有很多要好的朋友,说实话,还真的很舍不得她们呢。”

    傅槿宴看着她惆怅的小脸,将她拉着坐了起来,掰正小脸,与自己面对面,严肃的说道:“笑笑,你要知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想要走新的路,必然要舍弃一些东西,世上没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所以这种时候,就看个人的选择了。你要走心的路,必然会有旧的人被你甩在身后。”

    看见宋轻笑越发黯淡的小脸,傅槿宴突然又微微一笑,安慰道:“其实这个并没有什么,跳槽本是常事,相信欧宫越的心态,没你说的那么不堪一击,所有的老板都做好了大家随时都会离开的准备,我也是这样。能走到这一步的人,没有那么脆弱。而且,你舍不得你那些朋友,换个角度想,现在通讯和交通这么发达,又不是生离死别,你们想见随时都可以约出来聚会什么的,再不济,没时间出来还可以视频下看看对方,你们又不是真正的离别,真正的离别是从心上开始疏远的,你说是不是?”

    宋轻笑看着他的眼睛,好半晌没有说话,像是在思索。

    然后,她无奈的说道:“槿宴,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心里都很清楚,但就是克制不住那些感觉,哎,好烦躁。知道是一回事,真正的要做到又是另一回事。但我知道,我总得要去经历这些。”

    见状,傅槿宴心疼的将她搂在怀里,柔声抚慰着,“笑笑,我知道这个对你来说很难,但人世间哪有什么恒常的事呢,我们就是在这些不恒常的事情里,才学会的成长,不是吗?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会陪着你的。”

    宋轻笑的心涌上一股暖流,顺从的靠在他怀里,没说话,像是在汲取温暖。

    好一会,她才自言自语的说着,“自从那次危险过后,心里总有种力量在催促着我,让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它好像在说,人生苦短,要活出自己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嗯,所以你没有错,也不必自责内疚。每个人都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你不过是时间点刚好到了,各种机缘也都到了,所以才会处在分岔路口上,我们做事情,一定要将感情和事情分开,事是事,情是情,这样才会好办许多,不然事情和感情掺杂在一起,真的是让人前后两难,进退维谷,要是你选择了继续在公司任职,笑笑,五年后,或者十年后,你会后悔吗?你想过这个吗?”

    宋轻笑认真的想了想,随即认真的回道:“会的,我会后悔,槿宴,我骨子里本来就带着自由,不爱被羁绊,要是这辈子一直都在别人的公司工作,我真的会觉得白活了。虽然工作内容差不了太多,但感觉就是不一样。”

    “所以,这就是你要去面对的问题,突破的功课了。”傅槿宴在她额头轻轻的落下一吻,深情的说道,“但不管怎样,我始终是陪在你身边的。所以,真的想辞职的话,就好好的跟欧宫越谈一谈,开诚布公的谈,然后等他们找到来顶替你的人,就把工作仔细的交给对方,站好最后一班岗,这是你能为欧氏做的最后的事情了。”

    “谢谢你,槿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宋轻笑原本还犹豫的双眸,在和傅槿宴这一番长谈之后,变得越来越坚定,越来越明亮,仿佛有一道光冲破束缚,从眼睛里冲了出来,明亮得吓人。

    “好了,小傻子,我们去看看今晚吃什么吧。今晚好好吃吃,然后明天就去做你想做的事,了结旧的,开创新的。”傅槿宴低低的一笑,充满了性感的味道。

    宋轻笑正开心着,也不去计较他口中的小傻子了,要是在平时,非怼回去不可,但她现在想通事情了,心情好,不跟他一般见识。

    要是傅槿宴知道她心里的想法,绝对会跪下三叩首感谢女王大人的不计较之恩……才怪!

    第二天,宋轻笑忙完了手头紧急的事,就去了欧宫越的办公室。

    欧宫越正在埋头处理文件,听到敲门声,头也不抬的说道:“进来。”

    在看到是宋轻笑时,脸上露出了一个和煦的笑容。

    这几年,欧宫越越来越成熟内敛了,不再像以前那样,还有些风流倜傥,花花公子的形象正在逐渐从他身上剥离。

    虽然如此,但还是抵挡不住他的个人魅力,总是有许多女人主动贴上来。

    然而对这些,欧宫越不为所动,他真的是对别的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自从被宋轻笑拒绝了几次后,而且看到她那么幸福的样子,他也不忍心再去打扰她了,现在一心都扑在事业上,所以这几年情场虽然不顺,但事业可是越来越大了,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轻笑,有什么事吗?”欧宫越站起来,走到大厅的皮沙发上坐下,示意宋轻笑也坐下,开始动手泡起了茶。

    宋轻笑看着他动作熟练优美的洗茶泡茶分茶,突然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坐在那里支吾了半天,也没支吾出个所以然来。

    虽然事先已经将所有的台词,和可能出现的场景都演练了一遍,然而事到临头,她特么的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啊摔!

    想象中是一回事,现实果然又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