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偷拍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没错,当时我是和蓝蓝在一起。”

    这些都是可以查到的,所以卡洛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回答得十分坦然,“但是她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性格变得十分的暴躁,我怎么劝都劝不住,争执的时候,她不小心碰到了水杯,水洒在了地上,她没有注意到,一脚踩了上去,结果就摔倒了。很不巧,头撞在了茶几上,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说着,他摊了摊手,一脸的无奈,还夹杂着些许的委屈。

    “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当时就震惊了。而且不得不说一句,你和你姐姐在这一点上倒是很像,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人,动不动就大吼大叫,像是一个疯婆子一样。对了……”

    说到一半,卡洛突然咧着嘴笑了笑,一脸的求表扬的模样看着她说:“刚才我‘不分青红皂白’这个词用的怎么样?是不是很合适?我跟你说,为了能够尽快的适应中国,我也是下了很大的苦功夫呢。”

    宋轻笑:“……”

    神特么的下苦功夫,拜托,没有人在意你的中文说得好还是不好。

    丫的装傻充愣的本事真是越来越有造诣了。

    p,越来越想要打人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深吸了口气,宋轻笑将手放在桌子下面,蜷缩在自己的膝盖上——不这样的话,一会儿真的可能会把桌子给掀了!

    “卡洛,你觉得你说的这些我会相信吗?我姐姐头上的那个伤,可不像是自己能撞出来的模样,说句不好听的,别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这件事情,我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你的,还有设计稿的事情,你联合主办方,强迫我退赛,又在网上造谣说我抄袭,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脸能这么大,或许是我见识太少,以为人就算是有私欲,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良知的,可是在你身上,我推翻了我的想法,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败类,你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礼义廉耻!”

    “卡洛,你真的觉得你可以一直这么逍遥下去吗?”

    面对她的质问,卡洛一如既往地不以为然,甚至脸上的神情都是轻松愉悦的,没有丝毫的恼怒的样子,仿佛刚才听到的不是谩骂和嘲讽,而是朋友之间的嬉笑怒骂。

    “宋轻笑,无论你是怎么想的,我的回答还是那一个:作品是我自己设计出来的,与你无关,你为了赢得比赛,故意剪坏我的作品,使得比赛被迫延后一周,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引起的。宋轻笑,同样的话我也还给你,你以为你还能这么逍遥下去吗?相信我,很快,你就会从你的神坛上跌下来,摔得粉身碎骨,再也没有爬起来的可能!”

    “你——”

    宋轻笑没忍住,双手狠狠地拍在桌子上,身体向前倾,瞪圆了眼睛,一脸怒色的看着他,恨得牙齿“咯吱咯吱”的响,“卡洛!我劝你,做人不要太过自大,不然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人在做,天在看,我总会揪住你的小辫子,让你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嚣张!”

    “我们走着瞧!”

    说完,宋轻笑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咬了咬牙,终究还是没忍住,抄起自己的茶杯,里面还剩了一半左右的茶水,伸手一扬,一滴不剩的全泼到了他的脸上,将他脸上的得意与张扬浇了个透心凉!

    麻蛋,实在是忍不住了!

    不要脸也要有个程度,就这样的,我居然还好声好气的和他说话?我脑子一定是抽了。

    丫的就应该直接找个麻袋套在他的脑袋上,拖到某个没人的小角落,先揍一顿解解气再说!

    “宋轻笑,你是不是疯了!”

    卡洛脸上的笑容终于不复存在,一边抽出纸巾,擦着脸上不断流淌的茶水,一边愤怒的瞪着站在眼前的始作俑者,“我告诉你,你不要试图惹怒我,在我这里,可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你不要自己找死!”

    “我找死?”

    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一样,宋轻笑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的诧异与难以置信,伴随着一阵嘲讽的笑声,“卡洛,你是不是还没有睡醒,你以为这里是哪里?我告诉你,这里是中国,是市,在这里,你以为你还能掀出什么风浪来?真是搞笑!”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这一次是我疏忽,被你阴了,但是你别得意,来日方长!”

    宋轻笑摞下狠话,顺便附赠了一记白眼儿,提着包包转身潇洒的走了。

    麻蛋,跟这样的人多待一分钟都是对自己的折磨。

    我们走着瞧,我绝对不会让你一直嚣张下去的!

    在她的身后,卡洛一直死死盯着她的背影,眼眸中布满了狠厉的颜色,愤恨的像是要展开一场血腥的杀戮一般,放在桌面上的双手紧握成拳,青筋暴起,充满了愤怒的力量。

    在宋轻笑走后没多久,一个带着帽子口罩墨镜,穿着一身黑,将自己捂得像是一个黑色的粽子一样的人走了进来,径直走到了卡洛所在的位置。

    “都拍下来了吗?”

    “拍下来了,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傻,居然挑了这么一个好位置,有几张的角度好的简直无法言喻,你看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男人说着,将一个摄像机递了过去。

    卡洛接过来,打开翻看了起来,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抹深邃的弧度,充满了狡诈的意味。

    “果然很不错,这样一来,我就更有话可以说了。”

    说着,他扭头看向窗外,那里已经没有人在,但是他的神情,却像是那里有人存在一样:“宋轻笑,这一次,我要看你怎么翻身。我会把你打到地底下,让你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这是对你对我不尊敬的小小惩罚,希望你有所警戒,以后对我……哼!”

    扭过头来,他看着坐在对面的那个男人,那个被他花了大价钱雇佣来的记者,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接下来的事情还要麻烦你了,新闻稿要怎么写,你心里都有数吧?”

    “那是当然,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男人冷笑一声,拿回摄像机,小心翼翼的装了起来。

    “明天,一定是精彩的一天,我就等着看热闹了,看那个嚣张的不把我放在眼里的女人,是怎么受到万人的唾弃的。”

    说着,卡洛仿佛已经看到了他所希望看到的场景一样,嘿嘿嘿的笑了起来,声音冷漠又尖锐,听着十分刺耳,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