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简直太目中无人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完全没有掩饰自己对于卡洛的厌恶,所以黄主任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的眼神,心中的不满堆积得越来越多。

    冷哼一声,她对宋轻笑十分不客气的说道:“宋小姐,你也是一个设计师,自然知道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一件作品意味着什么,那就相当于是他的孩子。我记得,你也是生过孩子的人吧,假设一下,若是你平日里百般娇宠,舍不得打舍不得骂的孩子,有一天突然被人欺负了,你会是什么心情?这么一说,你应该能够理解卡洛先生现在的感受了吧?将心比心,你毁坏了别人那么珍贵的东西,不仅没有丝毫歉意,反而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你这个样子,我真的很难想象,曾经那些惊艳的作品竟然是出自你手。”

    说完,她摇了摇头,脸上写满了叹息。

    宋轻笑见状,一脸懵逼,心中升腾起三个巨大的字母——tf!

    这特么都是什么鬼?你丫的在说什么?

    为什么我从中听出了你对我能力的质疑呢?

    丫的有没有搞错,我的实力,是靠我自己一点一点证明的,你丫的在这儿感慨个屁!

    原本因为卡洛的厚脸皮和栽赃陷害,宋轻笑就已经窝了一肚子的火,现在居然又被这个老女人质疑,她心中愤怒的小火苗已经熊熊燃起,有了可以燎原的气势。

    “黄主任,这件事情孰是孰非,暂时还没有确切的证据,所以你没有资格,仅凭着卡洛的一面之词,就判定是我的过错。有些时候,眼见的不一定是事实,更何况是被表象蒙蔽了双眼,那就更值得深思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黄主任听出了她的言为之意,当时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阴沉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你是觉得我在偏袒卡洛先生,污蔑你?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你却还是不可承认,难不成你以为我们都是瞎子吗?”

    她指着那件丢在操作台上的,已经被损坏的衣服,一脸的愤慨。

    证据确凿,认证物证具在,居然还在狡辩,还在强词夺理,现在的人,都这么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吗!

    “我说了,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碰过这件衣服,又怎么会把它弄坏呢?你不过是被先入为主的思想禁锢住了灵魂,所以不肯去追究真相。但是无所谓,我相信世间还是有真理的,我行得正坐得端,没有人可以泼我脏水,我也不会畏惧任何的黑料!”

    宋轻笑霸气的丢下一席话,瞥了他们两个一眼,冷哼一声,转身扬着脖子,一脸冷艳高傲的离开了。

    黄主任早就已经被她不客气的一番话气得脸色发白,此刻又见到她耀武扬威的离开,顿时浑身都在发抖,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这个宋轻笑,简直是,简直太目中无人了!”

    “黄主任,您先别生气,冷静一点儿,”卡洛一边忍着心中的欣喜,一边安抚她,“这位宋小姐可能只是因为太过年轻了,所以脾气比较火爆,性格冲动,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这样的人一般见识了,没有必要。”

    闻言,黄主任看了看他,叹了口气说道:“卡洛先生,真是抱歉,原本你来我们这里参加比赛,看到的应该是设计师之间公平公正的竞争,结果却让你碰到了这么恶心的事情,这也是我们市的耻辱,对此,我深表歉意。”

    说着,她微微一鞠躬,姿态做得很足。

    见她这样子,卡洛连忙扶起她,摇了摇头,俊俏的脸上一派的严肃认真,“黄主任,您说这话就太客气了,今天的事情就多亏了您,不然只有我一个人,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所幸有您帮我主持公道,又给我充足的时间,以免我失去比赛的资格。这一切都已经值得我对您心怀感恩了,您若是再对我道歉,我就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看着他一脸诚恳的模样,黄主任很是赞许的点了点头,忍不住称赞道:“果然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绅士,像你这样的设计师,才是我们设计界之福。好了,这次的事情,于公于私,我都会给你一个交代的,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败坏了我们比赛的名声。你就趁着这一个星期的时间,赶紧再赶制一件成品出来,不要耽误了比赛。我还要去通知其他的选手这个消息,就不多说了。”

    “好的,黄主任,我知道了,再次由衷的感谢您。”卡洛对着她深鞠一躬,脸上充满了明媚的笑容。

    黄主任看了,欣慰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在她走后,卡洛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别有深意,充满了诡计的表情。

    “宋轻笑,等着吧,这一次是你自己栽倒我手里的,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宋轻笑负气离开卡洛的房间之后,冷着一张脸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将自己的作品从衣架上拆下来,小心翼翼的叠好,撞进了袋子里——没办法,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撒在衣服上,那是自己的辛勤劳动的成果。

    想到这里,她的脑海中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件被卡洛损坏,用来栽赃自己的那件衣服,觉得心中更加憋气了。

    “这个不要脸的小偷,偷了我的设计稿不说,居然连这么恶毒的手段都用得出来,那是我的创意,是我的灵感,你丫的就这么给破坏了,简直是太过分了!姓卡的,你给我记住了,别让我找到证据,否则我绝对会让你跪在我面前,抱着我大腿哭着说你错了!我发誓!”

    宋轻笑愤然的一甩手,拎着袋子,气呼呼的走出了展厅,身后背影仿佛都带着愤怒的火焰,其中还有“噼里啪啦”的闪电。

    因为这次事故,平白多出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宋轻笑闲着无事,决定将自己的作品再进行一次精修。

    当初毕竟是匆忙之间赶制而成,所以还是有很多地方有些不太满意,现在既然有时间了,就尽力将它变得尽善尽美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