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姐妹嫌隙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的意思,是怀疑卡洛偷了你的设计稿吗?”

    没等她说完,宋清蓝便替她说了出来,语气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淡然,含着隐隐的怒气和不满。

    “笑笑,我知道因为当初的事情,你对我一直都有意见,这些我都明白,毕竟当初是我做错了事情,你怨我恨我也是应该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可以由此而污蔑我身边的人。没错,你是设计师,而且名气不小,可是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个设计师,也不是你设计的东西所有人都会眼红,做人还是不要太自大的好。”

    “我自大?”

    听到她这样说,宋轻笑顿时瞪圆了眼睛,一脸的诧异和难以置信,仿佛听到了什么震惊的事情,气得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姐,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应该了解我的性格,你觉得我是那种盲目自大的人吗?若是没有底气,我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天,除了你们两个来过以外,没有外人来过,而你,我相信你是不会去拿我的东西的,所以我这是合理的假设,你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反驳我,还说了这些话,你觉得合适吗?”

    “或许我刚才说的有些过激了,但那也是因为你先污蔑卡洛,我气不过,所以才出言反驳的。”宋清蓝的语气有所变软,但还是有着不满。

    闻言,宋轻笑也憋屈得很,“姐,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从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我就觉得很不舒服,他绝对有秘密,你一定要谨慎些,千万不要被他骗了!”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有数,不需要你来告诉我,”这一次,宋清蓝也是真正的动了怒,“这件事情以后都不要再提了,卡洛不会偷你的东西的,你还是再回去好好的找一找,看看是不是自己放在哪里忘记了,或者是辰辰不小心给你弄坏了。我还有事,就先不和你聊了,挂了。”

    宋清蓝说完,便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丝毫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

    “喂?喂!姐……”

    宋轻笑对着电话喊了几声,确定不会再有回应,垮着一张脸,很是无奈的放下了手机,脸上写满了迷茫。

    这个卡洛到底给姐姐灌了什么药,居然连我的话都不相信,真是奇了怪了!

    “换做是我,我也不相信你说的话。”

    当宋轻笑回到家,将这件事叙述给傅槿宴的时候,得到了他这样的回答。

    “为什么呀,难道我还能骗她不成?”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这儿,”傅槿宴摆了摆手,跟她一条条的分析,“换位思考一下,若是宋清蓝突然打电话跟你说,我出轨了,你相信吗?”

    “怎么可能,鬼才会信!”宋轻笑当机立断的否决了。

    “你看,同样的道理。”

    轻嗤一声,傅槿宴神情淡淡,“我是你老公,所以你相信我,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去怀疑我;同理,在宋清蓝那里,卡洛是她的未婚夫,她自然更是相信他,而不是你。况且,你们两个之前又有摩擦,积怨已深,在她心里,说不定你就是看她要结婚了,心里不爽,所以故意想要去捣乱,给她添堵……”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宋轻笑瞪着眼睛,撅着嘴,一脸的不服气,“我这么良善的性格,怎么会做出这么阴暗的事情。”

    “你不会做,不代表别人不会想。”

    傅槿宴轻叹一口气,伸手在她的头顶揉了揉,笑道:“毕竟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同的,对自己仁慈,对别人苛刻,这是我们人生来就带有的劣根性,所以没什么好奇怪的。要我说啊,这件事情,暂时就不要去管了,宋清蓝这么大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总会自己分辨是非的,你这么热切的去为她着想,不一定会落到什么好处,说不定还会被她埋怨,还不如让她自己去摸索。这人啊,总要经历几次挫折才能成长。”

    “可是她好歹是我姐姐,我们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这么久,我怎么能放任她被那个明显心怀不轨的卡洛欺骗呢?”宋轻笑还是很担心。

    “即使她是你妈呢,那又怎么样?如果她打心里不相信你,任凭你说破嘴皮子,她也不会信的,反而还会越来越疏远你。”傅槿宴无语的看着她,这丫头,话说经历的事也不算少,还是不懂人心。

    “听我的,这件事目前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再也不要跟宋清蓝提起这件事,不管卡洛在私下里做了什么,都不要把宋清蓝牵扯进来。”

    “除非哪一天,卡洛自己将她拉入了这个漩涡。那个时候你再去说,效果和这个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傅槿宴深深的看着她,轻轻的说道:“笑笑,这就是人心。他们没有经历过的事,绝对不会轻易相信,而他们经历了的,哪怕最终被证明是错的,也深信不疑,而且绝对不允许别人去反驳。你明白了吗?”

    宋轻笑似有所感的点点头,“好像是这样的,是不是也说明了,我眼中的卡洛和宋清蓝眼中的卡洛,其实是两个人?我们都在以自己所认为的那样与对方交流?”

    说着说着,她像是陷入了沉思,双眼无法集中焦距,看着半空中喃喃自语道:“这样说起来,我刚刚和姐姐的那一番话,站在一个更高的纬度,其实是有很多‘人’参与了其中。我眼中的我,我眼中的姐姐,我眼中的卡洛,和姐姐眼中的她,姐姐眼中的我,姐姐眼中的卡洛。还不说我们几个原本是什么样子的,单单这些,就有六个因素参与其中,所以导致了我们完全无法说到一块去,甚至本质上都不知道对方话里的真正含义。因为我们都是站在自身的视角来看的。”

    下一秒,陷入哲学的迷思中无法自拔的宋轻笑突然大吼一声,“啊啊啊啊啊,我特么到底在想些什么呀!”

    看着她这抓狂的样子,傅槿宴也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好笑的问道:“所以呢?你得出了一个什么样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