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越洋电话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义正言辞的解释,“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宋氏词典里的新解!谁规定了我一定要按照流行的解释去用啦?”

    “好吧好吧,完全可以这样解释,没毛病,妥妥的。”傅槿宴急忙投降,顺从的话说了一箩筐。

    他害怕宋轻笑动气,她才刚好起来,可不能就被自己一下子又气病了,不然他就该瑟瑟发抖了。

    宋轻笑得瑟的哼了一下,然后又继续无视某人,低下头,和欧姗姗聊着天。

    当她把前几天没及时回复欧珊珊的原因告诉她之后,下一刻,等来的不是消息,而是电话轰炸。

    “卧槽,笑笑,你说的是真的吗?”电话那头,欧珊珊的眼睛都瞪圆了,无意识的大吼道。

    一旁,和安越洋玩得正开心的傅孟辰手上停顿了一下,听到欧珊珊和自己麻麻打电话,顿时分心竖起了耳朵偷听。

    好久没见他粑粑麻麻——虽然才几天,但他觉得已经过了好久,但他真的是很想念他的粑粑和麻麻呀。

    宋轻笑一脸后怕的点点头,突然又想到她此刻看不到,于是无奈的说:“对呀,我和槿宴滑雪时迷路了,被暴风雪困在一个山洞里,差点就出不来了,差点就看不到亲爱的你了。所以我没来得回复你的消息。”

    闻言,欧珊珊略有些崩溃,她拍着自己的胸膛,很想跳起来大声的质问她——你丫的滑个雪怎么会迷路呢?你不是有傅槿宴陪着吗,他丫的不好好记路,是在干嘛呀。

    然而,她并没有在这种时候插刀,而是压下自己翻腾的情绪,关心的问道:“那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冻着?”

    “安啦,现在已经好了,不仅能睡它个三天三夜,还吃嘛嘛香,一口气扛着煤气罐上十楼都不带喘气的。”虽然脸上还是略有些苍白,但宋轻笑仍旧非常自豪的说道,“我觉得呀,经历了这次生死大难,以后生活中其他小事都不是问题了,像什么被人陷害泼脏水呀,都是小事一桩,完全引不起太大了心理波动了。”

    说着说着,宋轻笑一下子就来劲了,不顾对面欧珊珊的话,自顾自继续往下说下去,“你知道吗,姗姗,被困在山洞里的那几个小时,我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要去见上帝了,那种黑暗、绝望、难过差点没忘我崩溃,我当时又冷又饿又疲惫,所以没力气崩溃了而已。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们了,见不到我可爱的儿子和爸妈了,那种滋味,真特么的难说。没经历过的人,永远都不知道个中滋味。”

    “反正这一趟旅行,正因为有了那一遭大难,我觉得自己收获了蛮多的。总之,没白来。”

    欧珊珊一下子变得安静如鸡,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最终,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了。

    “我说笑笑,说实话,你这运气也真是够可以的,我和安德烈出去旅行了那么多次,从来没遇到什么意外情况,更别说你这种极端的事,改明儿啊,你去买张彩票,说不定下半辈子就可以躺在家里混吃等死了。”

    “对了,姗姗,辰辰在旁边吗?”宋轻笑突然问道。

    欧珊珊看了一眼在旁边玩耍的两人,点点头说道:“在的,他在和洋洋玩乐高。”

    “唔,刚才的事你不要告诉辰辰,他虽然年龄小,但人真是鬼机灵,你一个不小心就会在他面前露馅。”宋轻笑认真的交代着,随即说着,“你把电话给辰辰一下哈,我和他说两句话,经历了生死大难,怪想他的。”

    “好,你等下。”欧珊珊偏过头,将傅孟辰叫过来。

    “辰辰宝贝,你麻麻的电话,快来接哦。”

    傅孟辰刷的一下放下手里的东西,迈着小短腿,“蹬蹬蹬”的就跑了过来,就仿佛一直在等这一刻。

    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表述衷肠”。

    “麻麻我好想你呀,你和粑粑什么时候回来呀。”

    宋轻笑听着电话那头软萌软萌的声音,顿时就笑得见牙不见眼,心里暖融融的,像是温泉水流过一样,温柔的开口,“辰辰,麻麻也很想你呢,麻麻过几天就回去了。你最近过得开心吗?和洋洋哥哥玩得好吗?有没有按时吃饭睡觉呀?”

    像天底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宋轻笑细细的问着,像是要把傅孟辰这几天吃喝拉撒睡的事一件不落的都了解清楚似的。

    “麻麻,你才出去几天,怎么就变啰嗦了?”傅孟辰小朋友很给力的嫌弃着,小嘴却翘起了一个弧度,其实他心里特别开心,能听到他麻麻的声音,不管她说了些啥,他都觉得很开心、很安心。

    宋轻笑:“……”

    她这是被自己的儿砸嫌弃了吗?

    呜呜呜呜,怎么可以这样子,好忧桑的说。

    “麻麻,你放心啦,姗姗麻麻把我照顾得特别好,我才过来几天,就胖了好多斤呢,我觉得跑起来都有点吃力了。”傅孟辰小朋友还煞有介事的捏了捏自己的小胖脸,小大人似的,无奈的一笑,“你回来看到我后,不知道还认不认识你的儿子。我和洋洋哥哥玩得很开心呢哦,这几天晚上我们都睡在一起,我特别喜欢和洋洋哥哥睡觉。”

    闻言,宋轻笑突然变得忧愁无比,但她没办法和天真无邪的傅孟辰说这些,她怕污染了祖国的花骨朵,只好压下来,寻思着找个机会和傅槿宴谈谈。

    “辰辰,你要乖乖听姗姗麻麻的话哈,过几天回去后麻麻给你们带礼物哦,你就开始期待吧。”

    “耶,我要好多好多玩具,麻麻。”傅孟辰欢呼一声,相当有主人翁意识的提出了要求。

    宋轻笑神秘一笑,卖了个关子,学着旧社会里的那些说书人,摇头晃脑的说:“欲知礼物如何,且等麻麻回来。好了,辰辰,你和你洋洋哥哥去玩吧,麻麻这就挂了,你给你姗姗麻麻说一声哦,说回来之后再聊。”

    国际长途很贵的说,有什么回去再说吧,当面说才能更好的交流,现在有两个孩子在姗姗旁边,她也不好说什么。

    见这个叨叨个没完的小女人终于挂了电话,被忽视已久的傅槿宴脸色有点黑,不满的看着她,“和你闺蜜儿子聊这么久,就不管你老公我了?”

    e幂,你闺蜜你儿子?

    原谅她如此简单粗暴的理解,但她真的觉得傅槿宴的意思是——你儿子!丫的你儿子,不是我们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