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受寒昏迷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见傅槿宴点点头,助理连忙把包里裹成团的外套拿出来,“傅总,你先给夫人穿上吧,虽然不是特别保暖,特别保暖的这个包包塞不下,但也总比没有好。”

    出来搜救之前,他就紧急准备了几样可能会用得上的东西。

    傅槿宴将衣服给宋轻笑穿上,当然全程助理是转过身不敢看的,虽然只是穿一个外套,但也是要脱掉最外面那一件才能穿的,他没那个狗胆去看呀!

    傅槿宴细心的将宋轻笑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包裹得严严实实,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将人背到背上,对助理点点头,“准备好了,你在前面带路吧,就去你说的那个小村庄。”

    现在回到酒店显然不太现实,宋轻笑虽然吃了点东西,但情况仍旧不好,他们必须就近找一个可以安歇的地方,让她休养一下,等她恢复了,再考虑其他的事。

    助理将自己也全副武装好,走到前面开路。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终于戏耍够了他们,等他们出得洞口时,风雪小了很多,已经对人造不成太大的威胁了。

    助理兴奋的说道:“太好了,我找到你们时还是中雪,现在就变成小雪了,我们的运气真好,傅总你和夫人果然是吉人自有天相。”

    傅槿宴看着没那么阴沉恐怖的天色,也露出一个久违的舒心的笑容,虽然还没到安全地带,但心里彻底踏实了。

    以他们的能力和装备,回去只是时间问题。

    他最怕两人在漆黑的洞里饿死渴死冻死,现在他担心的一切都没发生,他真的觉得,也许冥冥之中有神灵护佑。

    傅槿宴虽然背上背着一个人,虽然是在雪地里,但他走得很轻松。

    他觉得宋轻笑的体重都有些轻了,顿时心疼得不行,在心里暗暗想着,这次回国后,一定要让她把掉的肉补回来。

    肉肉软软的她摸起来才舒服。

    助理边走边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不停的调整方向,终于,三人在艰难困苦之中开辟除了一条路,安全抵达了农夫家。

    农夫在看到他们几个雪人的时候,吃了一惊,随即又惊喜的看着助理,“哦,天呐,上帝保佑,你真的找到他们了,我实在是太惊喜了,快进来。”

    两人也不推辞,对着农夫微微一笑,进到了温暖如春的室内。

    一进去,傅槿宴觉得整个人都像泡在温泉里,暖融融的,舒服极了。

    他看向农夫,“请问可以借宿几天吗?我的夫人受寒昏迷了,我们暂时还走不了。”

    农夫连连点头,“当然可以,特别欢迎远方来的客人。”

    说罢,赶紧叫自己的妻子去收拾出了两间房子。

    傅槿宴将宋轻笑放在床上,安顿好之后,这才有时间来整理自己邋遢的仪表。

    等他收拾好出去之后,农夫的夫人端着一碗驱寒的汤过来了,和善的看着他,“这个你先去端给你的夫人喝吧,我们这里常年都比较冷,冻伤的情况经常发生,所以家里都自备着这种效果很不错的汤药。”

    傅槿宴礼貌的接过,然后又是一番道谢,这才给宋轻笑喂下去,至于喂的方式嘛,请大家自行想象。

    摸了摸宋轻笑逐渐回暖的体温,傅槿宴心里那块高高吊起的石头终于落下来了,还好,这丫头的体质还不错,没有发烧,不然在这种医疗条件不好的情况下,还真的有点难办了。

    出来后,热气腾腾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因为地方比较穷,又是山里,所以农夫家里经济情况不是很好,吃的不甚好,但傅槿宴毫不介意,觉得这是他吃过的相当美味的饭。

    饭后,农夫感慨道:“这种天气呀,每年都会来个那个几次,我们住在这里久了,经常听说有人不小心在山里迷路,最后被找到的时候已经被冻僵了的情况,上帝保佑,你们真幸运。你不知道呀,你的这个助理当时在酒店着急得跟什么似的,都快要哭了,非要冒着生命危险跟着我过来。”

    在一旁的助理内心s:当时的情况,我哪里是要哭了,分明是已经在心里嚎啕大哭了好吧!只是碍于自己是个男人,不好意思哭出来。

    农夫又好心的提醒着,“以后千万不能在陌生的地方进山了,要进去也要带一个熟悉路线的人进,不然会遇到什么情况真的很难说。”

    傅槿宴听着他好心的提醒,不由得一阵后怕,同时也在心里暗暗庆幸,还好他的助理遇到了这个农夫,将他带了过来,这才导致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不然,他和宋轻笑现在是什么情况真的很难预料。

    饶是他可以等风雪停了被宋轻笑出去,但在陌生的环境里,也找不到路。

    生机很小。

    “这次是真的感谢你了,要不是你们,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傅槿宴由衷的感谢着,又转头看向自己傻兮兮的助理,“还有你,你是最大的功臣,想要什么可以先好好想想,回去后满足你。”

    助理:“……”

    他想要个女朋友可以不?

    不知道说出来会不会被自家bss打死?

    “不不不,总裁,这是我的本分,是应该的。”他连忙谦虚的摆着手。

    在看到傅槿宴似笑非笑的眼神后,又迅速改口,讪讪的说道:“您给我涨点工资就行了。”

    至于女朋友什么的,他是真的不敢提呀。

    他怕他们傅总心血来潮给他塞一个白富美,他吃不消呜呜呜。

    傅槿宴被他的直率逗笑了,看着这个助理,不由得想起了陈盛,跟着陈盛的人,真是哪里都能看出他的影子。

    环顾四周一圈,傅槿宴看着条件可以称之为破烂的住处,突然向农夫问道:“你们住在这里平时以什么为生呢?”

    农夫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我们这里交通十分不便,所以生计也只是靠山吃山,平时偶尔去狩猎拿出去卖,所以今天的饭菜有点简陋,真是让你们笑话了。”

    其实不是今天的饭菜有些简陋,是每天的饭菜都是如此,今天来客人了,他们还把自己存储了好久都舍不得吃的肉拿出来招待两人。

    只是这些,农夫不会跟他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