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太好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没关系,咱们夫妻之间不需要那些解释,没有必要。”

    停顿了一下,傅槿宴突然伸手揽住她的腰,微微一用力,就将她带到了自己面前,两个人隔的距离十分近,已经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扑打在自己脸上的感觉,温温热热的。

    但是——特么的她完全没有心动的感觉,只剩下惊悚了好不好!吓死个人!

    “其实我以为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你应该已经懂了,我们之间一旦出现什么问题,有一个解决一切的好办法,那就是……去床上。”

    傅槿宴说着,以迅雷不及盗铃的速度就将她拦腰抱了起来,在她充满惊悚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邪魅笑容,“亲爱的老婆大人,一会儿,我会给你这个机会,让你好好的解释解释,好不好?”

    说完,他冷笑一声,大跨步的向着卧室走去。

    半路上碰到傅孟辰小朋友,他还“尽职尽责”的解释了一下两人准备做什么,“辰辰,爸爸准备带着妈妈给你弄个小妹妹出来陪你玩儿,所以一会儿,你就让冯奶奶带着你去睡觉,不要来打扰爸爸妈妈好不好?”

    一听到有小妹妹,傅孟辰当即点了点头,像是小鸡啄米一般,天真的说着,“好呀好呀,辰辰想要一个漂亮的小妹妹,粑粑麻麻要加油哦。”

    他说完,还竖起手臂,做了一个加油鼓劲的动作。

    傅槿宴看了,笑得更加舒心爽意了,点了点头,抱着怀里某个已经脸红得像猴屁股的小女人,轻哼一声,继续向前走。

    隐约还能听到宋轻笑娇嗔的声音传来:“傅槿宴!你丫的是不是疯了!什么‘弄个小妹妹出来’,敢情不是你生孩子,有本事你自己生去,我才不要遭罪……”

    最后的声音,被关闭的门阻拦开来,再也听不到什么了。

    傅孟辰小朋友看着紧闭的房门,稚气的脸上写满了憧憬。

    “太好了,我要有小妹妹了!可爱漂亮的小妹妹!耶!”

    稚嫩的童声传出去很远,飘飘荡荡……

    第二天再起来的时候,宋轻笑捂着腰,想死的心都有了。

    p!劳资的腰也是肉做的,能不能怜香惜玉一点儿?

    带着满满的怨念,她收拾整齐去了公司。

    进到公司,有许多人和她打招呼,然后再看到她脸上乌云密布的样子,十分的诧异,议论纷纷。

    对此,宋轻笑已经没有精力应对了,此时此刻,她只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趴在桌子上痛哭一会儿。

    ——腰是真的疼啊!

    她好不容易回到办公室,还没有趴几分钟,就听到一阵敲门的声音,抬头一看,就看到方米朵正推着门走了进来。

    “笑笑姐,刚才我听到他们在议论,说你心情不好,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面对她的关心,宋轻笑却是难以启齿,摇了摇头,从牙缝儿挤出几个字,“没事,家丑不可外扬!”

    闻言,方米朵也是一头的黑线,有些莫名,但是看她的表情,也知道她是不想说什么,便也没有再问,只是说道:“那好吧,你没事就好,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来倾诉哦,我可以免费为你开解。好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先回去了。”

    说着,她转身就要走,却被身后的宋轻笑叫住了:“米朵,你先等一下。”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宋轻笑纠结了一下,斟酌着说道,“就是……有一件事情,我想告诉一个人,但是我又不想让她身边的人知道,我该怎么办?完全找不到独处的机会。”

    “单独说吗?”

    方米朵伸着手指,点了点下巴,皱着眉头想了想,不解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呢?一般打电话的话,都是只有自己知道的吧。”

    宋轻笑:“……”

    卧槽!打电话!我为什么没想到这一点呢?

    天啦噜,我这个脑子一定也是被猪踢过了,才会变笨的!

    受到启发的宋轻笑顿时一扫脸上的愁容,立刻多云转晴,眼睛兴奋得都在冒光,像是半夜出来觅食的耗子精!

    “哎呀,你说的对哈,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米朵,真是太感谢你了。”

    方米朵闻言,羞涩的抿唇一笑,摆了摆手,“客气了笑笑姐,我也不过就是提了一个建议,好了,现在你也不用愁了,沉着一张脸,实在是吓人。”

    她说着,伸手抵在自己的嘴角,向下微微的拉了拉,做出一个愁眉苦脸的样子,“你看,这样多不好看,还是笑起来好看。好了,你忙吧,我回去了。”

    宋轻笑点点头,笑了笑,目送她离开。

    待到门关上,她连忙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起,听筒里传来宋清蓝懒洋洋的声音。

    “喂,笑笑,什么事啊?”

    “是这样的……等一下,姐,你现在身边有别人吗?”宋轻笑连忙问道,以免被某些人听了去。

    宋清蓝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看身边,摇了摇头,想起来正在打电话,她也看不到自己的动作,又说道:“没有啊,就我自己在家呢,怎么了,什么事情弄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听说卡洛不在,宋轻笑松了一口气,清了清嗓子,语气略有些严肃的说道:“姐,有一件事我需要告诉你,我觉得那个卡洛,似乎有些问题。”

    “有问题?什么意思?”

    “我最近正准备参加一个设计展的比赛,前两天去交样衣的时候,发现他竟然也在,而且他说,他也是设计师!”

    “哦,你说这个啊。”宋清蓝轻笑一声,语气不以为然,“卡洛确实是学设计的,这我早就知道的。哦,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们了,这个是我的失误,抱歉。但是这没什么吧,学设计的人多了去了,能有什么问题呢?”

    听说她知道,宋轻笑也有些诧异,但是转眼之间,她又一本正经的说道:“不是因为这个。你还记得圣诞节那天,你和卡洛来我家,后来你们走了之后,我发现我放在书房桌子上的设计稿不见了。那是我为了比赛,辛苦了好久才画出来的设计稿,但是现在却不见了,我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