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去会一会那个卡洛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欧珊珊也忘记了刚才对她的“恐惧”,连忙走过去,站在她面前,伸手将她拥入怀中,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轻声地问道:“好了好了,有我在这儿呢,谁也不能起欺负你。来,跟姐说说,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能把你欺负成这个样子,简直是不想活了!”

    宋轻笑搂着她的腰,听到她的话,乱得像鸡窝一样的脑袋一阵点头。

    可不是,那个卡洛,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你知道我要参加那个‘云端之上’设计展的事情吧?”

    “知道啊,”欧珊珊点了点头,“我记得你已经准备了好久了,在我走的时候,你的设计稿貌似都要完成了,怎么,难道是稿子不合格,没有进去比赛吗?”

    说到这里,她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宋轻笑的实力她还是了解的,若是说她连初赛都进不去,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若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的话,我还没有这么憋屈。”

    宋轻笑抽了抽鼻子,松开手,坐直了身体,一脸气愤难平的将事情的经过和她详细的讲了一遍。

    其中夹杂了许多三字经,充分的表达了她内心的气愤。

    简直就是要气炸了好么!

    相对于她的愤慨,欧珊珊从始至终都表现得十分淡定,几乎是面无表情的听她讲完,确定事情说完之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啪”的一声,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力气大到连桌子上的水杯都轻轻的颤动了一下。

    宋轻笑也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差点儿蹦了起来,捂着狂跳不止的心脏,瞪圆了眼睛看着面前的桌子,不由得暗暗庆幸。

    幸好这个桌子是原木的,绝对结实,不然这一掌下去,基本上就可以废了。

    话说这货不会是背着自己去学了铁砂掌吧!

    “卧槽!居然还有这么不要脸,没有羞耻的人,我今天还真是长见识了啊!居然跑到你家去偷东西,死不承认也就算了,居然还把脏水泼到你身上,简直是恶心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麻蛋,趁着我不在,就这么欺负你,当我是死的吗?”

    说着,她看向宋轻笑,一脸的严肃,“笑笑,我觉得他就是故意弄坏那件衣服,为的就是栽赃你,将你赶出比赛,这样的话,他就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然他怎么会突然就嚷嚷着我把他的衣服弄坏了,一定是他看到了那个黄主任,然后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不对,什么他的衣服,那是我的,使用我的设计稿做出来的衣服!”宋轻笑咬牙切齿的说道,脸上的愤怒昭然若揭,“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恬不知耻的人,简直刷新了我的三观。”

    “而且不仅仅是因为他,你说傅槿宴他是不是脑袋有坑,居然没有想着怎么帮我讨回公道,还说让我顺势放弃比赛。他知不知道,我为了这个比赛准备了多久,费了多大的心血,而且我若是突然退赛了,别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议论我呢,我才不会让他们有这个机会!”

    让她背着黑锅离开?那简直就是直接打脸!

    她宁愿是输了比赛,心甘情愿的离开,也不要这么名不正言不顺的走!

    这是一个设计师该有的基本坚持和信念。

    闻言,欧珊珊也赞同她的想法,“没错,若是这样,更容易让人浮想翩翩,到时候再被那个什么卡洛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你就真的是洗不干净了。”

    “对呀,我才不会让他的诡计得逞呢!”宋轻笑梗着脖子,一脸坚定的说道,随后整个人像是漏了气的气球,肩膀都塌了下来,“可是我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没有证明他偷我设计稿的证据,也没有他自己弄坏作品的证据,根本就是口说无凭,这样的情况下,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个嘛……”

    欧珊珊伸着手指,点了点下巴,也是一副皱眉不展的模样。

    两个人彼此之间沉默不语,谁都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欧珊珊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要不这样吧,我去会一会那个卡洛,看看他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真正的目的是什么,这样你才能防患于未然,而不是一味地被打压,被欺负。”

    “好!”

    宋轻笑声音清脆的答道,脸上充满了感激的神情,“珊珊,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果然关键时刻还是要看姐们儿,那些男人,没有一个靠得住的,就是猪头,想想就生气!”

    “现在你才知道啊,你个小没良心的。”欧珊珊斜了她一眼,轻哼一声,伸手在她的脸上揉了揉,“好了,别愁眉苦脸的了,高兴一点儿,今天我回来了,带你去吃好吃的,我还给你和米朵带了礼物。”

    一听说有礼物,宋轻笑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一扫刚才愁云惨淡的模样,瞬间变得青春阳光,变脸的速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效仿的。

    “还知道给我带礼物,果然没有白疼你,真不错。”

    “滚!你疼我个屁,少在这里占我便宜。”

    欧珊珊丢了一记白眼儿过去,看着她,一脸的嫌弃,“你赶紧先把你的头发好好地打理一下,乱的像是鸡窝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遭受了什么样的蹂躏呢,能不能注意一下形象,好歹你也是咱们公司的大设计师不是。”

    “哎呀,设计师嘛,一般都是随性的,不修边幅的,怎么舒服怎么来的。”宋轻笑强词夺理的辩解着,手却已经在暗搓搓的摸着镜子,开始整理自己狂野的发型。

    欧珊珊冷笑一声,拨弄着指尖,慢条斯理的说道:“那你觉得你这样舒服吗?要是觉得舒服,那我也不会勉强你,你开心就好,我也不怕带你出去丢脸。”

    “呃……这个……还是算了,毕竟公司的形象也是很重要的,不能因为我一个人的原因,让他被诟病是不是。牺牲小我,成全大我,这种意识我还是有的。”

    说完,宋轻笑对她眨了眨眼,一副“看我真挚的眼神”的模样,成功的又收获了一枚白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