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脱缰的野驴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槿宴,那我们继续吧?”宋轻笑依旧是一脸的跃跃欲试,感觉只要一声令下,随时都可以奔出去了。

    就像是脱缰的野驴一样。

    傅槿宴环视了一周。

    虽然两个人是临时起意出来滑雪的,但因为这里也算是一个十分著名的滑雪场地了,所以即使不是什么节假日,来此滑雪的人也是不少。

    考虑到宋轻笑刚刚学会滑雪,这里人这么多,一旦她掌握不好平衡,容易与人发生碰撞,那样的话,可比自己摔倒要严重得多。

    想到这个,傅槿宴沉吟片刻,抬起眼眸,又看了看周边的环境,对宋轻笑说道:“笑笑,这里人多,你也练不好,我们去那边吧,那里人少,场地宽阔,你练起来也没有什么阻碍。”

    宋轻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看,那里是深山,去的人比较少,看上去就十分的冷清。

    不过这些对于她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

    “好呀好呀,我们去那里吧,要是在这里,别人看见我,一定一眼就看出来我技术不好,我可不想被嘲笑,毕竟,我的自尊心是那么的强大啊!”

    闻言,傅槿宴哭笑不得,伸手轻轻地拍了她的头顶一下,在她不满的想要咬人的时候,迅速将手收了回来,对着身后还没有离开的助理等人说道:“我和笑笑去那里练一段时间,一会儿再回来。”

    总裁大人亲自报备自己的行踪,简直是太令人震惊了。

    傅槿宴看出了他脸上丰富的表情中隐藏的讯息,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废话,出门在外,难道去哪里之前不应该打个招呼吗?

    万一遇到了什么问题,或者出了什么事情,也好知道具体的方位啊!

    丫的脑袋里面都在想什么?

    在这一刻,傅槿宴突然无比的“思念”陈盛,虽然他也犯二,但是正常情况下,还是……挺正常的。

    此时此刻,远在国内,准确的说,是在公司里面面对着一堆的文件,已经要处于抓狂状态的陈盛,很给面子的打了一个喷嚏,似乎是在相应自家老板的号召一样。

    难得的心有灵犀。

    路过的一个员工听见他打喷嚏的声音,走上前来细心询问:“陈助理,你没事吧,是不是感冒了?”

    “没事,可能是这两天降温,没有注意到。”

    “那你可一定要注意保暖啊,毕竟公司现在可是靠你支撑着呢。”员工半开玩笑的说道。

    闻言,陈盛神情一僵,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看着很真诚,但是实际上很假的笑容:“谢谢关心了。”

    转过头去,嫌弃的撇了撇嘴。

    我不想支撑着公司,我没有那个本事。

    我也想和我女朋友出去玩!哪怕不是出国,就去临市玩玩也好啊!

    唉,别想了……连个女朋友还没有呢,想那么多干什么。

    认清这个悲惨的事实,陈盛瞬间垮下了一张脸,整个人看着都是死气沉沉,没有什么活力。

    当然,这一切傅槿宴并不知道,即使知道了……知道就知道,还能干什么,难不成给他抢个女朋友回来?

    自己不着调找,怪谁!

    交代完毕之后,傅槿宴和宋轻笑便缓步向着深山的方向慢慢的滑去。

    咳,主要是某些人慢,刚刚滑出感觉了,现在停了一会儿,又有些不习惯了。

    不过也没有关系,反正时间充足的很,两个人慢悠悠的消磨时间就好。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傅槿宴掐指一算,感慨了一声:“笑笑,我觉得咱们走过来,已经过了一个世纪了。时间真的好漫长啊!”

    宋轻笑原本还在滑动的身体突然卡住,缓慢的扭过头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暗搓搓的磨了磨牙,从牙缝儿里挤出来一个字:“滚!”

    丫的拐弯抹角嫌弃我慢?

    又不是比赛,着什么急啊!

    再说了,人家不还是初学者呢嘛,自然要稳扎稳打,每一步都走稳了才行。

    还没学会走,就想着要跑,那不是坐等着摔跤呢嘛!

    自我讲述了一番人生大道理之后,宋轻笑的心情豁然开朗,看着他的眼神重新变得柔和了。

    这些庸俗而又愚蠢的人类啊!是不懂得这样的道理的。

    只有我这种心地善良又足智多谋的小仙女,才能领会到其中的真谛。

    唉,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咳咳。”

    正陷入自我的世界中难以自拔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轻咳的声音,明显的是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宋轻笑恍然的回过神来,一抬头,猝不及防的看到了傅槿宴对着自己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不由得挑了挑眉:“干什么?表情这么诡异,是不是又在憋什么坏心思?”

    “坏心思?”

    傅槿宴被这个词逗笑了,轻嗤一声,“好心”的提醒她:“小仙女,不好意思,我这种愚蠢的人类,是想不出什么坏心思的。”

    闻言,宋轻笑一下子就愣住了,再看到他脸上那个高深莫测的笑容的时候,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我靠!居然不知不觉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吗?

    这是不是传说中的“作死”?

    不要这样啊,人家还年轻,还想要好好地活着呢!

    想到这里,宋轻笑突然有了一种想要抱住他的大腿求饶的冲动——可惜身上厚重的滑雪服阻碍了她的想法。

    虽然这个想法被打消了,但是还有另外的方案不是。

    宋轻笑一把扔掉滑雪杖,然后在傅槿宴略显诧异地眼神中,双手合十,脸上表情委屈巴巴:“老公,我错了。我说的不是你,是……是陈盛,对,就是他。”

    于是一心一意的工作的陈盛再次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揉了揉鼻子,他有些困惑的自言自语:“难不成我真的要感冒了?”

    听到陈盛的名字,再看到她的动作和表情,傅槿宴的表情也变得有些玩味。

    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宋轻笑顿时虎躯一震,一把拉住他的手捧至胸前,双眼充满了祈求——对“生”的祈求。

    “槿宴啊,你可一定要相信我,我怎么会这么说你呢!看我真挚的小眼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