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我来看看你是不是准备爬墙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儿,她“好心”的提醒道:“珊珊小朋友,允许我提一下,咱们两个貌似是同一年的。”

    “……”

    “而且你都结婚了。”

    “……”

    “你儿子都快要上小学了。”

    “……”

    “就这样的,你丫的还好意思说自己小?你都快迈入中年妇女的行列了你知道吗?”

    “啊!你不要再说了!”欧珊珊猛地捂住耳朵,一脸的委屈,“笑笑吾爱,你难道不爱我了吗?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为什么要刺激我,就让我活在我的世界里面不好吗?哦,你这个愚蠢的土拨鼠,简直是太可恶了!”

    宋轻笑眨了眨眼,微张着嘴,一脸懵逼的看着她,“愚……愚蠢的土拨鼠?你最近是不是在看美版的《甄嬛传》?”

    “对呀,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当然是我看过,所以才知道的啊!

    宋轻笑呵呵笑了两声,感觉十分的敷衍,顺带着送给她一个白眼儿,表示自己嫌弃的心情。

    两个人吵吵闹闹的,随着队伍向着前面走,不知不觉,便排到了她们两个。

    “两位美女想要买些什么?”

    卖东西的是几个男生,看着年龄也不是很大,二十出头的样子,估摸着是附近的大学生,趁机出来赚点儿外快。

    此时,看到眼前站着两个风格迥异,但都美得不行的女人,顿时眼睛都直了,招呼的语气也比刚才更加热烈,恨不得将东西全都捧到她们的面前,随便挑,随便选,不要钱的那一种。

    “我们这里的东西是最好的,质量过关,样式也全,想要什么都有,两位美女看看喜欢什么,可以打八折哦。”

    听说还可以打折,宋轻笑挑了挑眉,放眼看去,清一色的各种炫彩的东西,一闪一闪的,晃得人眼睛都有些发晕。

    皱了皱眉,她看到了一个粉色的发亮的兔子发箍,伸手指了指,问道:“这个多少钱。”

    手指真漂亮……

    男生看着她修长白皙的手指,默默地吞了吞口水,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想了想,才说:“那个是五十块钱一个,你们要是拿,就是四十,这是美女专享价。”

    闻言,宋轻笑没忍住,捂着嘴偷偷地笑了起来,碰了碰身旁欧珊珊的手臂,悄声说道:“没想到长得漂亮真的有好处啊,感觉真不错。”

    “瞅你那点儿出息。”

    欧珊珊嫌弃的撇了撇嘴,将那个发箍拿了过来,对着她的头比量了一下,直接就给带了上去,顺便按了一下开关,“啪”的一声微弱的声响,那两个软绵绵的兔耳朵瞬间就亮了起来,配着宋轻笑璀璨清澈的眼眸,看着十分俏皮可爱。

    “嗯,不错,配着你还真是好看,挺好的,就这个吧。”

    说着,欧珊珊又看了看,指着一个红色的兔耳朵说道:“把那个也给我,就要这两个。”

    然后伸手在包里掏了掏,掏出一张一百的递了过去,“给你,不用找了,小孩子出来做生意不容易。”

    她说完,拿着东西,拉着宋轻笑转身就走了,不顾身后传来的呼喊的声音。

    “怎么了,感觉像是要逃命一样。”

    “这你都看不出来吗?”轻嗤一声,欧珊珊拨弄着手里的兔耳朵,漫不经心的说道,“小男生看上你了,正在努力的撩妹,我不忍心看着祖国的花朵受到打击,所以就直接把他的苗头掐断了。”

    闻言,宋轻笑顿时膛目结舌,一脸的茫然,“撩我吗?我怎么不知道。”

    欧珊珊抬头看着她,对着她露出一个假到不能再假的笑容,粉唇轻启,“因为你没脑子啊。”

    语气是说不出来的一本正经。

    宋轻笑:“……”

    p!人艰不拆啊!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人家脆弱的小心灵可是受到了强烈的打击呢!

    哼,一定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

    欧珊珊看着她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像是一只偷吃的小仓鼠,捂着嘴偷偷地笑了起来,不经意间的抬起头,看到某个人影时,神情一下子愣住了,低声问道:“笑笑,咱们来听演唱会的事情,你告诉傅槿宴了吗?”

    “没有啊,”宋轻笑摇了摇头,一脸的气愤,“我为什么要告诉那个猪头,告诉他干什么,他一定会拦着我的,况且我们还在冷战,不想和他说话。”

    “这样啊。”

    欧珊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见她突然问起这个,宋轻笑察觉到她表情的不对劲儿,疑惑不解,“怎么了吗?你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件事情?”

    “没事,我就是感觉,我可能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所以产生了幻觉。你看那里。”

    说着,欧珊珊伸出手,指了指她身后的地方。

    宋轻笑下意识的转过身去,然后渐渐地瞪圆了眼睛,嘴也张得老大,片刻之后……

    “卧槽!他怎么来了!”

    眼前向自己缓缓走来的,正是那个刚刚被自己吐槽是猪头的自家男人——傅槿宴。

    只见他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一步一步走得脚踏实地,却又给她一种像是踩在她心上的感觉。

    无形中的压力简直可怕!

    看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傅槿宴,宋轻笑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你怎么会来的?”

    这几乎是这几天以来,两个人第一次交流了。

    傅槿宴轻哼一声,冷漠的说道:“我来看看你是不是准备爬墙。”

    言简意赅,一针见血。

    宋轻笑听了,捂住胸口,默默地将涌到喉咙的一口老血咽了回去,脸上的表情要笑不笑,比哭好看不到哪里去。

    傅槿宴也没有再对她说什么,直接握住她的手腕,对着她身后的欧珊珊说道:“我和笑笑还有事情要处理,演唱会就不陪你了,抱歉。”

    他说完,拉着宋轻笑转身就走,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完全没有给宋轻笑反对的机会。

    “诶,你们走了,就剩我一个人了啊……”

    欧珊珊的声音飘散在半空中,却是再也传不到那两个私奔的人的耳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