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被退赛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一天,她正在家中修改成衣,突然听到自己的手机焦躁不安的响了起来。她连忙放下手中的针线,走过去接起了电话。

    “喂,你好,哪位?”

    “喂,你好,请问是宋轻笑小姐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略有些熟悉的声音。

    听着这个声音,宋轻笑微微皱了皱眉,仔细的在脑海中回忆着,却始终没有能够对号入座的,于是只好放弃,轻咳一声,“没错,我是宋轻笑,你是……”

    “哦,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黄,是这次‘云端之上’设计展的负责人之一。”

    闻言,宋轻笑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一个面容在脑海中渐渐的成型。

    姓黄的负责人,那不就是自己和卡洛起争执的那一天,那个碰巧过来的女人吗?

    她为什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难不成是……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知道是冤枉了自己,所以特意打电话来给自己道歉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宋轻笑的心情顿时就变得雀跃飞扬,兴奋得想要跑出去大吼。

    看吧,果然这个世界还是正直的,身正不怕影子斜,真相或许会迟到,但是绝对不会缺席!

    卡洛,你丫的不是偷我的东西吗?可惜法网恢恢,你还是逃不掉的!

    不是你的,永远都不会属于你!

    “啊,我想起来,是黄主任,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宋轻笑端着一本正经的语气问道,但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一张脸已经笑得褶子都要出来了。

    她的心砰砰跳得十分迅猛,感觉下一秒就要开心得晕过去了。

    “是这样的,关于前几天你和卡洛先生的事情,我们主办方研究讨论了一下,觉得,或许这个比赛不是很适合你,为了避免引起选手之间的不和谐,为了比赛能够正常的进行,大家一致商量后决定,取消你的比赛资格,宋小姐,很抱歉,这一次的比赛,你没有机会参加了。”

    若是在前一秒的时候,宋轻笑还身处在天堂,那么这一秒,她就已经身处地狱之中了——还特么是第十八层!

    变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将她吹得面无全非,头晕脑胀。

    沉默了半晌,宋轻笑才算是有了些许反应,张了张嘴,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不好意思,我没有太明白你说的意思……”

    “意思就是,下周的比赛你不用来了,我们不需要你这样为了赢得比赛,而去破坏别的选手作品的选手,那样会给我们的比赛招黑的。”黄主任一番话说得趾高气昂。

    宋轻笑听了,只觉得胸口处有一股翻腾的感觉,一口老血已经涌到了喉间,一个不小心就能喷出去!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就判定了是我的责任吗?你们这样不负责的态度,真的觉得合适吗?你们口口声声说要公平,那对我呢,这是公平吗?”

    “这是我们众人商议过后的结果,”黄主任语带嘲讽的说道,“怪就怪你太过自以为是,眼中容不下别人,招来这样的结果,也是你咎由自取!事情我已经说完了,还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这样的事情不要再犯了,省得影响了你设计师的名声!”

    她说完,没有给宋轻笑辩解的机会,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喂?喂!我还没说完呢,你丫的居然挂了!”

    宋轻笑对着已经没有声音的手机喊了半天,最终无奈的放下了手,一脸颓然的坐在了地上。

    “怎么,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她们宁愿去相信一个外来人,也不相信我呢,我明明就没有做过啊……”

    傅槿宴原本一直在书房处理公务,突然觉得口渴了,出门准备去倒些水喝,路过房间的时候,就听到宋轻笑大吼的声音,不由得十分诧异,推开门一看,就发现她正坐在地上,双眼无神的望着前方,嘴一张一合,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嘀咕什么,脸色苍白的没有血色,看着十分憔悴。

    见状,他心中一惊,连忙快步走过去,蹲在她面前,一脸焦急问询,“笑笑,你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宋轻笑缓缓的抬起头看着他,咬了咬唇,低声说道:“我刚刚接到主办方打来的电话,他们通知我,我被退赛了。”

    “退赛?”闻言,傅槿宴也是十分的惊讶,皱了皱眉,不解的问道,“怎么会突然被退赛呢,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因为他们认定是我弄坏了卡洛的作品,居心不良,为了防止比赛之中出现意外,就决定将我这个‘意外’扼杀在摇篮里。”

    听到她这么说,傅槿宴先是一副凝眉沉思的模样,后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换了换,变得轻松加愉悦。

    “不过就是被退赛了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不了啊。其实之前我就有过想让你退出比赛的想法。你看看你,为了这次的比赛,每天废寝忘食,恨不得二十四个小时都扎在你的设计稿上,这一个月的时间,你明显都憔悴了,严重的休息不足。后来你设计稿被偷,你更加的焦心焦虑,我看在眼里,实在是心疼。现在好了,既然被退赛了,那咱们就不去了,好好地在家修养几天,或者,你要是觉得家里没意思,我可以带你出去玩几天,就当是散心了,怎么样?”

    “不怎么样!”

    宋轻笑瞪着眼睛回答他,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现在正在蒙受着巨大的委屈,我被人陷害了,被人诬陷了,你不想着帮我查明真相,还我一个清白,反而让我顺其自然?我不要!我不要受这样的委屈,这对我不公平!”

    “可是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是卡洛偷了你的设计稿,而且我们也没有证据证明是他自己捣鬼弄坏了衣服,笑笑,我知道你不甘心,毕竟为了这个比赛,你都已经尽心尽力地准备了这么久,可是你的付出,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要如此的执着呢?还不如放下这件事,这样你还能更加快乐一些。”

    “笑笑,别这么固执。”

    “固执?你说我固执?”

    宋轻笑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瞪圆了的眼眸中写满了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