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纠结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聘请我?这次聘完了,过两天再找个理由毁约吗?这样的把戏你们居然还没有玩够,也是心大。”宋轻笑嗤笑一声,眼眸中满是嘲讽,说的话也是十分的不客气,“不好意思,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贵公司的门栏太高,我这样的小人物实在是进不去,所以你刚才的提议,我拒绝。而且还有一件事,之前谈的赔偿款的事情,既然已经证明我是清白的,那么希望你们也能履行承诺,早点儿把赔偿金打到我的账户上,这样的话,大家以后见面还能说句话,否则的话,我想贵公司也不想天天被挂在头条上吧。”

    她说完,又是一声冷笑,没等对方做出什么反应,便已经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搞笑,居然还要聘请我去当设计师,这个公司的人的脑袋都被同一个门夹了吗?除非我是疯了,不然我怎么会答应这种事情。”

    自言自语的时候,宋轻笑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

    当时在山洞里的时候,傅槿宴为了引起她的注意,曾经说过,要她回来开一间属于自己的工作室的事情。

    其实这个问题她很早就有想过,只是当时的条件不成熟,而且,以她那个时候的资历、能力和人脉,开工作室也只是小工作室,小打小闹。

    就像她曾经开过的工作室一样。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她越来越想自己做出点什么了,尤其是在经过了那么一番生死大难后,很多东西她其实已经看淡了。

    余生,只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但欧宫越这里要怎么说呢?毕竟她也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和这里的很多人都有了深厚的感情,米朵、温雅和周姐等等都是关系特别好的朋友,她要是走了,她们会不会伤心不舍?

    其实她才是最不舍的那个吧。

    还有,欧宫越会不会觉得惋惜?欧珊珊会不会撸起袖子收拾自己?

    “哎,好头痛。”宋轻笑揉着额角,颇为苦恼,心中在剧烈的天人交战。

    一面是对过去割舍不下的那么多东西,一面是对未来自由的活出自己的强烈期盼,进退两难。

    可是,越是这样想,心中那个想法就越强烈。

    “算了,下午回家问问槿宴吧。”宋轻笑端起桌上热气腾腾的咖啡喝了一口,突然想起自己才看过的一则新闻,某巴克咖啡被米国加州政府要求在包装上贴上致癌警告标签,又吓得忙不迭的将杯子放下。

    妈妈呀,这个年头什么不可能的都有可能啊,谁能想到,喝了几十年的咖啡竟然含有致癌物?简直是致命的打击。

    随即想到自己并不常喝,也就放下了心。

    一天的工作就在忙忙碌碌中度过了,宋轻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就看到傅槿宴正在脱西装外套。

    “你怎么了?一副恹恹的样子?”傅槿宴仔细的看着宋轻笑的脸,然后问道。

    宋轻笑眨了一下眼睛,算是赞同了他说的话,换好鞋子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随即像一块被水泡软了的泥巴,软在了沙发上,扣都扣不出来。

    傅槿宴看着她一连串的动作,在心里暗暗疑惑,这丫头,今天有点不对劲啊,明明早上走的时候还是一副元气满满壮志勃勃的样子,难道遇到什么问题了?

    他也走过去,在她身旁坐下,俯身望着某人,“跟我说说,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好吗?我也好为你参谋参谋。”

    “我今天喝咖啡了。”宋轻笑眨眨眼,用一副很是诚恳的样子看着他。

    瓦特?

    傅槿宴瞬间化身黑人问号脸!

    为毛这丫头说的话他听不懂呢?难道他们已经不在一个次元了吗?

    喝咖啡跟她现在的样子有半毛钱的关系吗?再者,喝了咖啡不是应该精神满满的样子吗?

    s?

    宋轻笑看着傅槿宴一副“你到底在说啥”的表情,很给面子的“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心里那些打仗的想法稍微安歇了一会,这才清清嗓子,正儿八经的说道:“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但你可以去看看最近正火的新闻,关于某巴克咖啡的。”

    “其实,我心里确实有件事情,今天纠结了一天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傅槿宴无奈的望着她,“好吧,空了我就去看新闻,你给我说说是什么事,我也好为你分担,老公不就来分担老婆的重担的吗。”

    闻言,宋轻笑略微有些囧,然后便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心里的纠结说了出来。

    “今天,设计大赛的主办方又给我打电话了,说要高薪聘请我去当他们的设计师,条件任由我开。”

    听她这样说,傅槿宴挑挑眉,不屑的嗤道:“他们是还没看明白吗?觉得我们是差那点钱的人?还是觉得我们是见钱眼开的人?没见过这么蠢的公司,挖人前都不打听好被挖人的背景和性格的吗?仅凭着之前打交道的那点经验来断定一个人,真是蠢透了,这样的公司待久了怕是智商和情商都会受到影响,想以利诱之,怕是用错了地方。”

    宋轻笑赞同的点点头,“所以我拒绝后,相当干脆的挂了电话,对方估计气得半死,骂我不识抬举呢。但我确实是不想去,最主要是是不想和那帮人打交道,看他们做事的风格就知道,和我不是一个路子的,理念都不一样,还怎么共事。这个其实不是重点,我想说的重点是另一件事。”

    顿了顿,宋轻笑又问道:“槿宴,你还记得我们被困在山洞里说过的话吗?”

    “你指的是哪句?”那时候说过的话,傅槿宴基本上都记得,因为情况特殊得简直终生难忘,但他不知道宋轻笑指的是哪件事。

    宋轻笑撇撇嘴,就知道他猜不到自己的心思,哼哼!

    “就是说让我自己开个工作室的事,我今天一整天都在想这个。”

    闻言,傅槿宴微微一笑,也想起了他们当时聊过许多关于这个的话题,没想到这个小丫头是动了心,便支持的说道:“我记得,现在我也很支持你独立出来做工作室,我觉得时机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