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有人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我知道我知道,这些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与任何人都无关,这位兄弟可以作证。”说着,助理指了指站在一旁的侍应生。

    侍应生:什么鬼,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有些懵?

    想了想,助理又掏出一些钱塞到了农夫的手中,“这些是我给你的酬劳,谢谢你愿意带我出去,这些请你务必收下。”

    “可是我不一定能……”

    “没有关系,”助理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担忧,“剩下的就是我的事情了,你不需要在意。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农夫闻言,只好将钱装进口袋,又看了看窗外的天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似乎风已经小了许多。

    “差不多了,我们走吧,早些走还来得及,再过一会儿,恐怕天就要彻底黑下来了,到时候,就真的是不能走了。”

    助理听了,连连点头,学着农夫的样子,将自己包裹得只剩一双眼睛还留在外面,临走的时候不忘记带上手机,作为助理,自然不可能是只有一个手机,两三个手机都放在口袋里,到时候就算是没有信号,也可以用来照明。

    推开门,呼啸而来的寒风夹杂着细碎的雪花,劈头盖脸的就砸了过来,剧烈的风带走了空气,让他们呼吸都很是困难。

    即便如此,助理依旧没有后退,咬着牙,紧跟着农夫的步伐,继续向前走去。

    因为风雪太大,他根本无法睁开眼睛看路,完全是抓着农夫的衣角,一步一步顺着他的脚印在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助理觉得自己的腿都在打颤了,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一个不太真切的声音:“到我家了。”

    闻声,他连忙抬起头,奋力的张望着。

    眼前是一个小小的村庄,只有零星的几户人家,错落的遍布在一起。

    “你先跟我回去歇一下,有了力气再出去。”

    农夫说完,也不顾助理的反对,拉着他便将他带到了自己的家里。

    小屋子虽然简陋,但是也能遮风挡雨,一进去,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走了这一路,他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力气了,既然已经进了屋,也就没有再推拒。

    “来,小伙子,喝点儿热水暖暖身子。”农夫的妻子递过来一碗水。

    助理低声谢过,接在手里慢慢的喝着,时不时地还要看看外面的天气,脸上的担忧依旧没有消散。

    一碗水喝干净,他将碗放在桌子上,站起身,深鞠一躬,“多谢了,只是我还有事情要做,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说着,他转身就要走。

    “小伙子,等一下。”身后传来农夫的呼唤。

    助理扭过头来看着他,抿着唇没有说话。

    见状,农夫哭笑不得,“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我叫住你,是想要告诉你,从这里出去往南走,那边有山洞,是我上山打猎的时候发现的,若是不出意外,你的朋友应该会在那里,只是那里距离咱们来的地方很远,所以我也不确定。”

    闻言,助理却是十分的高兴。

    他原本还在担心,自己应该从哪里开始找起,外面那么广阔,根本没有头绪,现在听了他的话,瞬间又有了方向,连忙道谢:“好的,多谢了。”

    再次深鞠一躬,助理终于推开门走了出去。

    心急如焚的他没有发现,肆虐的暴风雪已经在慢慢的减弱,威力已经不如刚才那般汹涌。

    按照农夫的指示,他顺着指南针的方向向南走,积雪深厚,每一步都能没过小腿,冰冷刺骨。

    “这鬼天气……等我找到老板,我一定要要求加薪!必须加,不然我就觉得我好委屈啊!”

    不知道跋涉了多久,助理已经是精疲力竭,感觉脚上像是栓了铅块,每走一步都是折磨。

    “还没有找到吗?那个山洞,在哪里啊……”

    他一边自言自语的嘟囔,一边漫无目的四下打量。

    突然,眼前一闪而过一个黑黢黢的洞口,他连忙定睛一看,顿时欣喜若狂——那是一个山洞!

    他原本还没有力气,这一下子,就像是大力水手的眼前突然放满了菠菜,顿时体内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涌现。

    咬紧了牙关,助理迈着沉重的步伐,继续向前走去。

    终于走到山洞口,他的心情却又变得十分忐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唇瓣已经因为脱水而开始干裂了。

    “有、有人吗?老板?夫人?”

    傅槿宴觉得自己好像身处在一个冰窖之中,周围寒冷得简直难以忍受。

    他的怀里抱着宋轻笑,可是她的体力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身体的温度也在慢慢的下降,他轻轻地摸摸她的脸,被那寒冷的温度冻得指尖都在发颤。

    “笑笑,等到我们回去的时候,你要不要考虑自己开一个工作室?设计师闯出了名声,若是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以后的路会更好走。”

    他现在只能拼命地和宋轻笑说话,因为他有种感觉,若是停下来,宋轻笑随时可能会睡过去。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睡过去,再醒来的机会就十分渺茫了。

    于是,傅槿宴专门挑她感兴趣的话题和她交谈,想要引起她的注意力。

    “你说的这个……我也有想过……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找到……”怀里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到后来,已经完全听不见了。

    感觉到抱着的身体猛的一沉,傅槿宴的心也随着沉入了谷底。

    “笑笑,笑笑,你醒一醒,别睡,陪我聊聊天啊!”

    只可惜,无论傅槿宴如何声嘶力竭的呼唤,宋轻笑始终都没有再给他一丁点的反应。

    就像是陷入了沉睡一般。

    紧紧地搂着她,傅槿宴的心中充满了惶恐和担忧,像是汹涌的海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的向着他袭来,几乎要使得他窒息了。

    心头笼罩上了一层名字叫做“绝望”的阴霾。

    万念俱灰的时候,他突然听到山洞外传来一声声微弱的呼唤,因为呼啸的寒风,他听得并不是十分的真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但是——即使是幻觉,也要试一试,万一是真的希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