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难熬的两拨人马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嘶,这鬼天气,也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她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瓣,抱怨道。

    “以前从来没经历过这种极端天气,这下算是又有了一个新的体验了,以后回国也好跟姗姗和米朵吹嘘,老娘也是经历过暴风雪的人了。”

    回国……不知道还能不能实现这个愿望……

    想到这里,宋轻笑有些低落,有些沉默。

    傅槿宴敏感的察觉到她的心情,用手搓着她冰凉的皮肤,赞同的说道:“对呀,回去后呀,你不仅可以向你的朋友同事吹嘘,还可以把这次的特殊经历画成画,这是你最拿手的,然后放到微博上,绝对可以吸引一大波粉丝的。说不定,你还可以将它再进一步处理一下,变成某种成品,或是艺术品,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听着傅槿宴的描述,宋轻笑的心思也被吸引了过去,虽然她的头脑晕沉沉的,但并不妨碍她大开的脑洞。

    “嘿,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的。我怎么没想到呢,这完全可以作为一个系列来出成品嘛,名字我都想好了——暴风雪的恩赐,到时候把头饰耳饰首饰还有衣服鞋子等,做成一个系列,拿出来展示,绝对亮瞎一帮人的眼睛。哈哈,我是不是很有才呀。”宋轻笑虚弱的笑道,语气里满满的都是——看我这么聪明,快夸我,快夸我。

    “不过,我现在真特么的冷啊。”

    说完,她又打了个哆嗦。

    没有其他的办法,傅槿宴只好将怀里的身子紧了又紧,像是恨不得嵌进自己身体里似的,唐僧似的叨叨着,“笑笑,答应我,以后要早睡早起知道吗?你看你的身体比较虚,也偏冷,就是不太运动,加上饮食作息不规律的缘故造成的。以后早上跟着我一块去跑步,咱们把辰辰也一起叫上,一家三口都去运动。周末呢,有时间咱们就去健身房锻炼身体,你不是很羡慕那些小狼狗的八块腹肌嘛,你不是老是看着我的身材流口水嘛,你也一起去锻炼,争取将马甲线练出来好不好?以后就可以对着镜子里自己的身材流口水了。”

    “像干你们这一行的,我知道,经常要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有灵感,那时候没人打扰,大脑也可以安静下来。但是笑笑,其实不需要这样的,长期的锻炼也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哦,你可以试试,不熬夜饮食作息规律了,身体变好,皮肤也会变好的。”

    傅槿宴难得的如此唠叨,还是这么和颜悦色的唠叨,对于宋轻笑来说,简直就是一桩奇闻。

    她睁大了眼,好奇的看着某人,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话说,槿宴,你什么时候这么啰嗦了?你还是那个我认识的高冷到只会哼哼的大总裁吗?你确定没有被谁谁谁附身?”

    傅槿宴:“……”

    他可以收拾她吗?

    可以吗?

    不得不说,这丫的还真是会破坏氛围,他难得的和颜悦色平易近人一次,竟然还被人怀疑了!

    憋屈不憋屈!

    “这是重点吗?”黑暗中,只听得他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宋轻笑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却也不怕死的回道:“我觉得是,hhhhhh……”

    反正她是吃定了,在这种情况下,傅槿宴不会对她怎么样的,不然那就是太猪狗不如了!

    事实证明,他现在还真不敢拿她怎么样,只是在心里又默默的记上了一笔,等他们出去后,再好好的跟她算清楚。

    可怜的宋轻笑哪里知道,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又要无端遭受许多甜蜜的折磨。

    如果她知道下场的话,绝壁会将自己的嘴用雪堵上。

    两人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会,说的都是出去后要干嘛干嘛,似乎,只有这样,多聊聊关于对未来的事,眼下的困境才不会显得如此难熬。

    他们难熬,另一边的人,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助理他们在等待了许久也不见傅槿宴他们回去时,终于耐不住暴雪的摧残,赶回了酒店。

    助理和教练几人急得头发都要白了,急忙联系酒店,找来专业搜救的团队。

    然而对方并不愿意出去找人,他们对这种情况太了解不过了,每年这种时候,外出绝对是死路一条,即使是他们,也没有办法。

    最多就是等暴风雪停了,才能出去搜救。

    “抱歉,先生,我们真的无能为力。这天气太恶劣了,大风直接就把人吹跑了,还不说暴雪,你的老板和老板娘的安慰只能求上天庇佑了。”救援团队的负责人无奈又怜悯的说道。

    闻言,助理脸上的神情越发的慌乱。

    他咬了咬牙,掏出一张卡说道:“我出你们平时十倍的酬劳,只要求你们帮忙出去寻找,可以吗?”

    “先生,不行。”

    负责人还是摇头,叹息着说:“我们虽然是搜救团队,但是也要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才能出去搜救,否则的话,救回来一个人,再搭上两个人,这笔买卖到底划不划算?我们确实是想挣钱,也想保证大家的人身安全,可是我们也是人,同样自私,在生命没有绝对保障的前提下,我们实在是没有那个能力去救人。挣了钱,却没有机会去享受,一样是无用功。”

    “先生,真的很抱歉,这一次我们帮不了你了。”

    “是呀,这位助理先生。”一旁的教练也开了口,充满了无奈和惋惜,“这种天气状况实在是太恶劣了,不仅风大的让人寸步难行,就是这个雪也是一个难关,你看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出去之后,根本就看不清别的东西,到处都是雪,这样的情况下,更加容易迷失方向。我明白你担心你的老板他们的安危,但是……你还是先冷静冷静吧。”

    看着负责人和教练两人的脸上露出了相似的神情,助理觉得他仿佛看到了一个词语,叫做——节哀顺变!

    一想到傅槿宴和宋轻笑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他的心就开始惴惴不安。

    “都怪我,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拦住他们,都怪我,在来这里之前,我就应该提前做好一切调查,将周边的情况都调查清楚,这样的话,他们也不会贸然的跑去那边,最后失去了踪影,甚至,我为什么没有跟着一起过去,所有的物品都在我这里,有我在,即使受困,也还可以挺一段时间!”

    “都是我的错,为什么我要这么的冒失!”

    助理揪着头发,脸上的表情沉重又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