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宋清蓝苏醒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母上大人”几个字,心里似乎想到什么,连忙接起电话,迫不及待的问道:“妈,是不是姐姐醒了?”

    电话那头的苏梅说话的语调都轻松了不少,再也不见之前的自责,“是啊,你姐姐刚醒,我就给你打电话,笑笑,你赶紧过来一趟吧,我等你过来后,去给蓝蓝买点补身体的。”

    “好的,妈,你等我。”宋轻笑嘴角裂开一个笑容,开心的将电话装进包包里,给傅槿宴发了个消息,拿上车钥匙就走了。

    赶到医院后,宋轻笑迫不及待的推门而入,就看到苏梅和宋清蓝正氛围轻松的聊着天,两人脸上都浮现着笑容,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宋轻笑探过头去,调皮的插了一句话,“eee!”

    苏梅回过头,看见是她,没好气的嗔道:“好好的说什么英文,让我想起了不好的回忆!是不是皮痒痒了。”

    “母后饶命,儿臣再也不敢了!”宋轻笑连忙求饶,这次,换成了宫斗文!

    宋清蓝被这两人的语言和动作逗得哈哈大笑,笑够了,才说道。

    “笑笑,你来了啊。快过来坐。”

    宋轻笑刚坐下没一会,苏梅就关心的看着宋清蓝,“蓝蓝,你想吃什么?这么久没吃东西了,肯定饿坏了吧?”

    “嗯,是有点饿,吃点清粥就行了。”宋清蓝摸摸肚子。

    宋轻笑也摸摸肚子,眼巴巴的看着自家母上大人,可怜兮兮的说道:“妈,我想吃小龙虾蒸螃蟹红烧肉卤猪蹄……”

    苏梅伸手就在她头上敲了一个爆栗,“你想得美!要吃的话只有粥,跟你姐姐一样,其余的,想都别想!”

    宋轻笑委屈的摸着被打的地方,勉为其难的叹了一口气,“哎,那好吧,鲜虾肉或者八菌粥都可以,我不嫌弃它太素。”

    苏梅:“……”

    她十分怀疑宋轻笑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她明明是个正常的人类,为什么就生了个吃货出来?

    宋清蓝在她的插科打诨中笑得不可自抑,心情开朗了许多。

    苏梅带着十万个为什么走后,宋轻笑这才问道:“姐姐,你感觉怎么样了?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宋清蓝摇摇头,“除了头还隐隐有点痛,其他的都没什么了。”

    顿了顿,她又说道:“对不起啊,笑笑,之前你跟我提醒卡洛有问题,我不仅没听,还怀疑你。这才导致了后面发生那么多事。”

    “要不是我,事情也不会发展成这样。”

    “你不要自责,跟你没关系。”宋轻笑安慰道,“即便是你听了,也阻止不了卡洛的行动不是吗?他这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绝对会换一种方式来让自己的私欲得逞的。”

    “你昏迷后,我们都很担心呢,宋叔叔更是着急得头发都白了好多。还好你没事,平安醒过来了,不然,卡洛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追杀过去。”

    宋清蓝看着宋轻笑一脸为她愤愤不平的样子,心里感觉暖暖的,这是一种久违了的亲情。

    她这么多年,一直刻意忽视的一种感情。

    她这才发现,它有多么宝贵。

    “谢谢你,笑笑。”宋清蓝真诚的说道。

    “谢我啥?”宋轻笑有点懵逼,“咱们不是一家人么,一家人就应该联合起来,一致对外。”

    “对了,你是怎么昏迷的?卡洛叫救护车把你送来医院后,对此事绝口不提。”

    宋清蓝想到当时的场面,脸色难看了一瞬,“发布会的事一出来,我就知道他是真的有问题,就跑去找他理论。在看清他的真面目之后,我和他大吵了一架,我怒不可遏的将一杯水泼在他身上,他就把我推到在地上了,头恰好碰到茶几的一角,我就昏过去了。”

    “呵,我还以为会死在那里呢,没想到他果然是个懦弱的人,不敢让我死。”

    宋轻笑心疼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她,“姐姐,你不要难过了,卡洛那种人,越早认清咱们的损失就会越小。你值得更好的人来更好的对待你。”

    “说实话,我并不是很难过。”宋清蓝摇摇头,“当初是卡洛对我死缠烂打,我拗不过,才同意跟他在一起的,这次发生了这件事也好,让我可以彻底摆脱他,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对了,笑笑,你们的事后来怎么样了?”

    闻言,宋轻笑微微一笑,似乎在笑这剧情波折太大,简直像在坐过山车,“发布会之后,主办方就跟我解约了,说我行为不端正。我和槿宴找他们理论后,没有结果,正在准备接下来的事宜。”

    “倒是有一个好消息,我的一个朋友韩潮帮了我一个大忙,他用卡洛对付我那套办法来对付他,说卡洛是个同性恋,欲对他不轨。发布会之后,卡洛的名声是彻底臭了,我估计也差不多要洗白了。所以姐姐你不要自责,你看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卡洛最终一定会为他之前的行为买单的。”

    听到她这波澜起伏的描述,宋清蓝微微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事情看似是在往好的一面发展。

    “不过现在呢,这些事情你都不要管,最重要的是你要养好自己的身体。”宋轻笑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她的头发拨到耳后,“你身体健康了,宋叔叔和妈也就能放心了。”

    “我知道的。”

    宋清蓝点了点头,露出一个还有些虚弱的笑容,“这一次是我疏忽大意,以后都不会了。卡洛这个人,不会嚣张太久的,我就等着看他是怎么一步一步把自己作死的。”

    “就是就是,这人要自己找死,咱们拦是拦不住的。”

    两姐妹对视一眼,齐齐笑了起来。

    正笑着,苏梅推门走了进来,手中拎着几份餐点。

    宋轻笑见状,连忙走过去接了过来,顺便往里面瞄了瞄,当看到只有白花花的一片的时候,她的心中充满了悲伤。

    “妈,您真的要这么狠心吗?居然买的是白粥!白粥啊,那和白开水有什么两样?”

    “怎么没有区别,你喝水的时候,还需要嚼吗?”

    “我……”

    宋轻笑被这个来自灵魂的质问问得愣住了,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好垮着一张脸,转身去找小桌子,将东西放在上面。

    看着她这幅模样,苏梅对着宋清蓝挑了挑眉,相视一笑,充满了戏谑。

    摆好东西之后,两姐妹面对面坐着,一人端着一碗白粥,吃的……就那么回事吧。

    不过苏梅怎么说也是亲妈,自然知道自己的闺女是什么习惯,所以“好心”的给她带了一份酱菜,让她生活……不对,让她的食物变得有点儿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