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发生大事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一脸愤然的离开了离开茶舍,心情愤怒到简直要爆炸。

    “这都是什么人啊,这么没有底线,真是让人抓狂!”

    她狠狠地跺了跺脚,又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坐在路边的花坛上,一脸的茫然无措。

    刚才,她对着卡洛能够说得那么理直气壮,但是现在,她却是十分的没有底气。

    设计稿被盗,她没有证据,宋清蓝受伤昏迷,明明知道和卡洛有关,她也没有证据,发布会上的诬陷,她还无法证实……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像是一座座大山一样,压在她的身上,让她身心俱疲,无力承担。

    她抬起头望着天空,天色已经全部暗了下来,繁星点点,点缀在其中,散发着微弱而又强冷的光。

    宋轻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啊!怎么感觉这么累,好想离开这里,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躲起来清静清静,那该多好啊!”

    不过这种事情,显然是不可能的,自己怎么可能去当一个缩头乌龟呢。

    若是这样,岂不是坐实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

    不行,我的名声,是我自己一步一步闯出来,绝对不能容许任何人染指它!

    如此想着,她自己也不由得笑出声来,充斥着无奈与疲惫。

    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感觉心情平复了许多,她站起身来,又回身,按照自己刚才走的路走回去。

    嗯,刚才太生气了,完全忘记自己是开着车来的,一路走着那也是一路火花带着闪电,而现在……嘤嘤嘤,还要走回去取车,简直不能再悲催了。

    终于坐在车上的时候,宋轻笑感觉心力交瘁,很是心塞,百无聊赖的发动车子,又回去了医院。

    回到医院,听说宋清蓝还没有醒,她的心里也是满满的担忧。

    去到病房看过她之后,宋轻笑握着苏梅的手,柔声的说道:“妈,宋叔叔,姐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你们也不要在这里扛着了,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我已经找了护工,她们会好好照看着姐姐的,有什么问题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的。”

    “蓝蓝没醒过来,我也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啊。”苏梅说着,眼圈又开始泛红,明显的担忧。

    见状,宋华年叹了口气,搂住她的肩膀,轻声劝慰她,“笑笑说的没错,我们在这里,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回家去,好好冷静冷静,别到时候蓝蓝醒来了,咱们两个却倒下了。”

    听到他这么说,苏梅想了想,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没有再拒绝。

    于是,宋轻笑开着车将他们送了回去,才又返回自己的家里。

    因为之前她已经给傅槿宴打过电话告知过,所以对于她的“晚归”,傅槿宴表示了充分的理解。

    (宋轻笑:丫的你理解个屁!你明白本宫内心的悲伤和痛苦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个白痴!)

    “宋清蓝怎么样了?”傅槿宴一边翻着一本书,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那神态,和每天问她吃饱了没有的感觉差不多。‘

    对于他的态度,宋轻笑并没有任何的不满。

    毕竟在傅槿宴的心里,宋清蓝已经是被拉入了黑名单的,现在能够问一句,就已经是十分难得了。

    其实宋轻笑特别想趴到窗户上看看,外面是不是太阳又升起了,简直是太惊奇了!

    但是这个念头只是想了想,就被她毫不犹豫的按了回去。

    天知道,自己要是这么做了,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遭遇,那一定是——痛并快乐着!

    考虑到自己小蛮腰的抗打击能力,宋轻笑决定“安分守己”,做一个良家妇女(呸!劳资一直安分守己好不好!),将一切的危险都远离。

    “医生说是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因为脑部受到撞击,所以陷入了昏迷,还没有醒来。”

    闻言,傅槿宴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进行询问。

    宋轻笑挑了挑眉,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回到房间去洗漱准备休息了。

    今天一天都在奔波,晚上的时候还被气个半死,现在一松懈下来,感觉身体都像是要散架一样,只想赶紧滚到床上去,好好地睡一觉,休息的充分一点。

    希望明天一觉醒来,又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有的时候呢,生活会觉得你过得太安逸了,觉得这样没有什么挑战性,所以就会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给你来一个暴击,将你刺激得神魂颠倒,头晕脑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现在,宋轻笑就面临着这样的一个处境。

    因为第二天,她还没起床,就被一个电话炸醒了,宋轻笑模模糊糊的摸过电话,就听到那头欧珊珊略带焦急的声音。

    “笑笑,笑笑,在不在?”

    她半闭着眼,咕哝一声,“在在在,我的大小姐,这大清早的,请问有何贵干啊!”

    “你丫的竟然还在睡觉!发生大事了你知不知道!”

    欧珊珊恨铁不成钢的大吼一声,顿时将宋轻笑的睡意完全赶跑。

    她一个激灵,连忙坐起身,揉了揉眼角,神色严肃的问道:“怎么了姗姗?”

    “麻蛋,今天早上你的新闻都被刷屏了,上面写着什么你夜会卡洛,企图用肮脏手段,也就是身体收买对方,被对方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你恼羞成怒之下,泼了卡洛一杯冷水!还煞有介事的配了几副图片,乍一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p,我就知道,这个卡洛不会消停的,没想到他竟然买通了记着偷拍你们谈话,然后继续炒作,简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气死我了。”

    欧珊珊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那恶心憎恶的眼神,像是要把卡洛拆吃入腹似的。

    闻言,宋轻笑握着电话的手一紧,心忽然加快了跳动速度,有些慌张,像在坐云霄飞车一样。

    她定了定神,这才开口说道:“我昨天是去找过卡洛,问的却是关于我姐姐宋清蓝的事情,他将我姐姐推倒在地,导致她昏迷不醒,我才气愤不已的去找他,没想到又被这个混蛋抓住机会,炒作了一波。不行,我得去看看那个新闻。我们稍后再说,姗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