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炒得大火的门票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吃过饭后,三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宋轻笑便先行离开了。

    回到家,她登上微博,再一次去围观事情的发展状况。

    她去到卡洛的微博下面,果然惨烈的一片,全是蜡烛,还附带着些许的“感言”。

    “大哥,请收拾东西赶紧滚出去好吗?”

    “我靠,居然想占我家男人的便宜,老娘还没有占到呢!打不死你丫的!”

    “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混进中国的,进来的时候,都不检查一下的吗?”

    “我家男人正在准备演唱会诶,你这样知不知道会给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什么样的刺激啊!”

    ……

    看到“幼小的心灵”的时候,宋轻笑正在喝水,一下子没忍住,直接笑喷了出来。

    “我的妈呀,幼小……那是你们不知道,韩潮的心里强大到难以形容。”

    笑着摇了摇头,宋轻笑继续往下翻,全部都是咒骂和嫌弃,她大致瞄了一眼,嗯,基本上都是韩潮的粉丝。

    由此可见,粉丝的力量果然是强大的,迅速攻占领地,使得卡洛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

    最主要的是,这货可能是刚接触微博不久,还不知道怎么关闭评论,所以才让他的微博惨不忍睹。

    围观了一会儿热闹之后,宋轻笑心满意足的退了出来,心情变得更加爽快。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她拿过来看了看,便接了起来,“欧女王,不知道您找小的有何贵干啊?”

    “当然是来和你聊天解闷,省得你因为心情不好,愁眉不展,再生出什么不好的想法来,那我可怎么办才好啊。”欧珊珊捏着嗓子,语气矫情做作。

    宋轻笑很给面子的倒吸了口凉气,搓了搓胳膊,哆哆嗦嗦的说道:“欧女王,是我错了,您老有事就尽情的吩咐,小的绝对万死不辞,但是,前提是……你别这么恶心我好伐,我心脏不好,受不起这个刺激。”

    “你丫的居然嫌我恶心?”

    电话那头的欧珊珊终于恢复了正常的声调,暴躁的气息扑面而来,“笑笑吾爱,看来你是又皮痒痒了。”

    “没有没有,开个玩笑,‘笑一笑,十年少’嘛,淡定,要淡定。”

    面对她的求饶,欧珊珊很是高冷的哼了一声,却没有再跟她算账。

    “不过你找我到底要说什么,总不是来跟我闲聊天的吧?”

    “当然不是,”欧珊珊嘿嘿一笑,八卦的说道,“只不过是我刚才逛微博的时候发现,你们那个比赛,现在的门票的价格,你知道已经炒到多少了吗?”

    “门票?”

    皱了皱眉,宋轻笑在脑海中仔细的回想了一番,不确定的说道:“我记得之前门票蛮便宜的,而且还有赠送,每个参赛选手还送了几张。怎么,现在价格已经变了吗?”

    “当然。”说着,欧珊珊说了一个价格。

    宋轻笑听了,当即瞪大了眼睛,半晌之后,从嘴里冒出来两个字:“我去!”

    一个设计赛的门票价格,居然能这么高,简直是可怕!

    现在的人果然都是一样的毛病,就喜欢看热闹,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跑,一点儿也不在意事情的发生原因,和引来的后果,他们只在意热闹带来的乐趣。

    “怎么样,你是不是也惊呆了?”

    欧珊珊捂着嘴乐了半天,随后感慨的说道:“不过这一次,那个设计公司一定要好好感谢你们才好,毕竟若是没有你和卡洛之间的矛盾,他们这个比赛,还不一定能有这么大的关注度,这一次,无论你们两个谁输谁赢,他们至少就能挣个钵满盆满了。”

    闻言,宋轻笑轻蔑的嗤了一声,表情上写满了厌恶,“但是这样的公司,真的是让我太恶心了,以后我都不会再和他们有什么接触。下次再签公司,我一定要好好地打听清楚,看看里面有没有位高权重,却心眼儿小,崇洋媚外,看不惯别人比自己强的人,若是有,本姑娘绕道走!”

    听着她怨气满满的声音,欧珊珊抑制不住的再次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笑笑啊,你这个样子,完全像是一个怨妇一样,简直了。”

    宋轻笑:“……”

    怨妇?我?

    擦!神一般的形容,简直坑爹!

    冷哼一声,宋轻笑警告性的提醒她,“你丫的再说我是怨妇,分分钟和你绝交信不信?”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欧珊珊认错十分的迅速,态度端正,听上去就让人觉得……那么的没有诚意!

    不过宋轻笑本来也没有在意,不过是好朋友之间的打闹,说说笑笑也就过去了。

    挂断电话之后,宋轻笑想了想,跑回房间,翻翻找找,终于将那几张当初因为自己生气,被丢到角落的门票找了出来。

    看着那几张门票,她的心里渐渐有了一个想法——我是不是可以把这个门票卖出去,靠着这个发家致富?

    网上的争议不断,而傅槿宴这一边,也开始进行反击。

    不得不承认,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当初那个被卡洛雇来偷拍的记者,已经被陈盛找到了,还是轻而易举的那种。

    没办法,年轻人想出名想疯了,发表报道的时候,特意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一点儿都不加掩饰,当时陈盛看到的时候,眉角都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麻蛋,这个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找到他之后,陈盛和他进行了一番“友好又和谐”的会谈,具体内容不太清楚,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他相当干脆利索的交出了他和卡洛的商谈过程。

    可能是记者都有的职业习惯吧,当初卡洛找上他的时候,他习惯性的将两个人的谈话内容都录了音,为了以防万一,而现在,刚好派上了用途。

    拿着那个音频,陈盛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趴在地上一副虚弱的不行的记者,轻笑一声,好心的提醒他,“这位兄弟,不是我说你,以后再干什么,挑子打亮一点,不是什么人你都可以招惹的,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吧。”

    他说完,轻嗤一声,转身离开。

    “bss,这是结果。”

    傅槿宴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音频文件,眼眸微冷,沉声吩咐道:“开始吧。”

    闻言,陈盛点了点头,拿着东西开始着手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