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随便滑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嗯,对呀,要是看开了,我的那些鸡腿大虾猪蹄就没人宠幸了,它们一定会很伤心的。”宋轻笑一本正经的说着,表情相当的欠揍。

    傅槿宴:“……”

    敢情吃货什么都能联想到吃?

    要不要这么破坏氛围?

    他们可是在严肃认真的聊人生大事好吗?

    算了,他就不该对她期待太高。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果真没错。

    转而一想,可能是在宋轻笑的心里,儿子还没有吃得重要——在此,作为他的爹,傅槿宴表示了深深地感慨。

    无奈的叹了口气,傅槿宴按着宋轻笑的脑袋,在自己怀里揉了揉,充满了宠溺的味道。

    两个人静静地相拥着,享受着暴风雨……哦不,暴风雪之后的宁静。

    温馨而又甜蜜。

    第二天,彻底恢复好了的宋轻笑再次提出要去滑雪。

    傅槿宴一听,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你还要去滑雪?”

    上一次的经历太过危险,虽然最后化险为夷,但是这件事情在他的心中,始终还是留有阴影,他不想再有任何事情伤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潜在的危险也不可以。

    所以,此时傅槿宴听说宋轻笑居然还想要去滑雪,露出了相当诧异的表情。

    在他看来,宋轻笑对这次的经历应该是更加的印象深刻才对。

    可是现在看来……

    “当然啦,我们好不容易出来玩,总不能只玩了半次就走了吧,虽然之前遇到了危险,但是这一次我们长记性了啊,我们不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这样不就好了嘛,再有暴风雪,暴风雨,甚至是大冰雹,我们也能迅速的赶回来,你说是不是?”

    宋轻笑扬着头,眼眸亮闪闪的望着他,表情充满了希冀。

    见状,傅槿宴也仔细的考虑了一下她的话,觉得也还是有些道理的,虽然中途遇到了危险,但不能因为这一次的事故,就放弃其余的美景。

    想了想,他点了点头,轻声地笑着说道:“也好,既然你想去玩,那我们就继续去玩吧,正好我也看看,这两天过后,你还记不记得之前学的了。”

    一听到他答应了,宋轻笑高兴地裂开嘴就笑,见牙不见眼,模样看着有些傻乎乎的样子。

    “哼,我可是过目不忘的本领,怎么可能会忘记呢!你可不要瞧不起人,到时候,我一定让你惊艳的!”宋轻笑说完,仰起头,握起拳头竖在胸前,摆出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见她这样子,傅槿宴很是敷衍的点了点头,附和她说:“嗯,你最棒。”

    却在心中默默吐槽:是惊艳,还是……惊吓。

    助理听说他们还要去滑雪,瞬间便垮下了脸。

    为什么?这个时候不应该是老老实实的待在酒店里面,看看雪景,好好的休养生息吗?

    为什么还要去滑雪!

    之前的事情都已经没有阴影了吗?

    助理偷偷地看了一眼宋轻笑,心中叹了大大的一口气。

    这么没心没肺的样子,确实是没有什么阴影。

    傅槿宴看出助理的担心和无奈,宽慰他,“没事,不用担心,这一次我们不会去别的地方了,就在附近随便滑滑,玩一玩就好了。”

    老板都这么说了,身为员工,自然没有再拒绝的理由。

    “好的,总裁,我这就去准备。”

    微鞠一躬,助理就要走出房间,想到什么,他又停下脚步,转身询问:“总裁,还需要找教练吗?”

    闻言,傅槿宴愣了一下,脑海中不自觉的想起来宋轻笑对自己说的那些信誓旦旦的话,毫不犹豫的说道:“找!”

    某些人实在是不靠谱,所以一定要提前做好一切准备。

    助理点了点头,低声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过了没多久,傅槿宴便接到他的电话,说是已经都准备好了。

    收起手机,他转身回到房间,将某个已经跃跃欲试,随时都想要蹦出去的女人搂在怀里,两个人一起走了出去。

    站在雪场,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宋轻笑热情的打了一声招呼。

    教练见到他们,也是一脸的欣喜和惊讶,和她站在一起,好奇满满的询问着事情的经过,时不时地能听到传来一声“哦天啊!”、“真的是这样吗?”、“这简直太惊险了!”

    到了最后,宋轻笑手舞足蹈的讲述完事情的经过,教练的脸上已经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那你们真的是太幸运,也是多亏了这位小先生,拼了命的去寻找你们,才让你们能够早些获救。这一定是上帝的祝福。”

    宋轻笑在一旁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被忽略很久的傅槿宴看着她像是小鸡啄米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想笑。

    果然是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所以才能这么心无旁骛的讲述出这件事情来。

    这样就最好了。

    “对了教练,那天我丈夫也教了我很久,我练习的很不错,现在刚好可以让你看看我的学习成果。”

    教练一听,也很高兴,点了点头说道:“好的,让我看看这么美丽的女士的学习能力吧。”

    宋轻笑穿戴好装备,对着傅槿宴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然后摆好姿势。

    下一秒……

    “啪”的一下,一个人影直接扎进了雪里,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丝毫没有卡顿,就像是特意朝着雪里去的。

    面对这样的一个“惊喜”,在场的三个男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呆呆的看着她——那个在雪里挣扎的人影。

    最后,还是傅槿宴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快步走了过去,将宋轻笑从雪里拉了出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雪渣,实在是没有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雪地绵软,再加上她的脑海中还记得摔倒时的动作要领,所以这一下并不疼。

    但是仅仅是身体上不疼,精神上——

    “傅槿宴,很好笑吗?”宋轻笑瞪了他一眼,气急败坏的说道,“嘴张那么大,我都看见你扁桃体了!”

    傅槿宴笑得肆意妄为,好半晌,才渐渐地缓解许多,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小的时候扁桃体发炎,已经被切下去了,所以你是绝对不可能看到的。”

    宋轻笑:“……”

    这特么是重点吗?

    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好不好?

    丫的简直是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