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吃到月底就行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被她生猛的动作弄得一愣,等反应过来时,半截还在嘴唇外面的水果已经进了宋轻笑的嘴里了。

    他咔吧几下嚼碎吞了,看着得意洋洋的某人,一下子反扑回去,伺机报复,将某人亲了个够。

    自从老杨被打了之后,比赛的时间就往后延了几天,定在了月底,毕竟,想找一个合适的评委还是需要时间的。

    评委需要既能让大众信服,又有一定的鉴赏力,所以主办方也是费劲了心思去找,顺便把打评委的那个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简直就是在跟他们过不去呀,裸的打脸。

    终于找到了新的评委,主办方这次学聪明了,让谁都不要对外透露,否则就以泄露机密的罪名告他。

    这次大家的嘴巴都闭得很紧,愣是一丁点消息都打探不出来。

    宋轻笑倒是觉得没什么,毕竟,她是要用真本事打卡洛脸的,她也有这个能力,评委是谁不怎么影响她的发挥。

    但卡洛就不一样了,自从新评委怎么也打听不出来之后,他快急得上火了,提前贿赂评委这一条路看来是走不通了,到时候看看比赛的时候能不能有机可乘。

    由于还有几天才到比赛,宋轻笑开始厚颜无耻的提要求了。

    “槿宴,我有点紧张肿么办?”她暗搓搓的戳了一下傅槿宴的胳膊,好求关注。

    傅槿宴看着她,好心的建议道:“要不,我们开车出去转转?去大自然里面吸取一下天地精华?”

    “不要啦,这样会更紧张的好伐!像在做考前突击似的,会让人觉得,不出去找灵感就画不出画来了。”宋轻笑扁扁嘴,拒绝了。

    “那要不我们去看电影?或者听音乐会?这样可以把你的注意力转移开?”傅槿宴再度耐心的说着。

    宋轻笑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提议,“不太想看哎,有点费脑子。”

    “那你想怎样放松?”傅槿宴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这是在养女儿、养公主!

    宋轻笑期期艾艾的看着他,露出一抹讨好的笑,“槿宴,我每次一吃到你做的东西,就觉得浑身充满了能量,真的。”

    傅槿宴:“……”

    敢情饶了半天,丫的原来是馋了!想吃他亲手做的饭了!

    咱们敢不饶这么大个弯子吗?很浪费口水的好不,现在水资源这么紧缺,得节约水。

    “我做的饭,一条狗吃了都能充满能量的好不!”傅槿宴快被她的形容气笑了,“哪有正常人吃了那么多蔬菜、肉类和米饭,还奄奄一息的?”

    宋轻笑拉着他的胳膊摇啊摇的,像一只大型犬在向主人撒娇。

    “槿宴,好不好嘛,我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特别想吃你做的饭,嗯,我的要求不高,吃到月底就行了,你做出来的东西有能量加持,一定可以让我顺利把卡洛pk下去的。好不好嘛?”

    吃到……月底……就行了?

    傅槿宴黑着一张脸看着她。

    女人,你要不要这么过分!

    让我堂堂一个集团总裁给你做饭做这么多天,这个要求非常的……合情理。

    好吧,谁叫你是我媳妇呢,做就做,君子要近庖厨,做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新时代好男人!

    虽然心里已经答应了,但傅槿宴可不想这么快就口头答应她了,不然显得自己很没立场,也很没心机。

    “做饭可以,但做一顿饭,你得拿你的东西和我交换一次,怎么样,这个买卖不亏吧?”傅槿宴所有所思的从上到下扫了宋轻笑一眼,暧昧的笑道,“要我很喜欢的一样哦,你懂的。”

    宋轻笑默默咽下一口老血,在心里纠结了一会,最后终于壮士断腕般点点头,神情悲壮的说着,“好,我答应你。但是,可不可以延迟时间,先欠着,等比赛结束后,我再来偿还!”

    傅槿宴俊俏的脸一抖。

    媳妇,你这是什么表情?明明那事你也很享受的好不,现在这么悲壮是为哪般?

    还有,为了吃,你真的就这么没有底线,没有节操了吗?

    哎,他突然有点淡淡的担心!

    傅槿宴想来说到做到,在接下来的这几天里,每天变着花样的给宋轻笑做好吃的,一日三餐顿顿营养均衡,色香味俱全。

    宋轻笑也不客气,既然是拿身体换来的,那就得吃个够本,不然怎么算都是自己亏了。

    皇天不负吃货,在她这么努力之下,她的体重不负众望的蹭蹭蹭往上涨,之前的衣服裤子裙子都特么的……紧得不行。

    “呼,差点勒死我了。”宋轻笑换下衣服,又穿回了家居服,眉眼间颇有点忧愁,“明天比赛好多人,要穿什么去呀!这些衣服都穿不下了,难不成穿着睡衣上场?”

    那样的话,不知道傅槿宴会不会直接将她扛回家,免得放出来丢人现眼。

    哎,都怪自己,这段时间吃东西太没有节制了,她这不是在报复社会,是在报复自己呀槽!

    宋轻笑蹬蹬蹬的跑到楼下,站在傅槿宴面前,生无可恋的说:“槿宴,我的衣服都小了嘤嘤嘤,怎么办?”

    傅槿宴忍不住笑了,调侃道:“很好啊,等比赛结束了,摸起来更有手感了。”

    想想那若凝脂的皮肤,就让人食指大动啊!

    宋轻笑跺了下脚,嗔道:“哼,你还嘲笑我,快想想办法呀,明天就要比赛了,我总不能穿成这样出去吧。”

    傅槿宴:“……”

    还是他的错咯?

    好吧,就是他的错,都怪他,把东西做得太好吃了,这货每次都差点舔盘子了。

    他以后一定要改正!

    傅槿宴用手大概量了一下宋轻笑的三围,然后给陈盛打了个电话,让他把当季最新款的号的衣服都送过来,这才邀功似的看向宋轻笑。

    “这下不担心了吧?”

    宋轻笑现在满脑子都是号,号……

    麻蛋,好像找根绳子勒死自己!

    难道自己从此以后也要向中年大妈的尺寸一去不回头了吗?

    好蛋疼,好忧桑。

    “这下开始担心我的身材了。”宋轻笑哭丧着一张脸说道。

    对此,傅槿宴翻了一个白眼,表示自己的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