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宋轻笑的担忧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什么叫我儿子呀,明明也是你儿子好不好!”宋轻笑不满的看着他,倏忽又笑了起来,“还有,槿宴,刚刚你那句话,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是在吃醋吗?”

    傅槿宴的脸一热,但被他很好的掩饰过去了,“别转移话题!我再很严肃认真的问你呢。”

    宋轻笑定定的看着他,蓦地爆发出一阵杀猪般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

    还好这是最高级的总统套房,隔音效果超级棒,不然住在隔壁的人绝对会以为这里住了个疯婆子,从而打电话投诉的。

    “你笑什么?”傅槿宴看着笑得不可自抑的宋轻笑,疑惑的问道。

    只见她原本还有些苍白的脸色,在这阵大笑声中越来越红润,像是打翻了粉色的水彩,在清澈的水里氤氲出一团淡淡的粉色,美丽极了。

    傅槿宴看着看着就入迷了,嘴角也不由得跟着她浮上一抹动人心魄的笑。

    宋轻笑笑够了,这才有心思看向某个正在盯着她出神的人,突然感觉有点毛毛的,“你看着我这么笑,我觉得有点……”渗人!

    像是要把她吃掉一样的狼一般的笑。

    经过这一茬无厘头的打岔,刚才的事两人都忘到了脑后,想不起来了。

    傅槿宴看着精神很不错的宋轻笑,那抹动人心魄的微笑一下子就变了味道,变成了暧昧的笑。

    他自顾自将外套脱掉,然后干脆利落的翻身上床,正好在宋轻笑上方。

    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吓,宋轻笑往后一仰,大脑一下子进入了警戒状态,充满戒备的说道:“你、你想干嘛?”

    不等他回答,她连忙又补充道:“我可告诉你啊,我现在是一个病人,病人是不能做那种羞羞的事的,不然会影响身体的恢复。”

    傅槿宴将她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扫了个遍,在她毛毛的眼神中,意味深长的一笑,“病人吗?我看你这个病人的精神头比之前没生病的时候还好,都跟我差不多了。所以,我要把前几天的担忧统统扼杀掉。”

    把担忧统统扼杀掉?

    s?

    为毛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想怎么扼杀?

    扼杀担忧需要趴在她身上吗?

    还有……

    “歪歪歪……别呀,呜呜呜呜呜……”脑子里那些活跃的念头,终于在傅槿宴展开的攻势下化为乌有,成了一连串听上去暧昧至极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消雨散,宋轻笑懒洋洋的趴在傅槿宴光裸的胸膛,无意识的蹭了蹭。

    傅槿宴有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她毛茸茸的脑袋,脸上是满足的微笑,顾及着她的身体才刚好,所以他可以说是非常节制和克制了。

    宋轻笑要是知道他的想法,绝壁会一蹦三尺,站出来反驳——节制个毛线,劳资现在腰酸背痛腿抽筋,哦不,腿不抽筋。

    看着他们现在的样子,宋轻笑突然想到刚刚和傅孟辰打电话时他说的一句话——我特别喜欢和洋洋哥哥睡觉!

    麻蛋,她为什么会觉得有一种黑云压顶的感觉呢?

    她为毛在担心呢?

    “槿宴,有件事,我突然想跟你说一下。”宋轻笑皱着眉头,小手在他胸膛划着圈圈。

    “什么事?”傅槿宴好奇的看了她头顶一眼,不用看脸都知道,她此刻一定是皱着眉头的。

    无他,了解尔。

    “刚刚我跟辰辰打电话时,他说了一句话,我听完后心里一直有点担忧,他说‘我特别喜欢和洋洋哥哥睡觉’。”宋轻笑学着傅孟辰的口气复述道,“你说,长期这样下去,会不会对他的身心发展不利呀?辰辰从小到大一直不怎么喜欢跟女孩子接触,接触得最多的就是洋洋了,而且我们都看得出来,他很喜欢洋洋,这么一个高冷成熟的孩子,总是爱跟在洋洋的屁股后面转悠。”

    叹了口气,她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以后长大了,辰辰要是不喜欢女孩子该怎么办呀?家里就这么一个孩子,要是以后真领个男孩回来,然后告诉我:妈妈,这是我女朋友,到时候我是该哭还是该哭?这种问题说小也小,但说大也很大,对辰辰的一辈子都会有影响的。”

    “呵呵。”听完,傅槿宴低低一笑。

    “你笑什么呀!”宋轻笑闻言,有些嗔有些恼,“我是在很认真的跟你说,没有开玩笑,你严肃认真点行不!”

    傅槿宴被小猫挠了一爪子也毫不在意,连摸头的节奏都没变过,解释道:“这样的问题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也是从男孩走过来的,这个年纪的男孩对性别意识并不强,他现在只崇拜喜欢比自己强的人,他说的喜欢跟洋洋睡觉,只是单纯的喜欢做这件事,并没有你强加的那么多的含义,是你想多了知道吗?”

    “男孩的发育本来就比较缓慢,到了青春期,你放心,即使你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他那颗想要靠近异性的心。我都可以想象了,到时候你一定又会愁着跟我说——槿宴,怎么办呀,辰辰现在对女孩子太好奇了,我有点担心他早恋影响了学习成绩。”

    “切,那些都是你的想象而已,而且我是那么不开放的人吗?”宋轻笑不服的反驳道。

    傅槿宴无奈的笑笑,“你自己都说了,你不是那么不开放的人,所以在这点上,你就不用太纠结了,有我们这对榜样在,即使我们不干涉,辰辰以后想走出柜那条路都不可能。他会找一个像你一样的女人,然后做一个像我一样的男人。却又不同于我们。总之,儿孙自有儿孙福,有时候,你越是担心,事情发生的几率反而更大,这就是吸引定律。”

    听到他说的话,宋轻笑默默的想了一会,然后叹了一口气,“也许是我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了,脑子都乱了,一句话都能想这么多有的没的。我也是服了我自己了。本来以为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应该把很多事都看开了才对,没想到只是错觉。”

    “看开那些干嘛,这本来就是人之常情。”傅槿宴安慰着,“况且,有时候看开了未必是好事啊,看开后什么事都不挂在心上了,想想也挺无趣的是吧。人生就是要跌宕起伏才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