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倒打一耙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结论?

    hhhhh……

    “鸡同鸭讲呗!”

    宋轻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还能是什么,我这叫深入浅出。深入的思考,然后得出一个浅显的答案。”

    “哦,深入浅出呀,我对这个词特别有感觉。”傅槿宴突然扯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问道,“你呢,笑笑?”

    宋轻笑就像一只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牛,下意识的回道:“嗯嗯,我对这个词也很有感触。”

    然后,下一秒……

    “卧槽!”

    她的脸迅速爆红,像得了帕金森一样,手指着他抖啊抖的,“你你你……你居然公然耍流氓,公然开车?这一把老脸还要不要了?”

    傅槿宴眼眸一转,又无比正经的看着她,没好气的说道:“你在想些什么呢,思想这么不正经,简直就是大写加粗的污!”

    宋轻笑:“……”

    所以,还是她错咯?

    p,真是有理说不清!

    走秀前一天,宋轻笑去到展会上,在设计方那里又看到了卡洛,顿时有种出门踩大便的感觉——恶心。

    “hell,我们又见面了,妹妹。”卡洛嬉皮笑脸的说道。

    面对他,宋轻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是疑惑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她心里其实还有点不信,不信这个卡洛不声不响的真的成了设计师,并加入了“云端之上”。

    “我是本次的设计师之一,跟你一样,为什么就不能来这里了?妹妹,你问的话有点奇怪。”卡洛操着一口不甚熟练的普通话,疑惑的看着她。

    小样,装得还挺像的。

    宋轻笑在心里暗暗吐槽,面上却没有波澜。

    恶心的次数多了,也就成了习惯了,设计界有这种人,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不想再理会他了,宋轻笑跟随主办方负责人来到展厅,当看到里面的情况时,顿时眼睛都瞪圆了。

    卧槽,这么多人!

    她其实早知道这次的展会规模很大,背后一定有很多设计师在出力,没想到,亲眼见到时才知道,竟然有这么多,简直像一场大型的设计师招聘会。

    环顾四周,展厅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毕竟明天就要走秀了,再不布置好,估计主办方会疯的。

    突然,宋轻笑乱窜的小眼神一凝,发现了一样特别熟悉的东西。

    是她之前的设计草图,此刻已经被设计出来了,一件非常漂亮的大摆纱裙,俏皮中透露着一股女王范。

    这是她费了多少个日夜熬出来的心血之作呀,现在却冠着不属于她的名字。

    p,还说没有偷她的图纸,该死的卡洛。

    她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明白。

    宋轻笑眼中熊熊燃烧着愤怒的火焰,简直是一刻都等不下去了。

    在主办方对作品提出修改要求后,设计师们立马回到自己的专属休息室去了——抓紧时间改作品。

    宋轻笑眨眼间就看不到卡洛的身影了,顿时急得一跺脚,顾不得别人诧异的眼神,直接询问卡洛的休息室。

    “哦,他在50房间。”

    “谢谢你。”

    宋轻笑强装着笑道完谢后,拔腿就走。

    来到50门口,她总算控制住了刚刚那点差点爆发的小火山,礼貌的敲了敲门——天知道,她多想一脚踹下去,然后就这样杀进去。

    “请进。”

    卡洛那生涩拗口的普通话传来,宋轻笑推开了门,定定的看着他,“找你有点事。”

    卡洛的脸色倏地一变,然后很快又恢复原状,吊儿郎当的看着她,“哦?妹妹能来找我,是我的荣幸呢。请坐。”

    “谢谢,坐就不用了,我只是来问下你,你说的没有偷我的设计稿,那这条裙子是怎么回事?可以请你跟我解释下吗?”宋轻笑周身都散发着浓浓的怒气,说话也变得毫不留情起来,“偷了别人的东西,还敢这么大摇大摆的拿出来,卡洛,你当真觉得我很好欺负是不是?可以任由你骑在头上作威作福?”

    听到她的话,卡洛皱起眉头,不解的看着她,“妹妹,你为什一口咬定就是我偷了你的设计稿呢?请把证据拿出来好吗?不能看着一个设计稿就说那是自己的,你这是在往我身上泼脏水。”

    “难道就只有你才能设计出这样的作品来吗?这是什么道理?”

    卡洛虽然普通话不好,但脑子反应非常敏捷,抓住宋轻笑没有证据这个漏洞不停的反驳,倒打一耙。

    “卡洛,我现在是在跟你讲道理,因为我不想把事情闹大,闹到最后无法收场,那样对你来说并不好。所以,我的要求也很简单,还请你把稿子还给我,并且销毁这件作品,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至于云端之上的展会,你既然是一个设计师,那么必定还有其他的作品,完全不需要盗窃我的来充数是吗?”

    宋轻笑按捺下那颗即将爆发的小心肝,很有耐心的跟他讲道理,只是额角一抽一抽的,完全掩饰不了心里的愤怒。

    “我也在跟你讲道理好吗?你死抓着我偷了你的稿子这件事不放,我也很无奈呀。因为我确实没偷,我既然没拿,那又怎么会怕呢,你尽管闹大好吗?算我求你了,闹大了看他们怎么评判吧。”

    卡洛揉着太阳穴,一副“女人真是无可救药”的表情,看得宋轻笑简直想提刀杀人。

    奶奶个熊,这t的还是个男人吗?

    竟然这么熊!

    “我的耐心不多了,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还还是不还?”宋轻笑指着他,一副随时想撸起袖子冲上来干一架的架势。

    卡洛微微一笑,眼睛朝着宋轻笑身后撇了一眼,倏地一下子变了脸色,略带几分愤怒的说:“宋轻笑,虽然你嫉妒我可以设计出这么好的作品,但你也不用拿我的作品出气吧?你把它剪坏了,是想让我参加不了本次设计展,好让你独得第一名吗?”

    瓦特?

    宋轻笑瞪大了眼睛,还以为自己耳聋了。

    特么的这又是个什么样的剧情?为毛她的脑回路有点跟不上?

    就在她想开口时,从她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什么坏了?”

    卡洛立马抱着那条裙子上前,怒气冲冲的控诉道:“黄主任,你来了啊,还请为我主持公道。是这样的,这个宋轻笑嫉妒我的作品比她的好看,一怒之下把我的成品剪坏了,让我无法参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