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赔偿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半晌之后,黄主任耐不住性子,率先开口,“宋小姐,事情的结果在电话里面我都已经和你说得明明白白了,原因也已经解释清楚了,你为什么还要纠缠不清呢?”

    “纠缠不清?这位……不知道怎么称呼,但是我想你可能搞错了一个重点,“傅槿宴慢悠悠的开了口,“我和我夫人来这里,是为了就你们公司擅自单方面解约的问题,来讨论一下赔偿金的相关事宜。”

    被“不知道怎么称呼”的黄主任脸一下子就变得十分难看,但是考虑了一下现场,她还是忍着气,冷声说道:“你可以叫我黄主任。至于你所说的赔偿金的问题,我们公司没有说过要付赔偿金,你该不会是搞错了吧。”

    “搞错?怎么可能,我的年龄还没有到犯老糊涂的地步,倒是你,这位黄主任,你应该注意一些,毕竟你的年龄……”

    说着,傅槿宴轻轻地摇了摇头,“啧”了一声。

    “你——”

    黄主任瞬间暴怒,拍着桌子就要大吼,却被一旁的黄天生按住了手,“注意场合,现在是你能大呼小叫的时候吗?”

    说着,他扭头看着傅槿宴,微微一笑,神情十分的和蔼;“傅总裁,关于您刚才所说的问题,我们确实也进行过研讨。一般情况下,若是哪一方单方面解约,是要付违约金的,毕竟这属于毁约了。但是您太太的这个情况比较特殊,毕竟这次是由于她个人的错误,是她自己的行为,让现在热议不断,连带着我们的比赛和公司都受到了影响。要知道,无论对人还是对事,名誉都是十分重要的。”

    “现在因为您太太的个人行为,让我们也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按道理来说,我们应该要提出赔偿的才是,只是想到毕竟都不容易,买卖不成仁义在,所以我们便没有提出来,所以……”

    说到这里,黄天生又是微微一笑,脸上的表情写着“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傅槿宴见状,挑了挑眉,冷笑一声,语气悠悠的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觉得你们公司受到了影响,本来应该找我太太进行赔偿,但是因为你们的好心,所以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进行了解约,而我们也应该知足常乐,不要再进行纠缠。我的理解有问题吗?”

    “没有,完全正确。”黄天生笑得十分热络,仿佛面对着的是来谈合作的伙伴,而不是来找麻烦的人。

    对此,傅槿宴却是表情淡淡,嘴角噙着一抹笑,像是嘲讽,又像是厌恶。

    他的身子微微向前靠,双手搭在桌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黄天生,一本正经的说道:“黄经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还是我的所作所为让你产生了什么误解,否则的话,为什么你会把我当成一个傻子对待呢?”

    “嗯?”

    “你说的这些话,除非是个傻子,才会相信。”

    傅槿宴冷嗤一声,重新靠回到椅背上,手放在桌子下面,握着宋轻笑的手,无声的给予她力量,让她无比的安心。

    “赔偿金,是因为你们不分青红皂白,仅凭着一篇似是而非的报道,和几张模棱两可的照片,还有某些人的私心,在其中煽风点火,就擅自决定终止合约,这对我的太太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我们按照常理提出赔偿,于情于理,都是应当。至于你们说的那些,不好意思,我没有看出你们受到了什么影响,相反的,因为这次的事件,你们的比赛已经被炒上了热门,关注度都已经大大的提升了,这么算起来,还是我太太的功劳,这笔账,你算的可是不怎么明白啊。”

    此话一出,坐在对面几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就连一直笑模笑样的黄天生都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沉着一张脸,看着十分狰狞。

    “傅总裁,你若是这么说,那我觉得,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宋轻笑因为自身的原因,破坏了比赛的公平性,而且,她还存在着抄袭的可能,如此有污点的设计师,我们公司可没有能力接受。傅总裁,很抱歉,我们还有事情要处理,没有时间奉陪了,请便吧。”

    说完,他“腾”的一下站起来,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哼了一声,转身便走出了会议室。

    其余人见状,也纷纷起身,一个接一个的走了出去。

    黄主任走在最后,临出门的时候,又回过头看了一眼宋轻笑,冷笑着说:“宋轻笑,当初你目中无人,自大自狂,现在正是你为你自己的行为买单的时候,我说过,你会后悔的,你就等着自己臭名远扬,从此消失于设计界吧。”

    说完,她便如同兔子一般窜了出去,动作十分敏捷。

    没办法,她已经看到了傅槿宴危险的眼神,充满了狠厉,恐怕自己再慢一拍,就要命丧于此了。

    “你这个老女人……”

    宋轻笑气不过,刚想站起身追出去,却被傅槿宴拉了回来。

    她扭过头,一脸的不高兴,“你拉着我干什么?那个女人那么嚣张,简直就像个神经病,我要找她去说个明白。”

    “既然你都知道她是个神经病,那你还怎么和她理论?”傅槿宴轻笑一声,将她拥入怀中,轻抚着她的发顶,柔声的劝慰,“我知道你生气,但是没关系,我不会让你平白受这样的委屈的,今天的事情,连带着之前的时候,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到时候,一起清算。”

    闻言,宋轻笑渐渐冷静下来,窝在他的怀里,委委屈屈的抽了抽鼻子,“我知道了,我不冲动,但是我真的好生气,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完全没有一点职业道德。”

    “因为他们在意的是利益,除了利益,别的都不重要,你也是被利用了,所以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傅槿宴拍了拍她的头顶,语气平和的说道:“走吧,我们先回去,然后研究一下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

    宋轻笑点了点头,十分乖巧的被他牵着,两个人手挽着手离开了设计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