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不回家,继续玩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虽然对她进行了无情的嘲讽,但是傅槿宴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个十分疼爱老婆的男人,所以忙不迭的将她的拉着站了起来,拍打了一下她身上的雪,笑着问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需不需要我给你揉揉?”

    “我屁股疼,你要揉吗?”宋轻笑面无表情的瞪着他说道。

    傅槿宴挑了挑眉,摸着下巴做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若是你强烈要求,那也不是不可以的。只是这里人多,你可不要叫的太大声,不然的话,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到时候你可能会有些不好意思。”

    宋轻笑:“……”

    这是不好意思的问题吗?

    丫的听不出来我是什么意思吗?典型的就是故意的!

    而且,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开车,哼!

    气呼呼的扭过头去,宋轻笑一脸的傲娇和不乐意。

    不过这么一扭头,正好对上了助理和教练,当看清他们脸上的表情的时候,宋轻笑觉得——已经没法做朋友了!

    “你们要不要笑的这么开心?”她磨了磨牙,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儿里挤出来的一样,“我都能看到……”

    想了想刚才的事情,宋轻笑将“扁桃体”三个字咽了下去,吐出来的是,“我都能看到你们的后槽牙!”

    “没有没有,我们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摆了摆手,教练忍笑忍得很痛苦,“只是这个情况转变的有些突然,我们一时之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你看到的我们的表情,都是身体的自然反应,没有经过大脑的。”

    “……”宋轻笑被这个解释打败了,顿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咬牙切齿了一番之后,最终,她无可奈何的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我这个人宽宏大量,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她说完了,还捂着胸口叹了口气,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老母亲面对着惹自己生气的儿子一样,满是无奈。

    “好了,你本来就是初学,再加上这两天的休息,生疏了也是正常现象,正好教练在这里,让他再教你一次吧。”傅槿宴站在她的旁边,轻声地说道。

    宋轻笑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也是事实——自己的脑海中记得一切的理论知识,但就是不能运用到实践中,也是心塞。

    天妒英才啊!

    于是,宋轻笑又开始了和教练学习的过程,看着他一边为自己讲解,自己也随着他的动作慢慢的适应着。

    好在她虽然生疏了,但还没有彻底遗忘,练了两次之后,动作越来越熟练,渐渐地便可以流畅的滑行了。

    看着她已经能够娴熟的玩耍,傅槿宴也放下心来,挥舞着滑雪杖,和她一起在雪场滑行。

    他们谨记着之前的事情,所以没有再去偏远的地方,反其道而行,专往人多的地方钻。

    ——虽然容易发生碰撞,但是相对的还是安全许多。

    这样的想法,也真是……呵呵呵!

    畅快淋漓的玩耍了一番之后,太阳西斜,他们一行人终于兴致勃勃而又精疲力竭的回到了酒店。

    一进房间,宋轻笑就像是一条咸鱼一样,趴在了沙发上,累得连根手指都不想动。

    太累了!

    傅槿宴缓步的走到她的面前,蹲下身子,看着她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哭笑不得:“是不是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嗯。”宋轻笑很是委屈的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傅槿宴轻笑一声,神秘兮兮的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你翻过来就能好好地喘气了。”

    宋轻笑:“……这个……”

    噘着嘴,她不情不愿的翻了一个身,感觉都已经用出了吃奶的力气了。

    翻过身后,宋轻笑看着天花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果然舒服好多了。”

    这次,轮到傅槿宴无语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突然站起身来,双手抄着她的脖颈和腿弯,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既然累了就回房间去,在这里躺着多不舒服。”

    宋轻笑窝在他的怀里,乖巧的像是一只小绵羊一样。

    进到房间,傅槿宴刚要把她放在床上,就发现环在自己脖颈的手臂突然用了些力气,压着他微微向下。

    “老公,我想洗澡,可是我累了,你帮我好不好?”宋轻笑说着,朝他的脸轻轻地吹了口气。

    吐气如兰。

    傅槿宴冷眸微眯,眼眸中闪过一抹光,稍纵即逝。

    “好。”一个简单的回答,随即抱着她转身进了浴室。

    然后……

    第二天,宋轻笑趴在床上捂着腰欲哭无泪的时候,就希望眼前能有一个时光机,让她回到昨晚上,在那个自己提出帮忙洗澡的时候,一巴掌直接糊上去!

    作死也不是这么个作法啊!

    傅槿宴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曲线优美,裸露的背部直直的冲着自己,光洁无暇,看着十分的诱人。

    见状,他很给面子的呼吸一窒,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躁动了。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深吸了口气,他将心中的悸动压了下去,缓步走过去,就听到她模糊不清的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虽然听不清内容,但是傅槿宴十分肯定——她一定是在骂自己!

    没办法,就是这么的有自信!

    “醒了?怎么不起来去吃早饭?”

    听到熟悉的声音,宋轻笑憋着一股气,气呼呼的说道:“腰疼,腿疼,没有力气,站不起来。”

    闻言,傅槿宴挑了挑眉,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走过去搂着她的肩膀,将她抱了起来,另一只手拿过浴袍先给她套在了身上。

    “来,老公抱着你去吃饭,怎么样,贴心吧?”

    “贴心……你妹啊!”

    丫的也不知道是谁害的本姑娘成了这个样子的!

    带着满腔的“怒火”,宋轻笑吃完了一场痛苦而又幸福的早饭。

    此后几天,他们又在这里逗留了几天,将雪山玩了个遍之后,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里,决定……先不回家,继续去玩!

    好不容易能够出来一次,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回去呢?

    太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