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被解约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交代完,赶紧挂了电话,然后登上微博,只见满满的都是关于她和卡洛之间的谣言,下面的评论更是恶意满满。

    “我就知道,这个所谓的傅太太不过是徒有其表的花架子而已,花瓶一个,只是做出一副努力的样子,好让大家觉得她配得上傅槿宴的身家地位,私下里真是一个不要脸的人。”

    “用身体收买卡洛呀,啧啧,是看人家卡洛长得不错,所以才会想出这个招数吧?连外国友人都不放过!哎,像我们这种拿不出手的长相,连被收买的资格都没有。这果然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臭不要脸的女人,滚出设计界!”

    “整天一副清纯无辜的样子,装什么清高,看得人恶心。”

    “就是,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攀上了傅槿宴的,不知道可怜的傅总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之后,会不会直接跟她离婚呀。”

    “楼上的,即使人家离婚,也轮不到你上啊。”

    ……

    当然,评论里也有站出来为她说公道话的。

    “难道只有我相信宋轻笑是清白的吗?”

    “我也相信啊,突然冒出一个人,说自己的作品一直在被抄袭,这事怎么看怎么诡异啊,他怎么不早点冒出来,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才站出来为自己说话,明显就是有心导演的一场好戏嘛,真难为大家还演得这么卖力,尤其是那些键盘侠五毛党们,被牵着鼻子走,妥妥的一条狗!”

    “稍微有点智商的都知道,这就是一个想来混脸熟、混名利,从而踩着别人上位的小人而已,亏得那些傻逼还踩自己人,捧高无耻小人。”

    “卡洛滚出市,滚出中国!”

    ……

    看到这些评论,宋轻笑气得只想杀人,但她知道,在这上面纠缠完全无济于事,现在必须想想该怎么办!

    她一边迅速穿衣起床洗漱,一边在脑子里想着解决的办法。

    啊啊啊啊啊,简直是要崩溃的节奏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真是流年不利,祸不单行!

    刚走下楼,她又接到一个电话,这次,她是真的被打懵了。

    电话那头,黄主任平板无波的声音响起。

    “宋轻笑小姐,很抱歉的通知你,由于你昨晚的事情,也会卡洛设计师,企图收买他的行为,对我们这次的展会产生了很大的很不好的影响,所以经由领导讨论决定辞退你,你的作品我们以后也不会再收了。”

    所谓的经由领导讨论决定一事,她在其中起了不小的助力。

    她还记得,上次在卡洛的休息室里,宋轻笑是怎样的目中无人,做错了事不承认的。

    这样道德败坏的人,他们公司怎么可能要她的作品呢。

    还有,她心里其实不愿意承认,她嫉妒宋轻笑的美貌,嫉妒她嫁得比自己好,凭什么这种坏女人能有现在的生活,英俊多金的老公、前途大好的事业。

    坏女人,就是要受到惩罚的,她不过是小小的绑了一个忙而已。

    宋轻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心里非常不平静,小宇宙随时都会爆炸的节奏,愤愤不已的说道:“你们凭什么就认定了是我企图收买他?就因为那几张似是而非的照片,和那篇不入流的报道吗?”

    黄主任冷笑一声,“宋小姐,这个决定是上面做出的,我们也只是听令行事而已。但这个照片和报道还不能证明什么吗?你之前的行为我们大家都有目共睹,盗窃别人的作品不说,还将别人的参赛作品剪坏,这是一个设计师应有的素质吗?或者说,这是一个人应有的素质吗?”

    “呵,你们说解约就解约,真是好大的口气啊!公司大就可以压人了是吗?”宋轻笑简直要被气笑了,眉眼中早已不见往日的笑意盈盈,而是盈满了风刀霜剑。

    “我们是签过合同的,你们单方面解约,我是不会同意的,如果你们真的强行做,那说不得,我也只好走法律程序了,看看最后到底谁赢。”

    她真的看起来很像一颗软柿子吗?谁都能来捏上一把?

    黄主任也口气强硬的说道:“宋小姐,因为你的丑闻,而使我们公司也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你真要告的话,这笔账,我们也会好好的跟你算清楚的。希望你好自为之,真的不服气的话,我们法庭上见。”

    她说完,就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宋轻笑听着耳边传来的“嘟嘟嘟嘟”之声,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她无力的仰躺在沙发上,眼中渐渐弥漫起了水雾。

    被设计公司解约,这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就是致命的打击,虽然这个公司也只是暂时合作的,但她能想象到,经过这一连串事情的发生,她的名声势必一落千丈,从此,没人敢用她的作品,她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存在。

    这事,还会牵连到欧宫越和他的公司,毕竟她供职于欧氏广告,是里面的中坚力量。

    好累……

    浑身都好疲惫……

    她好想就这么算了,他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她好想从此再也不要踏出这个别墅一步,缩在自己的角落里安安静静的生活。

    她讨厌这种随时都会有事发生的感觉,觉得自己随时都会被生活抛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抛入一个没有人烟鸟兽的荒原。

    想着想着,宋轻笑眼角的泪水不停的滑落,她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哭着。

    傅槿宴急忙赶回家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他疼爱入骨的女人正坐在沙发上,双目无神的望着上方,眼角的泪水像涌泉一般,不停的往下流。

    他的心顿时狠狠一缩,被这个场面弄得很难受。

    “笑笑,你怎么了?”傅槿宴大步走过去,将她温柔的拥在怀里,着急的问道。

    感觉到熟悉的温暖的怀抱,宋轻笑像找到了家,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呜呜,槿宴,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呜呜……”

    看她只顾着哭,什么话也不说,傅槿宴的心更疼了,她现在一定很难过,很伤心吧。

    他想到了今天一早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