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陷入了昏迷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说什么?”

    当宋轻笑接到电话时,震惊得手机差点没从手中滑落,“我姐姐她怎么了?”

    “是这样的,宋小姐,你姐姐陷入了昏迷中,现在在市医院。”护士再次耐心的说了一次。

    “好的,我马上就到。”宋轻笑着急的说着,没有时间问为什么了,抓起自己的包包就走。

    期间,她抽出时间给苏梅打了个电话,将宋清蓝的情况说了一下。

    苏梅顿时也着急得不得了,将宋华年急匆匆的叫回来就赶往市。

    医院,宋轻笑来到病房,医生正好在给她检查,她连忙走上前说道:“您好,医生,我是这位宋清蓝女士的妹妹,我姐姐她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昏迷了呢?”

    医生检查完,不疾不徐的转过身,看着她,“小姑娘,你先别着急,我慢慢跟你说好吗?”

    闻言,宋轻笑简直想吐槽,这人命关天的大事,怎么能够不着急呢,还慢慢说,得说道什么时候了。

    但是她也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再去催医生。

    “是这样的,一个小时前,一个外国口音的男子给我们医院打电话,说有人陷入了昏迷,让我们派车过去接,我们去接的时候,那个金发碧眼的小伙子什么也不肯说,也不肯随我们来,只是让打病人的电话,让她的家人们来。我们就只好给你打电话了。接到医院检查后才发现,造成昏迷的主要原因,是头部在一瞬间受到了剧烈的撞击,有点轻微的脑震荡。”

    “别的到没有什么大碍,等病人醒来后,好好修养,卧床一到两周,尽量别让病人活动过多,也别思虑太多就行了。好了,小姑娘,你先去把住院手续办一下吧。”

    医生说完,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

    宋轻笑如遭雷劈的站在原地。

    一个外国口音的男子,金发碧眼,麻蛋,这不就是卡洛吗?

    难道是他把姐姐弄成这个样子的?否则为什么他不肯来?

    p,她真想撸起袖子将他一拳打成国宝,说她抄袭在前,又欺负她姐姐在后,简直是不想活了。

    看着躺在雪白病床上面色苍白的宋清蓝,她还是压下这种高涨的愤怒的情绪,将住院手续办了。

    等苏梅和宋华年风尘仆仆赶到的时候,宋轻笑正坐在床边守着宋清蓝,双眼无神的看着半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笑笑,蓝蓝她怎么样了?”苏梅推开门就着急的问道,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焦急和疲惫。

    宋轻笑见他们来了,立马站起来说道:“妈,宋叔叔,你们来了。医生说姐姐有点轻微脑震荡,等醒过来休息好了就没事了。”

    宋华年上前看了看宋清蓝的情况,转而问道,“笑笑,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蓝蓝怎么会突然这样了呢?”

    咬了咬唇,宋轻笑在心里思考了一番,终于开口,“妈,宋叔叔,你们先坐下。这件事说起来有点复杂,我从头开始给你们说吧。”

    “你们还记得卡洛吗?”

    苏梅一愣,“怎么会不记得,就是蓝蓝带回来的那个外国小伙子,很阳光的那个,他们连婚期都定下了。对了,卡洛怎么不在?”

    宋轻笑苦笑一声,随即愤然道:“他现在怎么敢出现!这件事就是他做的!”

    “什么?”苏梅吃惊得喊了出来,宋华年也是一脸的惊异。

    “你说,是卡洛害得蓝蓝这个样子的?”

    “嗯,除了他也没别人了。”宋轻笑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个卡洛,一开始接近姐姐就居心不良。辰辰发烧那次,卡洛去幼儿园看过辰辰,没多久,他就莫名其妙的发烧了。然后圣诞节,姐姐带他来我家,他们走后,我参加设计展的图纸却不翼而飞了,那是我精心设计了许久的东西。只是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我才一直隐而不发的。”

    “设计展的前一天,我看到卡洛以设计师的身份也参加了,而他的作品,就是我被盗的那一个。我找他理论的时候,他悄悄剪坏衣服,然后栽赃给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他昨天召开了记者会,说我一直以来都抄袭他的作品。”

    宋轻笑脸上浮现出一种极度痛恨的神情,“我想,姐姐就是因为这件事,才去找卡洛,最后却被他欺负了的。”

    她说完后,病房里好一阵沉默,突然,宋华年蓦地站起来,气愤的说了一句,“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他的两个女儿不是拿给别人欺负的,这个卡洛,简直是太过分了。

    “不行,我得找他理论去。”宋华年按捺不住,要为两个女儿讨回公道。

    “宋叔叔,你先别着急。”宋轻笑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我们现在没有证据,所以你去找他也无济于事,况且,整件事是因我而起,我也最了解事情的经过,所以等姐姐醒了我再去一趟。”

    “笑笑,你一个女孩子,我怕你去了会被欺负。”苏梅担忧的说。

    “妈,放心吧,我好歹也学过跆拳道,知道保护自己。”宋轻笑安慰着,“况且,实在不行,不是还有槿宴么。”

    其实,她压根就没想过要找傅槿宴,毕竟,在他眼里,这件事还不足以引起他的重视,他觉得是可以随时放弃的小事一桩,是自己太执着了。

    所以,依着宋轻笑的傲气,又怎么可能低头认输呢。

    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

    况且,这次是因为宋清蓝的事情,傅槿宴就更不会帮忙了。

    “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所以需要你们在这里照看着。卡洛那个缩头乌龟不来,那我就去找他吧,没关系,顺便问问他召开那个记者会是什么意思?是想踩着我的头往上爬吗?天底下哪有这么轻松的事。”

    宋轻笑愤怒的说道。

    “那你小心点,记得把槿宴一块叫上。”苏梅担忧的嘱咐着。

    “嗯,我知道的,妈。”为了不让苏梅担心,宋轻笑只好违心的说,“那我先过去了,姐姐醒了你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目送宋轻笑离开后,苏梅顿时自责得不行,“都怪我,没有好好把关,卡洛第一次来我们家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呢,是蓝蓝的良配。没想到,他的心机竟然这么深沉,害了笑笑不说,还连累了蓝蓝。是我眼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