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行走的大白菜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欧珊珊慢条斯理的喝了口汤,用纸巾优雅的擦了下嘴角,这才说道:“你是低估了你在公司的影响力啊。谁叫你这个豪门贵太太,大设计师总是这么低调,所以这次出了这桩事,大家不关注你都说不过去了。”

    “哎,突然有点理解那些大明星的心情了。”宋轻笑装模作样的摇摇头,叹息一声,“整天被人全方位无死角的关注,连中午吃了什么都能被查到,这样没有任何的生活,当真不是一般人能过的。像我就不行,估计早崩溃了。”

    “你当然不行了,因为你压根就当不成大明星嘛。”欧珊珊兜头就是一瓢冷水泼下来,将宋轻笑淋了个透心凉,心飞扬。

    “嘤嘤嘤,姗姗,你对人家不是真爱了吗?难道你已经移情别恋了吗?这么狠心的话都说得出来,伦家好桑心呀。”宋轻笑假模假样的哭诉道,用看负心汉的眼神看着她,“当初不是说好了你是疯儿我是沙的吗?要缠缠绵绵到天涯的。”

    “呕……”欧珊珊闻言,顿时受不了的捂着胸口,做出一副呕吐状,狠狠的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笑笑童鞋,饭都不能堵住你的嘴了吗。赶紧吃你的吧,没看见别人都在偷笑了吗?虽然我知道我貌美如花,魅力无穷,让你上吊也要跟着我。但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你不要脸我还要呢,毁了我的声誉,小心我回头收拾你哦。”

    听到她的威胁,宋轻笑怕怕的往后缩了缩,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委屈巴巴的刨着盘子里的饭,顺带瞄了一眼隔壁桌,发现果然有几个小美眉正癫狂的笑着,时不时偷看她们几眼。

    宋轻笑:“……”

    所以,她这又是出来给人们提供茶余饭后的料来了吗?

    哼,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用本色演了点戏嘛,用得着这么惊艳么!

    饭后,宋轻笑又埋头在工作里了,但即使她这么专注,也还是免不了,总有那么几个好奇宝宝每次路过她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都会停顿下来看上她几眼。

    似乎正在确定她有没有沮丧啊什么的。

    完全不能好好工作了好吧。

    宋轻笑受不了这种八卦的强度,尤其八卦的主人还是自己时,干脆站起来将门关上,顺带。

    “呼,这下感觉整个世界都清净了。”她满意的拍拍手,又继续回到椅子上,脑子里却在寻思着,怎样可以躲过这一波热点的困扰。

    下班后,宋轻笑仍旧在想着这件事,傅槿宴看见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得戳了戳她白皙的脸,关心的问道:“在想什么呢,笑笑?”

    这丫头,连自己最喜欢的傻白甜脑残言情剧都不看了,一定是有什么严重的事。

    宋轻笑从茶几上收回目光,嘟囔着,“说话就说话嘛,戳人家脸干嘛,不知道脸戳多了会一边大一边小的吗?到时候你负责呀!”

    傅槿宴好笑的问着:“这又是从哪里看来的伪科学?不然这样好了,我就好心一下,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了。”

    说罢,他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在宋轻笑另一边脸上轻轻的戳了戳。

    戳完后,还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嗯,这下两边对称了。”

    宋轻笑看着他一脸求表扬的样子,差点没扑过去咬他,这丫的,分明就是故意的,太过分了,人家的脸又不是包子,有那么好玩吗!

    “你再不说我就继续戳咯?”傅槿宴追问道。

    “其实也没想什么啦。”宋轻笑苦恼的皱着眉头,愤愤不平的吐槽,“就是今天去公司上班时,所有的人都用一种同情怜悯的目光看着我,我很吃不消呀。”

    “他们都在议论我的不幸遭遇,连吃饭时都被大家行注目礼,我觉得鸭梨山大。”

    没想到她是在为这事烦恼,傅槿宴不由得一笑,“笑笑,你嫁给我这么久了,还没习惯在众人的目光下淡定的生活吗?他们议论就议论,看就看,你该干嘛就干嘛,当他们是一颗颗行走的大白菜不就得了。”

    行走的……大、大白菜?

    宋轻笑第一次为这惊天地泣鬼神的比喻惊艳到了,突然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向傅槿宴,“我说,槿宴,你平时看待你公司的员工,以及其他对你行注目礼的人,不会就将他们看成那个……呃……行走的大白菜吧?”

    “有什么不可以吗?”傅槿宴相当光棍的耸耸肩,反问道。

    宋轻笑被雷了个外焦里嫩,连忙说道:“行行行,没有什么不行的,你是bss,你想把他们看成啥就是啥,看成行走的胡萝卜西红柿也行。”

    傅槿宴相当满意,解释道:“我一开始不习惯他们的目光,就是这样来锻炼自己的,后来渐渐习惯了,在公众场合发言的次数多了,也就不这样看了,因为那些都对我造不成什么压力了。”

    “哦,所以他们现在在你眼中,还是直立行走的人呀。”宋轻笑了然,敢情他也有不习惯的时候。

    傅槿宴听到她的描述,嘴角抽了抽,随即调侃道:“生物学学得不错嘛,直立行走都知道。”

    “呵呵……”宋轻笑一脸尴尬的笑容。

    但你确定你是在表扬我,而不是讽刺?

    算了,不与牛人论短长,不然死的还是自己。

    宋轻笑忧愁的叹了口气,“要做到你这样的不在乎,我一时半会还不行,难道接下来的时间,我就要在这种状态下度过了吗?走到哪里都被围观,像动物园的猩猩一样,搞不好还有人来给我投食啥的。”

    她现在也有点理解动物园那些动物们的心情了。

    突然,宋轻笑的视线定格在电视上,嘴角蓦地浮起一抹奸诈的笑。

    “槿宴啊,你最近忙不忙?”

    “不忙,怎么了?”傅槿宴好奇的看着她,这丫头又想搞点什么事情吗?

    “嘿嘿,不忙的话,咱们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好吗?”宋轻笑指着电视里面的雪山,兴奋得眼睛都在放绿光,“我还从来没去过雪山呢,要不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出去散散心,旅游下?也好躲避大众的议论,一举两得的事,你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