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力不从心的工作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没有但是!”

    黄天生生硬的打断了她未说完的话,表情已经难看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看着她的眼神也充满了鄙夷,“他一个连画画都没有天赋的垃圾,居然还想以设计师的价格签给我们公司?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这一次,公司和宋轻笑之间,也是因为他,才会起了这么多的误会,才会被推上风口浪尖,所以,卡洛这个人,绝对不能留在公司,不仅不能留,还要给我狠狠地教训他一顿,否则,难消我的心头之恨!”

    说着,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黄主任,表情意味深长。

    “我知道你是什么想法,只是你也别怪我说话直白。你不如她,就应该想着如何努力,如何奋力的去超越她,而不是天天挖空了心思去设计别人,按照你这样的思想,就是下辈子,你也只有看着人家背影的份。”

    “黄总,我……”

    “还有,那个卡洛,长得确实是挺不错的,是你们女人喜欢的小鲜肉,但是,你也要看看你们之间的差距,你也是有家室的人,欣赏不可怕,可怕的是心思不纯。我们是亲戚,但还没有重要到,可以让我舍弃利益的地步,若是你还看不清眼前的情况,那就别怪我不念情分,让你收拾东西回家了。”

    听说要将自己开除,黄主任也顾不上刚才被揭穿心事的羞愤,抬起头,脸上写满了惊恐和不安,“别!黄总,你不能赶我走!我要是离开了,还能去哪找一个像在这里这么称心如意的工作啊。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再这么意气用事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吧。”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中已经带上了隐隐的抽泣,充满了恐慌。

    黄天生见状,冷哼一声,直截了当的告诉她,“不想走,就去按照我的吩咐,把事情解决了。卡洛那个骗子,耍的我得团团转,这笔账,要好好和他清算,至于宋轻笑……当初也是因为你,所以才引起了后面的误会,所以这一次,也由你去把她劝回来,不能让咱们的公司承受更大的损失。”

    闻言,黄主任整个人都愣住了。

    若是追讨卡洛一个人,她都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现在还要去劝服宋轻笑……

    想到那个女人的趾高气昂的嘴脸,她打心眼里就十分的厌恶,若是有可能,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她!

    省得自己被气死!

    可是现在,居然被安排了这么一项工作给她,简直就是把她架在火堆上烤。

    那个女人要是能被她劝回来,那可真是天要下红雨了!

    想到这两项几乎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黄主任的脸就越来越难看,原本显得还很干练,现在……就只剩“干”了。

    “黄总,这两项工作都交给我,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啊。”

    “力不从心?”轻嗤一声,黄天生一脸的鄙夷,“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当初怎么敢给我惹出这么大的篓子!”

    此时,他已经忘记了,若是没有他的授意,手下的人也不敢轻易地作出决定。

    人的劣根性就是这样了,到什么时候,都只记得住对自己有利的那一面,其余的,心安理得的扔到别人身上,装出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样子。

    “反正,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怎么处理了。要知道,公司没有多余的钱养废人!”

    说完,黄天生冷哼一声,转身大步离开。

    黄主任独自留在原地,伸着手想要拦住他,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没有胆子。

    她又下意识的看了看宋轻笑离开的方向,那里已经没有人,但是却仿佛依旧留有她的气息。

    “完了,当初以为这个女人徒有虚表,所以根本没有留情面,现在让我去求她……简直就是伸出我的脸让她打!那个女人看着就是一副小肚鸡肠的样子,一定会绞尽脑汁的为难我的。可是我要是不去,工作就有可能保不住了,怎么办?怎么办?这简直是把我往绝路上推啊!”

    黄主任咬着牙,在原地跺了跺脚,表情狰狞又可怕。

    “都是那个卡洛!长的人模狗样儿,办出来的事情却让人不齿。就算你抄袭……你也藏得深一点儿啊!非要开什么发布会,弄得人尽皆知,现在好了,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够你喝一壶的了!”

    此时此刻,她的心还是向着卡洛的那一面。

    由此可见,她的工作,真的是岌岌可危了。

    宋轻笑走出会场,沐浴着外面晴朗的阳光,只觉得心情都变得舒畅了。

    尤其是当她看到那个不远处站着迎接自己的男人,更是瞬间笑得见牙不见眼,一溜小跑着,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

    “啊!感觉瞬间回到了人间啊。”

    傅槿宴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揉了揉她的头发,好笑的问道:“现在是人间,那你刚才是去了哪里?”

    “去了……地狱吧,一个要接受磨炼的地狱,通过考核了,就可以回到人间,没通过的……”

    顿了顿,宋轻笑的脸上扬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眼睛向后面瞥了瞥,意有所指的说:“还在里面接受人民的审判呢。”

    当时,她出来的时候,“不经意间”瞄到了卡洛的房间,只见他被好几家媒体堵在房间里,长枪短炮的架着,话筒都要怼到他脸上去了,那些记者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的,都是来自灵魂深处的质问。

    这种情况,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大明星出游,结果被媒体逮到了呢。

    宋轻笑虽然厌恶他,但也不是一个喜欢落井下石的人,看了两眼热闹,在被人发现之前,就先溜了,以免再把注意力扯到自己身上,那就费劲了。

    傅槿宴听了,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轻扯嘴角,露出一抹讥笑,“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他可能是出国的时候,忘记带脑子了,所以才会做出这些明显没脑子的事情。”

    “可不是。”宋轻笑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一脸的赞同。

    “对了,刚才那个设计公司的老板也来找我了,说什么之前都是误会,想要撤掉之前的决定,继续履行合约。”

    “那你是怎么想的?”傅槿宴问的漫不经心——毕竟已经能够猜到她的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