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非常手段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他刚到办公室没多久,正在开启电脑,陈盛就急匆匆的跑到他跟前,脸上的表情很不对劲。

    “傅总,有件事我要跟你禀报一下。”

    “你说吧。”傅槿宴疑惑的看着他。

    陈盛心惊胆战的将手机递给他,忐忑的说道:“您看下这个,傅总。”

    傅槿宴的视线往手机上一撇,随即一下子就凝住了,一把从抢过手机看了起来,越看,眉头皱得越厉害,看到最后,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周身的气压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咚”的一声,响彻室内,将陈盛的小心肝吓得一颤一颤的。

    妈妈呀,傅总又发火了,简直太可怕了。

    这人是谁呀,简直太不要命了,老虎头上拔毛,活腻了吗!

    傅槿宴将手机还给陈盛,快速的命令道:“你去联系那家媒体公司,将这条新闻删掉,他们不删的话,将他们的网站黑掉,还有,找程序员将所有有关的帖子通通删掉,随时监控和舆论走向。”

    “还有,找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记者,不管用什么手段,也要将他和卡洛之间的交易逼出来,录音备份。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非常手段。”

    傅槿宴在说道非常手段两个字时,眼中的狠厉之色几乎快溢出来了。

    敢动她的女人,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还有那个卡洛,蹦跶得越来越厉害了啊,真当他是死的吗!

    看他后面怎么收拾他。

    陈盛眼皮重重一跳,傅总的意思是……死活不论?

    他不由得在心里为那个贪图利益的小记者鞠了一把同情泪,不过随即也愤然的想到,谁叫你要答应卡洛来这么一出的,下场只能自负,断送前程还算好的,就怕连小命也断送掉。

    “好的,傅总,我马上就去办。”

    陈盛说完,就火烧屁股似的出去了。

    今天任务重大啊,他有种火烧眉睫的感觉,要是这事一个没处理好,只怕自己也要挨收拾,谁叫他家总裁是个爱老婆如命的好男人呢。

    惹到他还好,还有得商量,惹到他老婆,那就没得说了,直接打回去。

    哎,说实话,他真的很羡慕这样的。

    思绪回到现在,傅槿宴抱着怀里的女人,心疼的说道:“笑笑,我刚知道发生的事,所以急忙赶了回来。你放心,你受的委屈,我一定会加倍还给那些人的。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你难过了就哭吧,我在这里,没事的,别怕。”

    “之前是我做得不对,早在你的稿子被偷的那时候,我就应该重视起来的,还由此惹你伤心了,抱歉,笑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一定第一时间站在你的立场考虑问题。”

    宋轻笑哭了好一会,才抬头看着他,“槿宴,刚刚主办方给我打电话,说我被解约了。原因是今天早上的那条新闻,他们说我行为不端,而给他们造成了损失。”

    “什么?”傅槿宴闻言,眉头更是狠狠的拧在了一起,“他们单方面解约?”

    “嗯,他们这样的态度,我也很心寒,不经调查就妄自下定论,以大欺人。我也不想和他们合作了,但是我绝对不能以这种方式被踢出局。不证明清白,我这辈子都与设计无缘了。”

    宋轻笑说着,又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这家公司也是好样的,竟然为了一个欺世盗名的小人,就将你解约了。”傅槿宴在心中想了无数个办法,最终,理智让他做出了决定。

    “笑笑,你不要难过,你不想和他们合作了也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公司,说实话,对自己的发展并没有多少好处,我一会就去找这家设计公司聊聊解约费的问题。”

    他摸着宋轻笑的头,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

    宋轻笑在他怀里蹭了蹭,轻声说道:“槿宴,我觉得好累,这一连串的事,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而且我担心辰辰,发生了这种事,我担心有人把矛头指向辰辰身上,他还那么小,怎么懂得这人世间的风云诡谲呢。”

    “我会加派人手去保护辰辰的,绝对不会让你们母子受到一点伤害。”傅槿宴坚定的说。

    “哎,我姐姐也还没醒,现在又发生了这档子事,真不知道我妈妈和宋叔叔看到后,会怎样的担心。”宋轻笑自责的说道,“我老是让他们不得安生。”

    “笑笑,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把所有的事都往自己身上揽,我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的,到时候,世人就知道究竟孰是孰非。”傅槿宴心疼的看着哭得鼻子红红的她。

    宋轻笑吸了吸鼻子,又将他抱紧了几分,感觉到似乎安心了许多。

    “嗯,一会我跟你一起去吧,那个主办方的黄主任,也就是展会的现场负责人,好像对我很不满,上次卡洛冤枉我剪坏他衣服时,黄主任就一口咬定了是我干的,也不经过调查就下这样的决定。真是有什么样的公司,就有什么样的员工,上梁不正下梁歪。”

    “说不定啊,这件事,十有是那个女人在中间捣的鬼,看她的样子,蛮喜欢卡洛那个人渣的,总是对他笑得一脸灿烂,温柔絮语的。对我们这些本土设计师,要不就是冷若冰霜,要不就是面无表情,总之,差别待遇相当明显。”

    “这种人,我们要远离她,免得天上霹雷的时候,将我们波及到了。”傅槿宴一本正经的调侃道,“亲小人而远君子,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宋轻笑被他的话逗笑了,只觉得心里的郁闷抒发出去了不少,又恢复了本性,吐槽道:“就是,一把年纪了还喜欢比自己小很多的,卡洛看起来,都能当她的儿子了。简直让人难以直视。”

    顿了顿,她又说道:“心里虽然没那么郁闷了,可是,事情还在呀,尤其是网上的新闻,简直就是甚嚣尘上,大家都在拼命凑热闹转发。”

    傅槿宴柔声说:“我今天已经叫陈盛去办这件事了,联系媒体,将新闻删掉。还有昨晚那个胆敢和卡洛同流合污,偷拍你的小记者,我也叫陈盛去处理了。之前的事,让你受委屈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

    “至于卡洛嘛,他既然这么爱蹦跶,爱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那就让他好好的表演个够,看在大众的监督下,他能不能设计得出来东西,哼!”

    他心里已经想了很多个预案,只等事情发展到那一步,直接拿出来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