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我哪有被别人勾走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叹了口气,她转身刚要走,冷不丁直接撞进了一个人的怀中,她刚想要惊讶的推开,突然觉得面前这个怀抱十分熟悉,萦绕在鼻尖的气息也十分熟悉,就像是……她家男人。

    欧珊珊缓缓的抬起头,果不其然,眼前就是安德烈那张笑得异常喜庆的脸。

    “珊珊,我来陪你看演唱会来了。”

    “你怎么会来?不对,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之前我听你说了个大概,然后我就给傅槿宴打电话问了一下,顺便我们两个就一起过来了。”安德烈说着,笑得更是灿烂,“我看他们两个已经走了啊,正好,咱们一起去看,二人世界,没有人打扰。”

    没有人打扰……

    欧珊珊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人潮涌动的样子,默默地抽了抽嘴角。

    这还叫“二人世界”?

    丫的这都快成全世界了!

    默默地叹了口气,欧珊珊拉着安德烈的手,顺着人流进了会场。

    抱歉了,笑笑吾爱,看来今天的演唱会你是没戏了,但是你放心,我会把你的那一份一起看回来。

    韩潮为她们准备的是贵宾席,是整个会场视野最好的两个位置,座椅舒服,面前还有零食和饮料,在这样的场合下面看演唱会,才是真的舒服。

    两个人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没过一会儿,全场的灯光一下子暗了下来,随后一道灯光照在了舞台上,慢慢的,一个人影渐渐的从舞台中央缓缓上升,出现在众人眼前。

    “啊!韩潮!我爱你!”

    耳边突然响起一阵激烈到几乎要破音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洪荒之力。

    看演唱会就是为了感受现场的气氛,受到这个气氛的感染,欧珊珊也忍不住随着一起喊了起来,又蹦又跳的,和身旁十几岁的小姑娘没有什么两样。

    舞台上,韩潮缓缓扫过全场,在某个位置停留了许久的时间。

    那里,是他为宋轻笑特意留出来的视野最佳的位置,但是此刻,那里坐着的却不是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而是一个兴奋的女人,她的身旁是……天王安德烈。

    没想到会在自己的演唱会看到他,韩潮很是惊讶了一下,但是随即,还是被巨大的落寞席卷了。

    她没有来,她明明答应了要来的,为什么没有来?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或者是……她老公不让?

    一想到这个可能,韩潮的心就像是被一只手握住,生生的疼。

    咬紧了牙关,他随着音乐摆了一个pse。

    即使心里很难过,可是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处境,他现在在自己的演唱会上,他面对的是千千万万喜欢自己的粉丝,他一定要尽心尽力!

    宋轻笑被傅槿宴一路拉着,到了他停车的地方,打开车门,直接将人塞了进去,随后“嘭”的一声,将门狠狠地甩上。

    然后他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来,带来一阵凉风。

    “你把我带走干什么?我还没有看演唱会呢!而且怎么可以把珊珊一个人丢在那里。”

    宋轻笑加粗加长的反射弧终于再次接通,后知后觉的对着他吼,“还有,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你是不是跟踪我了?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做这样的事情,简直是让我大开眼界!”

    “谁告诉你我跟踪你了?”傅槿宴斜了她一眼,语气冷淡,“是安德烈告诉我的,而且现在他已经陪着欧珊珊进去了,所以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听说安德烈也去了,宋轻笑心中暗暗的松了口气,转念一想……p,一定是欧珊珊那个大嘴巴说漏嘴了,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啊!简直要疯了!

    宋轻笑捂住脸,默默地发出一声哀嚎,很是郁闷。

    傅槿宴坐在一旁看着她的模样,眼眸中闪过一抹暗光,伸手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扳着,面向了自己这一面。

    “你干什么……呜呜呜!”

    话还没说出口,一个吻陡然压了下来,将她的话彻底的给堵了回去。

    宋轻笑瞪圆了眼睛,眼眸中写满了惊恐,被动的承受着突如其来的热情,脑子瞬间放空,只剩下了三个问题——“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

    堪称“人生三问”!

    漫长的一吻结束,在她以为自己会窒息得晕过去的时候,傅槿宴终于“好心”的放开了她。

    他深邃的眼眸注视着她因为缺氧而变得绯红的脸颊,嘴角不经意间噙上了一抹笑意。

    “我担心我媳妇儿被别人勾走了,虽然我知道,那个人不如我,但是我媳妇儿有些傻,还有些呆,所以为了防患于未然,我得把我媳妇儿接回家。”

    宋轻笑:“……”

    你才傻,你才呆!

    傅槿宴看着无语的某人,再度开口询问着,“所以,你认为呢?”

    “啊?我认为什么?”宋轻笑还傻愣愣的,没反应过来,微张着嘴巴,一副呆萌的样子,看得傅槿宴的心都快要融化了。

    “哎,果然是个傻子,我真想不通,我为什么会如此的喜欢一个傻子!”傅槿宴摇头叹息了一声,似乎在为自己的欣赏水平哀叹。

    “你才是傻子!”宋轻笑终于鼓起勇气骂道,然而,在傅槿宴这宠溺的话里,耳朵却悄悄的红了,“我哪有被别人勾走!”

    不过是看场演唱会而已,怎么就这么严重了呢。

    “哦,那就是说,我媳妇的心还是向着我的是吧?”傅槿宴终于逮着机会问了这句话。

    闻言,宋轻笑这次连脸都红了,浑身发热。

    虽然两人在一起生活了好几年,但有时候她还是招架不住傅槿宴的柔情攻势,尤其是情话攻势。

    往往这种时候,她就败得一败涂地,连“城池”都拱手相让。

    不得不说,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心硬如铁时有之,又会因为一句话而心软如水。

    “嗯,她是向着你的。”宋轻笑轻轻的说道,眼神躲躲闪闪的,不敢看他。

    没办法,那厮的眼里好像有惊雷,一看,就会把人电得浑身一麻,晕头转向。

    傅槿宴终于满足的笑了,搂过宋轻笑的身体,又献上一个热情而绵长的吻。

    两人的冷战至此算是莫名其妙的结束了。

    当然,如果没有欧珊珊那说漏嘴的一句话,他们两人也不会这么快就和好。

    这次,傅槿宴是打从心底感谢欧珊珊,甚至感谢韩潮,他也算得上是一个促使两人和好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