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我们好像……迷路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说着,疯狂的对着他眨眼睛,抛媚眼,表示自己的话的可信度。

    傅槿宴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丰富的面部表情,终于在觉得自己不说停,她就要脸部抽筋了的时候,大发慈悲的说了句:“行吧,姑且相信你。”

    闻言,宋轻笑松了一口气,只是一口气还没有喘匀,就听到他又慢悠悠的说了一句:“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所以你得补偿我。”

    伤害……补偿……

    你丫的受什么伤害了!劳资才是受伤害的那个好不好!

    虽然内心已经狂躁的像是有了一只小怪兽,但是表面上宋轻笑却是依旧是淡然的模样,虽然笑容已经开始僵硬了。

    “你想要什么样的补偿……”

    每一个字都说的十分的艰难,感觉像是从嗓子眼儿里挤出来的一样。

    “补偿……咱们是夫妻,我自然不会下手太狠,所以……你懂得。”傅槿宴说完,还附赠了一个眼神,里面也写着“你懂得”。

    宋轻笑:“……”

    禽兽!流氓!凑不要脸!

    丫的脑子里面除了……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吗?

    深吸了口气,宋轻笑咬着牙点了点头:“行!”

    嘴上答应的痛快,但是心里在滴血。

    若是我还有一口气,等我回去的时候,我一定要去买保险!单买腰的!

    因为自己的小小误差导致了悲惨的下场,宋轻笑觉得自己从现在开始就可以闭嘴了——连心里的想法也可以消灭了!

    她蹲下身子,笨拙的抓起滑雪杖,板着一张脸,粗声粗气的说道:“来吧,我们开始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看着她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模样,傅槿宴只觉得她十分可爱,不由得轻笑出声。

    不出意外的又招来了一记眼刀。

    轻咳一声,傅槿宴摸了摸鼻子,忍住了笑。

    毕竟适当的调侃就可以了,一旦过了,又要费老大的劲才能哄好。

    他这傲娇的媳妇哟。

    两个人摆好姿势,又开始了练习。

    这里的人很少,所以滑着的时候不用担心会撞到人——但是要注意,不要撞到树。

    练习了一会儿,宋轻笑终于又掌握了滑雪的要领,滑的越来越好,越来越娴熟,不用傅槿宴在一旁提心吊胆的看着了。

    “看吧,我就说我聪明,这才多久,我就已经掌握的七七八八了,这样一来,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像刚才那个教练一样了。”

    “那你可真是想多了,”傅槿宴毫不留情的戳破了她的美梦,“人家那是练习多年才能做到那种状态,你这个练了一天不到的小菜鸟,想的到挺美。”

    闻言,宋轻笑哼了一声,一脸的傲娇,“怎么了,还不能让我有梦想了?万一我就实现了呢,你少瞧不起人。”

    说着,她对着傅槿宴伸着舌头,做了一个鬼脸,挥舞着滑雪杖,用力一杵,迅速的滑走了。

    傅槿宴见状,顿时哭笑不得,连忙跟在她的身后。

    两个人在深山中嬉戏,追逐打闹,气氛十分的热烈,就连本来躲在树上休息的小鸟,也被他们的吵闹声惊得飞走了。

    滑了一会儿,宋轻笑终于刹住了车,捂着胸口喘气:“不行了,我有点儿累了,让我休息一会儿。”

    傅槿宴也随着她停了下来,看着她鼻尖都冒出了汗,轻笑一声,点了点头:“也好,不要一次就运动过量,身体承受不住。”

    说话间,他扭头看了看周围,想要找一个适合休息的地方。

    结果看着看着,他的脸色逐渐变得十分难看。

    宋轻笑好不容易喘匀了气,一抬头,看到他变得有些严肃的表情,心里突然空了一下,变得十分紧张。

    “槿宴,怎么了,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你在这里待着,哪里都不要去,等我回来。”

    匆匆的扔下一句话,傅槿宴便向前滑去,留宋轻笑一个人在原地,一脸的莫名其妙,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没过多久,傅槿宴便转了回来,只是他的脸色越发的不好了。

    “槿宴……”

    “笑笑,一件很不好的消息,我们好像……迷路了。”

    “迷路?!”

    闻言,宋轻笑一脸的震惊和诧异,瞪圆了眼睛,仿佛受到了严重的惊吓一般。

    可不是惊吓嘛,在这种深山之中迷了路,周围都是皑皑白雪,一望无际,也没有人烟,在这种环境下,一些不好的情绪会慢慢的滋生,渐渐地打垮你的意志。

    “那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宋轻笑脸上的血色已经全部褪去,整个人都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见状,傅槿宴十分心疼,刚想要安抚她,嘴还没有张开,就感到周围的风一下子就变得大了起来,吹着树间的积雪纷纷扬扬的撒了下来,险些迷住了他们的眼睛。

    “不好,变天了。”

    傅槿宴抬着头看向天空,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的天,一转眼便已经是乌云密布,阴沉沉的,看的人有些透不过气来。

    这是暴风雪要来临的节奏。

    心慌之余,傅槿宴连忙拉着宋轻笑的手,语气焦急的说:“笑笑,变天了,我们得赶紧找一个地方躲一躲,不然的话,咱俩说不定就要被雪埋起来了。”

    宋轻笑本来就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再听他这么一说,更是慌乱的六神无主,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傻傻的跟着他的步伐,向前跑去。

    两个人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一个山洞,忙不迭的躲了进去。

    而此时,他们不知不觉的,又走远了不知道多少,距离他们一开始的位置,已经遥远得看不到了。

    宋轻笑坐在地上,看着周围一片乌黑,眼前是山洞的入口,外面已经开始下雪,伴随着狂风,漫天飞舞,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了。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点光亮。

    宋轻笑偏过头去,就看到傅槿宴正拿着手机,打开了上面的手电筒,打破了一室的漆黑。

    “手机……”

    “没有信号。”

    简单的四个字,打消了她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