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再会卡洛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华年连忙握住她的手,给予她安慰,“小梅,你别自责了,这件事你没有错。是卡洛成功的瞒过了所有人,也包括我,你没见大家一致的对他都赞不绝口吗?是这个人太能伪装了,只是辛苦了笑笑,还有蓝蓝,知道卡洛是这种人,她肯定会很伤心吧。”

    “现在的人为了名利,当真什么都能做出来吗?”苏梅一脸迷茫的问道。

    “是啊,社会太复杂了,人心太难测了。”宋华年感慨着,“不过这样也好,经此一事后,想必这两个丫头都会长一个心眼吧。笑笑太容易相信人,蓝蓝太傲气,太不容易相信人。这两点,都是致命的。”

    “我也没别的心愿了,只希望这两个丫头一直都好好的,快快乐乐的,不要再出什么波折了。”苏梅眼眶含泪的说道,子女平安健康快乐,这是作为一个母亲最朴实的心愿。

    宋华年重重的一点头,似乎在肯定她的说法,“会的,小梅,你放心。”

    这边,宋轻笑在出了医院后,给卡洛打了个电话,很“心平气和”的跟他说道:“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找你谈谈。”

    闻言,卡洛眼中闪过一道暗光,在电话那头沉吟了一会,才答应道:“好吧,那你定个时间和地点吧。”

    宋轻笑呼出一口气,选了一家茶室,然后将地址发给卡洛,便驱车前往那里。

    卡洛在看到地址和时间后,立马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时间是傍晚……对,你记得准时过来……做得隐秘一些……嗯,事后那一半费用一定如约打到你的卡上。”

    挂掉电话后,他嘴角浮起一个邪气的笑容,看上去非常渗人。

    更好看的戏还在后头呢,不着急,咱们慢慢来,我想得到的东西,说什么也会得到。

    宋轻笑早早的便到茶室了,自己要了一壶茶,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慢慢喝着,思索着一会怎样说。

    没多久,卡洛便大摇大摆的进来了,他一进门,就看到坐在窗边的宋轻笑,顿时眼睛就是一亮。

    宋轻笑,你自己找了个这么好的位置,那就不要怪他手下不留情了。

    “hi,我来晚了。”他浮起一个微笑,热络的打着招呼。

    然而,宋轻笑实在没有心情跟他来那一套,她自顾自的喝着茶,淡淡的瞅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坐吧。”

    对于她的冷漠的态度,卡洛不以为然,挑了挑眉,依旧笑得十分热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关系多么好的好朋友呢。

    切……好朋友?恨不得拿刀砍对方两下的那一种?

    那这感情还真是深厚啊!

    坐下之后,卡洛看了看桌面,也不客气,拿过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学着她的样子轻酌慢饮。

    “唉,我还是喝不习惯你们中国的茶,感觉味道很古怪,不如我们的咖啡好喝。”

    “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习俗,你不习惯也是正常的。”

    放下杯子,宋轻笑微抬起眼眸看着他,冷笑一声,意有所指的说:“不过你连一杯茶都喝不习惯,怎么偷我的设计,用得就那么轻车熟路,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不习惯呢?”

    听出她言语中的讥讽,卡洛脸上的笑意凝固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正常,扯着嘴角,轻笑了一声,慢悠悠的说道。

    “妹妹,我都和你说过很多次了,那是我自己的原创,从来没有抄袭过别人的东西,我也没有这个习惯。若是你因为那个发布会的事情,那也是我没有办法,你弄坏了我的作品,还不承认,也不道歉,而且你的朋友还去骚扰我,这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你应该知道,身为一个设计师,最需要的就是安静的创作环境,你们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骚扰,让我根本没有精力去创作,那我的比赛还怎么进行啊。”

    “妹妹,你应该能明白我的心情吧?”

    宋轻笑看着他对着自己露出一脸的理所当然的表情,仿佛在说着“我能怎么办我也很苦恼”,顿时就气得握紧了茶杯,手指用力,指骨泛起了清冷的白色。

    这个无耻的贼,每一次都能刷新她对“厚脸皮”的认知。

    果然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相比之下,以前的沈梦菲简直就是一股清流!

    她只是冒充了人的名字,在被发现揭穿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就承认了,一点儿都不含糊。

    而眼前这一位……果然不是同一个国家的,所以文化差异这么大吗?

    咬了咬牙,宋轻笑冷声呵斥,“卡洛,你别叫我‘妹妹’,我和你没有那么亲,听了实在是恶心得浑身都不自在。身为一个设计师,若是连自己的设计稿都认不出来,那真的是白混了。你在发布会上说,我之前的设计稿都是抄袭你的,没想到,你居然能这么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没关系,清者自清,我有没有能力,没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至于你……呵!”

    丫的找机会好好照照镜子吧,看看自己有没有成为设计师的资格!

    咬死了不承认又能怎么样?你偷这一次,能偷得了下一次吗?

    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虚伪的皮揭下来,让世人看看,在这幅伪善的皮囊之下,你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设计稿的事情暂且不提,我今天找你来的主要原因是,我姐姐是怎么回事?”

    “你姐姐?”

    没想到她这么突然地问起宋清蓝,卡洛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着他露出这么一副茫然无措的表情,宋轻笑心中更是气愤非常。

    宋清蓝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向来是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轮到她吃亏。但是现在却脸色苍白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迟迟没有醒来,脆弱得让人心疼。

    一想到她现在的样子,宋轻笑就有一种冲动,想将面前这个茶壶直接砸到卡洛的头上,让他好好的清醒一下啊p!

    “我姐姐现在还在医院昏迷着,迟迟没有醒来,我听医院的人形容,当时她就是和你在一起的,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你出手伤了我姐姐?而且既然你已经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却没有跟去医院,你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