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评委被打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天,事情刚敲定下来没多久,老杨刚从酒店出来,准备去停车场取车,却不妨遇到一个打扮很奇怪的人。

    他将自己包得这么严实,是个大明星吗?

    老杨摇摇头,没多想,那人却一下子窜到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请问你这是?”

    卡洛将口罩和墨镜取下来,笑容满面的看着眼前这个精神矍铄的老头,“您好,评委,我是这次pk赛的另一位选手,我叫卡洛。”

    闻言,老杨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淡淡的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杨先生,我来给您送个东西。”卡洛将自己准备好的银行卡恭恭敬敬的递出去,“里面有十万元,密码就在背后写着,小小意思,不成敬意。您当评委辛苦了,还请您收下。”

    老杨的脸在他这个举动之后,变得更沉更黑了,语气也严厉了不少,“所以你这是打算贿赂评委,然后让你安全过关吗?”

    卡洛连忙摆手,“不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就是有点辛苦费,后面你该怎样评判就怎样评判。我相信我的才华,绝对不会输给宋轻笑的。”

    “既然你这么相信你的才华,那干什么又巴巴的过来贿赂我?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道理我还是听过的。我这一辈子都刚正不阿,怎么可能临到老了,让你一个小意思就毁了!卡洛,你还回去吧,与其在这里费工夫,还不如把时间用在怎样提高自己技艺上。”老杨手一挥,直白的说着,一点也不给卡洛面子。

    他现在是打心眼里厌恶这个人了,这么明显的举动,分明就是一个欺世盗名之辈,害怕自己比赛不过关,就想贿赂评委,走歪门邪道。

    这样的人留在设计界,简直就是一滴墨汁滴入了清水中,污染一大缸。

    卡洛皱皱眉头,心里有些火气上来了,却隐而不发,“杨先生,您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老杨不屑的说道,“在此之前,我压根就不认识你,又哪里来的什么误会?”

    “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你的举动跟行贿没什么两样,即便你说得再好听。而我这个人,生平最不能接受的,恰恰就是那些见不得人的小动作。”

    卡洛将手收了回去,把卡装好,压了压帽檐,低声说道:“杨先生,你当真不肯收吗?”

    “你还是趁着没人,赶紧走吧。”老杨好心的劝道,“如果对这次的比赛没信心的话,可以向主办方申请不参加。”

    “好吧,我这就回去好好准备参赛的稿子。多谢你的提醒,我还以为你们中国跟我们那里的习惯一样呢。”卡洛装作无奈的说,其实在心里已经将这个人恨了个半死。

    老杨叹了口气,摇摇头,走了。

    卡洛又将自己伪装好,去到附近的杂货店买了一些东西,然后探测好了周边的形势,便在停车场等着。

    老杨办完事开车回来的时候,刚走到一个监控死角,就被突然从天而降的一个麻布袋子蒙住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年老的他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最后被打得躺在地上起不来。

    卡洛终于打满意了,看他的样子应该当不了评委了,这才拍拍手,躲着监控,蹑手蹑脚的回去了。

    老家伙,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逼得他出手,这下子是不是满意了?

    要说最近谁最开心,必须是广大的网民们,一波接一波的事情看得他们目不暇接,直呼过瘾,把家里的瓜子都嗑完了。

    主办方刚宣布两天后宋轻笑和卡洛的pk赛,就有消息传出,原本定好的评委老杨,被人给打了。现在正在医院躺着养伤,做不了此次的评委了。

    随即,又有小报宣称,这件事是宋轻笑做的手脚,贿赂评委不成,就恼羞成怒,干脆找人来报复他。

    屁民们闻言,都快要沸腾了,都有点忍不住怀疑这事是主办方的炒作了,想把这次门票炒得更高一点。

    有记者去采访老杨,老杨却说当时那人用麻布袋子将自己的头蒙着,他什么都没看清,那人全程也不说话,只是对他拳打脚踢,要是让他知道是谁的话,绝对不会放过对方。

    这边,宋轻笑很快做出了反击,宣称那天自己并没有外出,一直和傅槿宴在家待着,并将小区的监控视频调出来,让那些怀疑的人尽管过来看监控。

    由于之前的大事已经让观众们麻木了,所以这点小浪花没有翻腾起什么渣渣来,反正经过之前一事,大家都不由得为宋轻笑鞠了一把同情泪,觉得什么事都能往她身上栽赃。

    也是倒霉透顶。

    这边,宋轻笑犹自愤愤不平,将手里的苹果咬得嘎吱作响。

    “妈个鸡,这个卡洛不折腾点事出来栽赃到我身上,就不过瘾是吧?我上辈子挖他家祖坟了吗?非要跟我过不去!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简直气死我了。”

    “还敢打评委,是怕自己那点水准被揭穿了吗!狗急跳墙,你特么嘚瑟不了多久了,咱们走着瞧!”

    傅槿宴原本在低头处理文件,看见宋轻笑的一张小嘴巴边吃边嘀咕,不由得好笑,“笑笑,别管那种人了,为他生气,你觉得值不值?反正比赛一开始,是骡子是马就知道了。”

    瓦特?

    宋轻笑懵逼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按照你这样说,那我是骡子还是马?”

    不带这样的啊,大哥,你这一骂把你亲亲媳妇都骂进去了好吗!

    咱能不能智商在线点?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那搞笑的表情,顿时乐得不行,“你呀你,我只是个比喻而已,你非要往自己身上套,对号入座,我也没办法呀!”

    他看着宋轻笑手上的东西,然后拉过她的手,低头咬了一口。

    于是,原本还剩好多的苹果只剩一个核!

    只剩一个核……

    剩一个核……

    一个核……

    个核……

    核……

    “嗷嗷嗷……傅槿宴,你还我的苹果!”宋轻笑望着手里光秃秃的都吃不住了的水果,愤怒了,咆哮了,化身母老虎一下子扑过去,朝着傅槿宴的嘴巴就是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