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绝境中的表白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此刻,宋轻笑只觉得,她嫁了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男人,最有担当最体贴最疼人的男人。

    如果眼下不是这场景,她一定会叉着腰,仰天大笑十几声的吧。

    再顺便说一句霸气的宣言:看,劳资的男人就是这么完美,你们就羡慕嫉妒恨去吧!

    傅槿宴心甘情愿的接受了来自她爱的小拳拳,无比认真的点点头,“当然了,不管做什么,只要是和你在一起,我都觉得没有比之更完美的了。你懂吗,笑笑?”

    哪怕是赴死!他在心里默默了补充了一句。

    听到这话,宋轻笑感动得好一会说不出话来,觉得刚擦掉的眼泪似乎又有卷土重来的趋势,她觉得鼻尖酸酸的,眼眶温热。

    随后,一阵带着鼻音的呢喃声响起,“我现在觉得,我一点都不傻,这个世界上最傻的人,非你莫属。”

    傻瓜!

    “呵呵,夫人的赞扬,为夫就不客气的收下了,我觉得这是对我无上的赞美。”傅槿宴低低的笑道。

    宋轻笑:“……”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情绵绵无绝期。”在这个黑暗冰冷狭窄的洞穴,他低沉性感的嗓音响起,吟着一句打动了无数人的情话。

    “笑笑,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愿望,自从遇见你后,那些人世间的名利追逐我觉得都淡了,现在只愿我们生同衾,死同穴。”

    宋轻笑一听,眼底的滚滚热泪终于流了下来,心里软得一塌糊涂,刚才那些绝望那些恐惧那些悲伤似乎都远去了。

    此刻,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人,在这个独一无二的境遇,在这个独一无二的时刻。

    很多年以后,宋轻笑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这一幕,在最深重的黑暗中,她听见了世界上最深情的告白,驱散了关于死亡的恐惧。

    在深渊里开出一朵花来,从此烙印在她心上,时时拿出来独自品味。

    她抬起头,用手摸索着傅槿宴的脸,边流着汹涌澎湃的热泪,边寻着他的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她现在只想这么做。

    傅槿宴一怔,随即立马反应过来,化被动为主动,一手抱着宋轻笑的腰,一手轻轻的固定住她的头,热烈的回吻了过去。

    苦涩的泪水在两人唇齿间蔓延开来,可谁都没在意它,只是无比投入的互相拥抱着对方,亲吻着对方。

    仿佛这就是最后一刻,世界末日。

    漫长的一吻结束后,洞里一时安静得只能听到两人的喘气声,宋轻笑擦擦眼角的泪水,十分动情的说道:“槿宴,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傅槿宴嘴角翘起一抹弧度,双眼在黑暗中也亮晶晶的,似乎在散发着光芒,他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等待着宋轻笑接下来的话。

    “你总是无限度的包容我的小脾气,比我妈、比我宋叔叔都包容我,疼爱我,你总是在我遇到事情时第一时间站出来,站在我面前,为我挡去那些刀光剑影。同时,你鼓励我去做自己,勇敢的追求自己的梦想,不要畏惧人言,告诉我,路是自己走出来的。”

    “呵呵,虽然你有那么点小霸道,但我知道,这些背后都是对我深深的爱,所以我有时候很喜欢被你霸道。我喜欢你向世人宣告我是你的老婆,喜欢你为我下厨的样子,喜欢你在我经期为我暖肚子的样子,喜欢你哄着我喝红糖水的样子,喜欢你认真工作时严肃的样子,也喜欢你睡着后毫无防备单纯天真的样子。”

    “你为我紧张的样子,你生气和我冷战的样子,你色兮兮的样子,你的每个面向我都喜欢。我对言情剧里的那些小鲜肉只是单纯的欣赏,就像欣赏一幅画一样,对你才是打从心底的喜欢,和爱。”

    宋轻笑不带歇气的说了一大段告白的话,都是平时她想说而没好意思说的。

    现在,趁着这个机会鼓起勇气全说了,因为她真的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明天。

    她不想留下什么遗憾,所以在她力所能及的事情中,她选择了最重要的事——告白。

    傅槿宴静静的听着,很久都没说出一句话来,他只是觉得心里那根弦一直没有停下来,总被一双小手拨弄着,在湖面荡起无数的涟漪,让他的心完全无法平静。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的语气变得十分严肃和郑重,“笑笑,我不会辜负你,辜负这番心思的,相信我,余生都放心的交托给我吧。”

    “嗯。”宋轻笑简短的回道。

    一番话下来,宋轻笑似乎感觉到有点精疲力尽,她又重新靠近了傅槿宴怀里,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忍不住打了个抖。

    傅槿宴察觉到她的颤抖,将她抱紧了,摸了摸她露在外面的皮肤,眉头一皱,担心的问道:“是不是冷,笑笑?”

    宋轻笑觉得一阵寒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她包裹在其中,她又瑟缩了一下,这才说道:“嗯,槿宴,我觉得越来越冷了,双腿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闻言,傅槿宴皱着眉头,将自己的衣服拉链拉开,想把衣服脱下来给宋轻笑穿上,却被一双小手阻止了。

    “你干嘛?”

    “我试着你的体温有点低,先把我的衣服穿上好吗?”

    宋轻笑摇摇头,死活不肯,“不行,洞里这么冷,我穿了你的衣服,你冻着了怎么办。”

    傅槿宴无奈的解释道:“放心,我是男人,男人体内阳气比你们女人重,没有你们那么怕冷,冻不着我的。乖啊,笑笑,把外套穿上好吗?况且,我里面也穿得很厚呢。”

    “不,槿宴,我不会穿的。”宋轻笑相当坚决的拒绝了,这么危险的时刻,怎么可能只顾自己呢。

    傅槿宴要是冻着了,她到时候上哪里哭去!

    两人僵持了一会,衣服终究没有成功脱下来,最终,傅槿宴妥协了,心疼的说道:“那好吧,我不脱了,但是你得钻到我怀里来,咱们共穿一件衣服,两个人抱得更紧一些,也更暖和谐。”

    “这样还差不多。”宋轻笑撅着小嘴,一副抗战胜利的样子,一头扎进了傅槿宴的衣服里。

    虽然如此,但由于刚才滑雪运动消耗过大,再加上这一整天宋轻笑基本上都没吃什么东西,所以很快,她的体温又降了下来,而且比刚刚更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