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想睡我……也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果不其然,宋轻笑仰着头,一脸的傲娇的说:“那还用问吗?当然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他了。搞笑呢,让我去就去,赶我走就走,凭什么啊,姐也是有脾气的好伐!”

    看着她气鼓鼓的,像是一只偷吃的小仓鼠的模样,傅槿宴只觉得可爱到不行,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捏。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宋轻笑原本还沉浸在有些愤恼的情绪中,冷不丁,两只狼爪摸上了她的脸,然后,轻轻一捏。

    她愣了,反应过来之后,瞬间暴走,“傅槿宴,你丫的干什么突然捏我脸!”

    “觉得你可爱,没忍住。”傅槿宴回答的一脸坦然。

    宋轻笑:“……”

    你丫的回答得这么实诚,让我有些无言以对啊。

    宋轻笑撇了撇嘴,轻哼一声,女王气质上身,一脸高冷的说:“不跟你扯没用的,我们回家吧,这个比赛,简直花费掉了我全部的体力,我现在只想扑到我柔软的大床上,睡他个三天三夜。”

    “没问题,你想睡床也行,想睡我……也行。”傅槿宴别有深意的说道。

    对此,宋轻笑只回了他两个字——呵呵!

    两个人驱车离开,没有看到,在他们身后,还停着一辆车子,里面坐着刚从会场出来不久的韩潮。

    他静静地坐在车里,看着那两个人亲密的互动,只觉得心里有些沉闷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自己来晚了一步,所以后面的便都失去了机会。

    但是……这样也挺好,看着她幸福,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为她扫清障碍。

    喜欢一个人,不一定是要和她在一起,能够看着她幸福,也就足够了。

    韩潮轻扯嘴角,俊朗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闭上眼睛,低声说道:“开车吧。”

    车子缓缓而动,向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驶离。

    回到家后,宋轻笑果然是说到做到,匆匆忙忙卸了妆,从卫生间就开始脱衣服,一路走到床边,身上也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验证了一句话——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傅槿宴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光溜溜的身影窜进被子里,顿时有些无语。

    他又看了看扔了一地的衣服,很是嫌弃的叹了口气。

    “你还能再邋遢点儿吗?”

    “哎呀,我这不是累了吗,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所以……嘿嘿嘿,辛苦老公了,给你一个么么哒。我先睡会儿,吃饭的时候再叫我就行了。”

    宋轻笑嬉皮笑脸的说完,扯着被子,相当干脆的闭上了眼睛。

    一旁的傅槿宴正在认命的为她打扫战场,将她脱下来的衣服都捡起来,放到了卫生间的洗衣笼里。

    再出来的时候,宋轻笑的呼吸声已经变得绵长,显然是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

    看着她毫无防备的纯净的睡颜,傅槿宴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伸手将粘在她脸侧的发丝拨到一旁,将她的被子掖好,俯身在她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随即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间。

    这一觉,宋轻笑直接睡到了晚上,叫醒她的不是别人,是她自己——肚子饿的咕咕直叫,根本就睡不熟了。

    一脸郁闷的睁开眼睛,她茫然的望着天花板,将处于睡眠期的大脑一点点的唤醒。

    “嗯……这里是我的房间,我回家了……比赛结束了……我赢了……”

    她喃喃自语了一会儿,大脑终于彻底清醒过来。

    叹了口气,宋轻笑从床上坐起来,拿过放在一旁的睡衣穿在身上,揉着脸走出了房间。

    客厅内,傅槿宴正陪着傅孟辰在看电视,听到开门的声音,两父子不约而同地扭过头来,齐刷刷的看向她。

    突然被行注目礼,宋轻笑还有些不适应,皱了皱眉,“你俩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认识我了啊?”

    “不是的,”傅孟辰摇了摇头,小大人一般的说道,“刚才我本来想去叫麻麻,可是粑粑说,你一定会自己起来的,因为马上就要到你吃饭的时候了,你一定会饿醒的。开始我还不信,结果真的是这样,粑粑好聪明哦。”

    宋轻笑:“……”

    聪明?我呵呵你一脸哦!

    麻蛋,别以为我听不出来里面的嘲讽,浓郁的都能去熬汤了!

    没爱了!

    宋轻笑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两个一眼,仰着头,雄赳赳气昂昂的朝着餐桌走去。

    哼!不跟你们计较,等我吃饱饭后,再好好收拾你们!

    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当她吃饱喝足之后,已经全然忘记了这件事。

    嗯,在吃货的心里,只有吃才是王道!其余的都不重要!

    第二天,宋轻笑睁着眼睛看了许久,才悲催的想起,自己还要上班这个悲惨的事情,顿时就流下了两条宽面条泪。

    她挣扎了许久,终于还是昧不过自己的良心,昧不过自己那颗上进的心,认命的起床准备去上班。

    只是……

    进到公司里面,宋轻笑突然发现,许多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深意,仿佛是在看什么新鲜的事物一般,看得她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气氛太诡异,她实在是承受不住,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将那些打量的眼神儿都隔绝在外,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一口气还没有喘匀,放在包包里的手机就不甘寂寞的响了起来。

    宋轻笑掏出来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响了许久还没有停。

    皱了皱眉,她还是接了起来。

    “喂,你好,哪位?”

    “宋小姐你好,是我。”

    虽然还没有报上姓名,但是一听这个声音,宋轻笑已经知道是谁了,语气不由得变得有些揶揄,“哟,是黄主任啊,怎么今天有闲心给我打电话?还用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幸好我今天心情好,不然的话,陌生的号码我都是不接的。”

    “这个……”黄主任陪着笑脸,心里p:要不是你拉黑了我的号码,我用得着用别人的手机给你打电话吗!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宋轻笑的语气显得十分的不耐烦,“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时间不是很充裕,若是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我就先挂了。”

    说着,她便要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