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说走就走的旅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好笑的看着兴奋的某人,问道:“怎么突然想起要去国外的雪山了?除了躲开他们的视线外,还有其他什么吗?”

    宋轻笑相当坦诚的交代,“当然还有啦,姗姗那个家伙整天没事就跟安德烈满世界的飞去到处玩,美其名曰度蜜月,把小洋洋扔给我们看管。我们貌似还一次都没有出去过吧?辰辰都四岁了,咱们也去国外度个蜜月,弥补一下这迟来的礼物怎么样?”

    傅槿宴听到她的话,突然收敛了笑容,将她揽进怀里,“笑笑,抱歉,这几年忙于事业,都忘记这回事了,就按照你说的,咱们这两天就出国玩一玩。”

    女人对婚礼蜜月这些事情等看得很重要,因为他们具有仪式感,会让人一直记住。

    这几年是他疏忽了,忘记了宋轻笑再大大咧咧也是个女人,也有这方面的需求,尤其是这几年,她的工作也很忙,几乎没有好好出去玩过。当然,就近采风那些不算。

    宋轻笑靠在他怀里,差点没开心得蹦起来,笑得见牙不见眼,后槽牙都快暴露了。

    “哇,我就知道槿宴你最好了,木啊!”

    激动之余,她忍不住献上香吻一个,“说走就走什么的,听起来是不是很酷很潇洒啊!”

    傅槿宴看她高兴得找不着北的样子,也被她的情绪感染了,嘴角浮起一抹大大的笑容,“是很酷很潇洒,我都有点期待了呢。不过辰辰怎么办?”

    “辰辰呀?”宋轻笑皱着眉头,在心里纠结了好一会,才说道,“要不这次就不带辰辰去了吧?这次是以度蜜月的名义出去的,带上儿子总有一种电灯泡的感觉,况且雪山上有什么危险,我们也不知道,还是要防患于未然。下次去一个适合小孩子去的地方弥补辰辰好了?”

    傅槿宴想了想,终于也赞同了。

    要是傅孟辰知道自己被自家麻麻形容成碍事的电灯泡,不知道会不会哭晕在厕所!

    可怜的娃,有对这么不靠谱的父母。

    “走走走,咱们去收拾行李。”想到即将而来的精彩旅程,宋轻笑再也坐不住了,催着傅槿宴站起来,拉着他就往卧室走去。

    但是谁能告诉她,明明是进房间来收拾行李的,为什么现在自己会被压在床上?

    “傅槿宴,你丫的要干什么?”宋轻笑瞪着一双水润的杏眼,一脸愤慨的等着悬在自己上空的某个男人。

    傅槿宴微微一笑,动作轻柔的将她的发丝掖到耳后,凑到她耳边,用一种温柔到极致的语气呢喃道:“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吗?”

    说着,他向她的耳朵轻轻的呵了一口气。

    宋轻笑敏感的缩了缩脖子,然后耳朵就以眼见的速度开始泛起了红色。

    很显然,她的反应引起了傅槿宴的高度重视,只见他嘴角轻扯起一抹清淡的笑容,虽然浅淡,但是却有着致命的引诱力。

    很不幸的,宋轻笑这个颜控,一下子就被他这个笑容给迷住了,顿时便忘记了自己还正处于反抗挣扎的阶段,只是痴痴傻傻的看着他,顺便流露出一个花痴一般的笑容。

    此时此刻,对于傅槿宴来说,时机真的不能再好了,天时地利人和,简直是太适合他们来进行一些和谐的运动了——如果没有人来打扰的话。

    “粑粑,麻麻,你们在干什么!”

    “嘭”的一声,随着门被推开,一个清亮中透着稚嫩的童声在他们的身后响起。

    傅槿宴仿佛是被雷劈中一般,慢动作回放般的扭过头去,就看到他家大儿子,傅孟辰小朋友正瞪着一双黑白清澈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们,可爱的小脸上写满了不解和困惑。

    粑粑和麻麻在做什么?

    为什么麻麻被压在床上?

    这个情景……麻麻该不会是在挨揍吧!

    想到这一种可能,傅孟辰顿时便急了,迈着小短腿,“噌噌噌”的就跑了过去,拉着傅槿宴的衣角,一脸的急切的说道:“粑粑,你为什么要打麻麻,麻麻做错了什么吗?”

    “打?”傅槿宴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哭笑不得,“没有,辰辰,你误会了,粑粑没有在打麻麻。”

    但是傅孟辰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解释。

    在他幼小的心灵中,他们现在的情况,就是在打架!

    于是傅孟辰板着一张和傅槿宴有着七八分相似的小脸,十分严肃的说道:“粑粑,你不能这个样子,麻麻做错了事情,你可以和她讲道理,但是不能使用暴力,暴力是解决不了矛盾的。”

    宋轻笑还是平躺在床上,听着他的童言童语,心中流过了一股暖流,差点喜极而泣。

    这个小魔王,关键时刻还知道维护我,妈呀,简直是太感动了,好想哭哦,怎么办?

    但是她的感动还没有维持太久,就听到傅孟辰接着说道:“我知道麻麻一天总是毛手毛脚,事情做不好,还总是懒床,但是我们是一家人,应该包容她,而不是嫌弃她。所以粑粑,有话好好说啊。”

    宋轻笑:“……”

    麻蛋!她刚才有多感动,现在就有多崩溃!

    为什么我听出了你话里满满的嫌弃呢?

    小子,搞清楚,我是你妈啊!你怎么好意思嫌弃我!

    心塞,感觉不会再爱了。

    备受打击的宋轻笑抽了抽鼻子,伸手推开笑得脸都要抽筋的傅槿宴,向后撤了撤,靠着床头,怀里抱着一个抱枕,一脸的哀怨。

    “你们两个,一个比一个过分,我这么完美的小仙女,你们居然还要嫌弃。拜托,要求不要太高好不好?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

    身为“愚蠢的人类”,傅槿宴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觉得有必要和她好好的讨论一下到底谁比较蠢。

    小傻子。

    看到原本还在“打架”的两个人终于分开了,傅孟辰小朋友终于松了口气,又蹬着小短腿,直接窜到了床上,扎进了宋轻笑的怀里,上下打量一番,确定她真的没有受伤,这一次才是真的放下心来。

    宋轻笑也察觉到了他的意图,哭笑不得,却也觉得心里暖暖的。

    果然还是没白养啊,气人的时候气人,但是贴心的时候是真的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