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冤家路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小花猫,现在好多了吧?”傅槿宴宠溺的看着她现在的样子,调侃道。

    “你说谁是小花猫呢!”宋轻笑轻轻的捶了他一下,娇嗔道。

    “谁亮爪子谁就是小花猫咯,好了,我们收拾收拾就去找主办方吧。”傅槿宴刚说完,就听到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不由得向宋轻笑的肚子看去。

    宋轻笑自然也听到这打雷一般的响亮声音了,顿时一阵尴尬,讪讪的解释着,“今天早上一大早就被姗姗的电话炸醒了,然后又是解约的事,到现在还没吃早饭。”

    傅槿宴了然,摸着她的头说道:“你去换衣服洗漱,我去帮你准备点吃的,吃完咱们就出发好不好。”

    “嗯嗯。”宋轻笑点着小脑袋,重新整理自己去了。

    为了安抚宋轻笑受伤的小心灵,傅槿宴亲自下厨,为她做了一些吃的,寥寥几样,但是每一样都是色香味俱全,让人看上一眼就食指大动,胃口大开。

    宋轻笑几乎是闻着味道走过来的,站在餐桌旁,闭着眼睛深吸了口气,感慨的说道:“唉!怎么能这么香呢,槿宴,以后你要是公司破产干不下去了,咱们就去开个小饭店吧,保准生意火爆到数钱数得手抽筋的那一种。”

    傅槿宴正将饭端上来,听到她的话,轻哼一声,似笑非笑的说:“那估计要让你失望了,就算我公司破产了,我名下的资产,也够我们一家吃喝不愁的。”

    闻言,宋轻笑瘪了瘪嘴,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自大狂。”

    不过对于傅槿宴说的话,她却是没有丝毫的怀疑。

    没办法,自己家男人的实力那可是有目共睹的,完全不需要怀疑。

    若是有一天他破产了,那除非是世界要毁灭了,他没心情经营了。

    对,就是这样!

    如此想着,宋轻笑便也不再觉得他刚才说的有什么问题了,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双手合十,装模作样的说了句:“感谢款待,我要开动了。”

    她说完,便拿起筷子,毫不客气的吃起来,动作风卷云涌,下筷子又快又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是饿了多久呢。

    因为傅槿宴早就吃过饭,现在还不饿,所以就坐在一旁看着她吃。

    他看着她这么豪迈不做作的吃饭的样子,心中生出了无限感慨。

    看来自己还是要更加努力工作才可以,千万不能饿到了这个小吃货。

    宋轻笑不知道,自己又被默默地调侃了,埋着头吃得兴高采烈,不一会儿,一大碗饭就已经全部下肚了,桌子上的几个菜也被扫荡得所剩无几。

    看了看桌子上的盘子,再看看一旁摸着肚子一脸满足的宋轻笑,傅槿宴再次肯定了刚刚的那个想法——一定要有足够的钱供她吃才可以。

    “怎么样,要不要再盛一碗?”

    “不用了不用了,”宋轻笑摆了摆手,摸着肚子,笑的很开心,“大概吃吃就可以了,不能吃的太撑,对肠胃不好。”

    大概吃吃……

    傅槿宴默默地咽了咽口水,心中惶恐。

    自家老婆什么时候成了大胃王了!

    “既然吃完了,那收拾一下,我们准备出门吧,”傅槿宴对着她伸出手,“带着你去出气。”

    宋轻笑看着他脸上高深莫测的笑容,缓缓点了点头,伸手搭在了他手上。

    两个人收拾完毕,驾车去往目的地。

    在前台说明来意之后,等了没有两分钟,便有人走出来迎接,“傅总裁,您好,大驾光临,十分难得,楼上请。”

    傅槿宴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拉着宋轻笑的手,随着那个人往里面走。

    待人走后,前台处聚集了几个人,彼此之间交头接耳。

    “那个就是网上说的很火的那个宋轻笑吗?”

    “应该是,她身边站着的可是傅槿宴啊,不会有错的。不过他们为什么会来咱们这里?”

    “听说之前宋轻笑签了咱们公司,但是这次出了这样的事情,公司觉得有损形象,所以和她解约了,现在看来,恐怕是来者不善。”

    “哼!自己行为不检点,居然还好意思来这里闹事,脑子有毛病吧?傅槿宴也是,明明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就看不透呢?”

    “我刚才偷偷观察了一下,那个宋轻笑眼睛还是红的呢,估计是刚刚哭过。这男人啊,向来是受不了女人的眼泪的,只要一哭,什么原则都没有了。”

    “话不能这么说,万一事情真的是有误会呢?要知道照片是可以造假的,角度有时候可以歪曲一件事情的。”

    “反正我就觉得那个宋轻笑有问题,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她自己要是真的没有问题,麻烦又怎么会找上她呢。”

    “这种事情不好说……”

    幸好宋轻笑和傅槿宴已经走进了电梯,没有听到她们的议论,否则的话,一定分分钟被气得炸起来。

    三个人走出电梯,来到一个会议室,推开门,里面已经有人坐在里面。

    宋轻笑定睛一看,一个熟悉的人出现在眼前。

    黄主任。

    呵呵,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傅总裁,傅太太,二位请坐。”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起身说道,他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也是这一次活动的主要策划人。

    “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黄,黄天生。”

    听到这个姓,宋轻笑的眼睛不由得跳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看坐在一旁,一脸高傲的黄主任,心中暗暗盘算:这两个人之间,是不是……

    想到某种可能,她突然觉得自己的牙有些疼。

    怪不得这个黄主任能这么嚣张,看来还有这一层关系在里面。

    唉,果然这世道,有背景的说话都硬气,腰板挺得都比别人直!

    叹了口气,宋轻笑心中突然涌上了一股无力感。

    只是这种感觉刚刚升腾起来,她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用力的握了一下,她扭过头去,就撞进了傅槿宴深邃的眼眸中,心中的不安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对呀,我怕啥!我还有我男人呢!我家傅槿宴,那也不是好惹的!

    只是……这种“我爸是李刚”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宋轻笑晃了晃脑袋,将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到一边,随着傅槿宴坐了下来。

    两方人马彼此对视,谁都没有先开口,室内一时间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氛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