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暴风雪中的绝望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两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谁也没有说话,时间仿佛也像是凝固了一般。

    过了不知道多久,只听到“咔”的一声,眼前的光亮一下子变消失了,重新又是一片漆黑的模样。

    “手机没电了。”傅槿宴自嘲的说了一句,语气中满是无奈。

    良久,没有得到一声回复,他的心突然变得十分的紧张,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摸到了一个温热的身体后,悄悄地松了口气。

    “笑笑,你怎么不说话?”

    依旧没有声音。

    傅槿宴诧异之余,伸手想要去捧她的脸,却猝不及防的摸到了一手的潮湿。

    液体在他的手心流淌,明明已经变得冰凉,却还是像是一团火一样,让他有了灼烧的感觉。

    傅槿宴心跳的越发的猛烈,他连忙将宋轻笑搂进怀里,急声的问道:“笑笑,笑笑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呢?”

    宋轻笑原本只是无声的哭泣,此刻,投入到他的怀抱之中,鼻间萦绕着熟悉的味道,她便再也忍不住,搂着他的腰放声大哭。

    “槿宴,我好害怕啊!外面的雪那么大,我们根本走不出去,就算走出去了,我们也找不到路,我们会不会再也离不开这里了啊?我害怕,槿宴,这里好黑啊!”

    听着耳边传来的委屈的哭喊,还有腰间紧紧的双手,傅槿宴也是一阵的心酸,搂着她的手臂更加用力,仿佛想要将她塞进自己的身体中一样。

    “笑笑,先别担心,我们虽然迷了路,可是来之前,他们都是知道的,到时候看不到我们回去,他们一定会出来找我们的,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可是外面的雪这么大,他们也是人,一样扛不住,而且这个山这么大,就算要搜寻,也要找很久很久,那个时候,我们会不会已经,已经……”后面的话,宋轻笑说不出来,但是他们两个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会不会到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死了。

    一想到这个字,傅槿宴也是心神不宁。

    以前觉得死亡是距离自己很遥远的一件事情,可是当真正面临的时候,那种无力的感觉,真的是用言语无法形容的。

    世事无常,谁也无能为力。

    但是——

    “我不能慌,如果我乱了分寸,笑笑一定更加的害怕,即使到了最后,我们真的,真的……那在前一秒,我也要让她放下心来!”

    傅槿宴在心中默默地想到。

    而宋轻笑,还在低声的抽泣着。

    “槿宴,我真的很怕,我不想悄无声息的死在这个山洞,我不想辰辰没有妈妈,我不想我妈妈和宋叔叔没有女儿。呜呜呜呜……”宋轻笑躲在他怀里,语无伦次的自责道,“都是我不好,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出来放松,出来玩,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不就好了吗,哪里不能玩,非要跑来滑雪,呜呜……这下还连累了你。”

    外面狂风卷起大雪呼啸着从洞口飞过,漆黑的洞里,宋轻笑这辈子第一次哭得这么绝望,这么难过。

    即使当初她被劈腿,即使她和傅槿宴吵架冷战,她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像是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那般绝望与无力。

    傅槿宴听着她这辈子第一次这么绝望的哭泣,喉头也是一阵哽咽,焦急无奈的情绪有,然而更多的,却是为宋轻笑感到心疼。

    他紧紧的搂着她,安慰道:“笑笑,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这些都是我们心甘情愿选择的,你不要将所有的错都揽到自己身上,你没错。遇到那种情况,出来旅游放松是人之常情,况且,这么多人都来滑雪,证明其实它是非常安全的,只是我们一个没注意跑远了。不要绝望好吗,你要相信,冥冥之中一定有神灵在护佑我们。”

    “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我就是控制不住。槿宴,你听。”宋轻笑抽抽噎噎的说道,“外面风雪越来越大了,我曾经了解过,一般遇到这种暴风雪,在野外的人存活率不到百分之十,这场暴风雪会持续很久的时间,在暴风雪期间,搜救的可能性太小了,不过是把更多的人命往外送。”

    “呜呜……所以我们现在没吃没喝没灯光,甚至没取暖的东西,你真的觉得能活下来吗?反正我是没信心。一想到自己或许下一刻就要死了,一想到辰辰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在家里等我们回去,我的心就好疼啊,槿宴,呜呜……”

    黑暗中,傅槿宴摸着她冰凉的脸,为她擦去泪水,叹息了一声,“放心吧,笑笑,我一定会想办法保护你的,相信我好吗?”

    其实他心里也非常没底,毕竟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严峻的情况,几乎是这么多年第一次处在生死边缘。

    然而现在他不能露怯,宋轻笑需要他,他要是也绝望了、露怯了,那宋轻笑心里不知道会恐惧成什么样子。

    现在,他几乎是她最后的一盏灯光了。

    如果他就此放弃,宋轻笑也许当场就会崩溃。

    “我们先保存好体力,等这场暴风雪过去后,我就出去呼救,你在洞里等着我。别哭了好吗,你哭得我心都疼了。在这种情况下,保存体力是唯一可以做的努力,越哭越没劲,身体很容易受到影响。乖乖的窝在我怀里,先不要去想现在的情形,我们说说话好吗?”

    傅槿宴冷静的分析着,一下一下摸着宋轻笑的脑袋,似乎在给她安全感与温暖。

    闻言,宋轻笑点了点头,没过多久,便强行止住了哭泣,趴在他怀中静默了好一会,似乎是在调节自己。

    “槿宴,谢谢你陪着我,在这种时候。”

    “傻瓜,说什么傻话呢,你是我的老婆,我不陪你难道还让别人陪吗?那可不行,你可是我费尽千辛万苦追到手的宝贝,岂能让别人占了便宜。”即使在黑暗中,傅槿宴仍旧露出一抹笑,他相信,宋轻笑虽然看不到,但一定能感受得到他传递出来的温暖。

    果然,宋轻笑听到他的语气,自己也噗嗤一声笑了,轻轻的捶了他一下,没好气的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不能让别人占便宜,难不成你还以为在这里陪我是个美差事吗!”

    她都把他连累到如此地步了,他竟然一丁点都不责怪自己,没有一点抱怨,还这么关心她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