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 支票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听了,瞬间放下心来,又仔细琢磨了一下医生的话,不由得有些想笑。

    这个懒虫,平时就不爱运动,一工作的时候,更是趴在办公室好几个小时都不动一下,体质好才是奇了怪了。

    等到这次回去,说什么也要拉着她好好地锻炼身体。

    这一次,无论她怎么撒娇卖萌都不管用了!

    眼看着吊瓶已经挂了起来,傅槿宴客气的将医生送出去先休息,回过头,看到农夫站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正一脸新奇的模样打量着房间里面的装潢,眼眸中满是羡慕。

    单纯的羡慕,不掺染一丁点儿的杂质。

    见状,傅槿宴沉吟片刻,轻声说道:“我们一起先吃些东西吧。”

    三个人走出房间,让宋轻笑好好地休息。

    坐在餐桌旁,农夫还有些局促不安,表情有些不自在。

    助理看了,笑着宽慰他道:“老哥,不用不好意思,你就当这里是你家。在你家里的时候,咱们坐在一起吃饭,不是挺好的嘛。”

    这才多一会儿,“先生”就变成了“老哥”,少了疏离,多了几分亲近。

    农夫听了,却是一脸的惊恐,“我家里哪有这么好啊,这里看着这么富贵,我一辈子也挣不到能够把它当初我家的钱啊。”

    傅槿宴闻言,轻笑一声,淡然的说道:“总会有机会的。”

    他说着,拿起筷子,招呼着他们一起吃。

    三个人安静的吃着饭,时不时的听到农夫赞叹感慨的声音。

    对此,其余两人只觉得他生性淳朴,不做作,却没有丝毫嘲讽的意思。

    吃过饭后,傅槿宴率先离开,回到房间去查看宋轻笑的状况,叫来医生为她拔了针,又将被子为她掖好,才再次走了出来。

    这一次,当他站到农夫的面前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张支票。

    “多亏了您,我和我夫人才能有生还的希望,也是多亏了您和您妻子的招待,让我们有了一个落脚休息地地方。对于这些恩惠,我也没有什么好报答的,这是一些钱,希望您不要嫌弃少。”

    一听到钱,农夫当即就又是摆手又是摇头,拒绝的意思十分明显,“我帮你们也不过是举手之劳,没想着要求得什么报酬,况且在我家里吃的也不怎么好,刚才这一顿,已经足够了,那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丰盛的食物了,我已经很满足了。”

    闻言,傅槿宴也是摇了摇头,手又向前伸了伸,略有些严肃的说道:“那并不能相提并论,您的举手之劳,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救命之恩,这是天大的恩情,用钱来回报,已经显得很不好意思了,您若是再不收,只怕我要一辈子都心怀愧疚了。”

    “是呀,老哥,你就收下吧,这是我老板的一点儿心意,礼尚往来嘛。”一旁的助理也跟着劝说。

    农夫看了看他们两个,又看了看伸到面前的支票,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你们了。”

    他说完,仔细的看了看支票,顿时就愣住了。

    深吸了口气,他手指点着支票,嘴里念念有词:“一个,两个,三个……”

    数到最后,农夫的表情已经要不受控制了,正因为激动而疯狂的颤抖着。

    “那个,这个先生,”他抬头看着傅槿宴,矜持的说道,“我能提一个要求吗?”

    “您尽管提,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会答应您。”

    “应该不是什么太麻烦的事情,就是您能不能把这上面的零划下去几个?这么多的钱,我实在是有些承受不住。”

    傅槿宴完全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有些愣住了。

    还是一旁的助理反应迅速,他看了看自家老板,对着农夫解释,“老哥,按理说你的要求,我们应该满足,但是你要知道,这个支票,一旦写上去了,就不能涂改,不然的话,那就作废了。是这些钱都要作废了,你也不愿意看着这么多的钱,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们,就这么没了是吧?”

    农夫没有拿过支票,自然是不知道,听了他的话,立刻就相信了。

    他又看了看手里的支票,点了点头,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确实,这么一大笔钱,绝对不能浪费了,可是……这也太多了啊!”

    “不多不多,你看有了这笔钱,你就可以去城里买一栋房子,按照你喜欢的样子装修,然后你和你妻子就可以住在里面,吃着你们喜欢的食物,没事看看外面的风景,闲暇的时候出去散散步,想一想,是不是觉得特别的美好?”

    农夫听了,脑海中已经不自觉的浮现了那个画面,确实是充满了诱惑力。

    正陷入想象中的他没有看到,身旁的两个男人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傅槿宴:反应能力不错,回去继续加薪!

    助理看懂了他的眼神,顿时开心的差点儿蹦起来。

    最终,农夫没有再推辞,他知道,自己遇到一个很有钱的人,再推辞就显得自己太做作了,于是他神色一肃,充满了感激的说道:“谢谢您的慷慨,先生,是您改变了我们一家的命运。”

    傅槿宴也学着他的语气说道:“谢谢您的善良,先生,是您拯救了我和我妻子的生命。”

    说罢,气氛有一瞬间的沉默,然后三人齐齐相视大笑起来。

    送走了农夫,傅槿宴就回到房间里去了,宋轻笑的挂针已经输完了,此刻正躺在床上点着自己的手机,并且那一脸……痴汉的笑容,实在是不忍直视。

    “精神头这么好?”他好奇的走过去,“在聊什么呢?”

    宋轻笑将手机在他面前晃晃,然后继续回着消息,嘴上说着,“我正在和姗姗聊天,昨天她给我发消息一直都没看到,现在正在安抚炸毛的某人呢。”

    傅槿宴无语的一笑,“你们女人的友谊真是玻璃做的吗,看起来漂亮,这么易碎!”

    “哪有!”宋轻笑不满的嘟起嘴,立刻反驳,“我们明明是塑料花姐妹好伐,看起来漂亮,而且结实耐用防水防尘防干燥!”

    “咦?塑料花不是很假的意思吗?”傅槿宴略有些蒙圈,“这不是说两人之间的情谊像塑料花一样,表面上看永不凋谢,实则私下里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