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滑雪前的准备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让两人的身体毫无缝隙的贴在一起,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要过我放过你也行,你之前答应我的事情,现在到了该践行的时候了吧?”

    “啥事?”宋轻笑开始装糊涂,脸上迷茫的小表情看起来相当真诚。

    “呵呵,不记得了是吧?”傅槿宴坏笑着,“那我就来帮你好好回忆起来。”

    他说完一个反身上了岸,然后眼疾手快的将宋轻笑这只小美人鱼也抱了起来,踩着稳健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回到了房间。

    宋轻笑窝在他的怀里,从耳根红到了脖颈,只觉得心里的小鹿快要从胸膛里撞出来了。

    于是,这个下午加晚上,宋轻笑被逼无奈的偿还了之前“债务”的三分之一。

    她生无可恋的趴在床上,揉着自己的腰,开始为自己的那张好吃的嘴哀叹,美食呀美食,你可把我害惨了,傅槿宴这厮就是一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尾巴狼。

    她的小蛮腰快要被折断了呜呜呜。

    第二天,宋轻笑仍旧没能下得了床,因为不知餍足的某人找她继续讨要债务,宋轻笑含着悲愤的泪,委委屈屈的屈从了。

    “槿宴,我们到底是来玩的还是来干嘛的?你再这样下去,我就去单独开一间房!”

    宋轻笑被逼无奈之下,只好威胁道。

    傅槿宴抱着怀里的小人,满足的蹭了蹭她的头发,“那好,今天你再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就出去玩。不过,剩下的债你可不许赖,不然就加倍偿还。”

    “真是一个奸诈的商人。”宋轻笑不满的戳戳他的胸膛。

    “夫人过奖,我觉得这条路上我还要继续深造呢。”傅槿宴相当厚脸皮的说道,看起来很是骄傲。

    宋轻笑恨得那叫一个牙痒痒啊,但说又说不过他,打又打不过他,只得吞下一肚子的苦水。

    同时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在美食面前,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千万不能和傅槿宴这厮再做什么身体上的交易了,不然最后自己只怕被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第二天一大早,傅槿宴就给助理打了个电话,“你做下准备,一会我们去滑雪。”

    “好的,傅总。”助理是从国内跟到国外的,这次跟着傅槿宴也享受了一次跨国游,能力也蛮强的,不然傅槿宴不会带他出来,路上一应事情打点得非常妥当。

    如果不是陈盛这个重量级人物忙得脱不开身,来的多半就是他了,傅槿宴走后,很多重大的事都交给陈盛来处理了,直让他脸上笑嘻嘻,心里超苦逼。

    助理挂掉电话后,在脑子里yy了一会昨天他们没出去玩的原因,总之都是些不可描述的羞羞的事,yy够了,这才心满意足的去做准备工作了。

    吃过早饭后,几人就出发了,来到滑雪场,宋轻笑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很久的鸟,一下子激动得狼嚎不已。

    “啊啊啊啊啊,十八年后,我宋轻笑终于又是一条好汉了。”

    傅槿宴看着她放飞自我的造型,着实有些惨不忍睹,顿了顿,终于还是没忍住,打击道:“你小学语文老师是不是临时找来的?”

    嘎?

    正在深嗅空气中自由味道的宋轻笑转头看向他,不客气的怼道:“不要动不动就冤枉我们语文老师好吧!我这是自学的,咋啦,不服来咬我呀,略略略……”

    她还记得,她的语文老师貌似是一个很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可不能就这么被傅槿宴“玷污”了,背上骂名。

    傅槿宴要是知道她心里所想,绝对会打翻醋坛子,和某人好好的进行一场“深入”的交流,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谁最帅。

    助理和其他几人是第一次看见这两口子私下相处的场面,不由得相视一笑,用意念交流着。

    “原来总裁夫人私下里这么热情奔放呀。”

    “就是,傅总绝壁是个妻管严,突然有点同情他是怎么回事?”

    “切,人家两口子乐在其中,用不着你一个单身汪来同情。”

    “哈,人艰不拆知道不,吃我一雪橇!”

    ……

    不得不说,他们的戏也是相当的足。

    “好了好了,咱们准备一下滑雪吧,我都快要迫不及待了。”宋轻笑催促道。

    几人见状,连忙把滑雪板、滑雪杖、手套、护膝、帽子和滑雪镜等东西给两人,然后教他们怎么使用,以及注意事项。

    “夫人,滑雪的基本姿势是上身放松,身体的重心向前、向下压,膝盖弯曲,小腿向前顶住滑雪靴,目视前方,滑雪杖向后外侧。刹车的时候,滑雪板呈八字形,膝盖内扣,身体重心放在两脚之间靠前的位置,用滑雪板的内刃卡主雪面,直到完全停止。大概就是像我这样。”

    说着,教练实际示范了一下,顿了顿,他又仔细的交代道。

    “由于您是初学,所以可能比较容易摔倒,万一摔倒了,最好的方法是举起四肢,任由四肢顺势滑动,避免受伤,千万不能把滑雪杖伸到身体的前面,不然可能会戳到自己,造成严重的后果。”

    宋轻笑仔细的听着,傅槿宴虽然也会滑,但仍旧耐心的听着。

    “还有什么问题吗?”教练在讲了拐弯和滑降的注意事项后,问道。

    捋了一会思路,宋轻笑迟疑的点点头,“大概是……没有了吧。”

    教练:“……”

    谁来告诉他,大概是没有了吧,是什么意思?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他很蒙圈的好吗。

    “好吧,您先去慢慢的试一下,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我再跟您说。”教练无奈了,只好让宋轻笑去实践一下。

    “嗯嗯。”宋轻笑急忙点着头,她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滑雪,她来啦哈哈哈哈哈。

    宋轻笑穿戴完毕后,准备姿势做得相当足,相当到位,她开心的大吼一声,“ready,g!”

    嘚瑟的说完,她脚一蹬,然后下一刻,她就……摔倒了。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出师未捷身先死,以一种相当搞笑的姿势趴在雪地里,不由得笑起来,快速上前将她从雪地里“拔”了出来,又将她脸上的雪弄干净,露出哭丧着的一张脸。

    “笑笑,疼不疼?你呀,慢点,刚刚说的都记住了吗?按照教练说的来做,基本上问题不大。”

    宋轻笑撇撇嘴,“第一次滑雪,还没领会到要领,其实主要是还没习惯那种感觉。我再试试。我就不信了,今天还学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