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难伺候的大老爷们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看着他唇边那抹坏坏的笑,像被一盆凉水兜头浇下,一下子回过神,嘚瑟过头是会遭报应的啊!

    于是,她坐直身体,收敛了笑容,义正言辞的看着宋清蓝,“姐姐,瞧你这话说得,我家槿宴才不是那些傻白甜脑残言情剧里的脑残男猪脚呢,怎么会做出这么狗血滚滚的事。”

    傅槿宴:“……”

    他是傻白甜脑残言情剧里的脑残男猪脚?

    呵呵,宋轻笑,你真是好样的,变着花样的骂我是吧?

    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让你知道,逞一时嘴快是要付出身体上的代价的。

    宋清蓝也被她的形容弄得有些无语,“好吧,没有黑金卡,你和妹夫也一定要来准时参加我的婚礼哦,不来的话,小心我饶不了你!”

    “必须的,我们一定到,天上下刀子都阻止不了我去参加你婚礼的决心。”宋轻笑信誓旦旦的保证着,只是,这模样,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如果到时候,新郎能换一个人的话,那她就更高兴了。

    “好吧,说了这么多,我也不耽误你们休息了。我们这就先回去了。”宋清蓝和卡洛站起身,准备告辞。

    宋轻笑挽留无果,最终只好把他们送到门口,目送他们开车离开。

    “好了,别看了,人都已经走没影了,你这么望眼欲穿的,她也看不到。”

    突然,耳边传来傅槿宴轻松愉悦的声音。

    宋轻笑“唰”的一下子扭过头来看着他,瘪着嘴,一脸的委屈,“这可怎么办啊,我本来是想跟姐姐说一下这件事情的,可是那个卡洛一直跟在姐姐身边,我根本找不到和她独处的机会。我现在并不是担心比赛的事情,但是这个卡洛明显就是动机不纯,我怕姐姐会受到他的蒙骗,到时候受了伤害,那该如何是好。宋叔叔就她这么一个亲生女儿,要是知道了,一定也会十分难过的。”

    傅槿宴已经很少见到她这么惊慌失措的模样,顿时心疼的不行,连忙拉着她的手,将她拥入怀中,一边轻拍着她的肩膀,一边柔声的安慰她,“别担心了,虽然今天没有说,但是不代表今后就没有机会了。不用担心,况且宋清蓝也不是个小孩子了,她也有着明辨是非的能力,或许你真的是过分担心了,她也许没有你想的那么傻。”

    毕竟一个能想尽办法勾引他的女人,智商应该不会低到哪里去,至少也在及格线以上吧。

    宋轻笑闻言,虽然心中依旧慌乱,却也无可奈何,只好点了点头,低声的说道:“暂时也只能如此了,希望她不是真的傻,能够发现那个卡洛不对劲儿地方吧。”

    “放心吧,一个成年人,若是连这样的辨识能力都没有,那就真的是白活了。”

    轻嗤一声,傅槿宴拍了拍她的头顶,像是拍一只小狗一样,冷眸微转,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嘴角勾起了一抹浅薄的笑意。

    “有件事情我差点儿忘了,咱们需要好好的谈一谈。”

    “啊?什么事情?”宋轻笑瞪着圆滚滚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在她的印象里,两人之间似乎没有什么需要好好谈一谈的事情了吧?

    难不成是这次设计展的事情,他准备安慰自己,顺便加油鼓劲吗?

    还真是一个贴心的好老公,不错不错!

    看着莫名的一脸沾沾自喜的宋轻笑,傅槿宴无声的冷笑一声。

    这货一看就知道是想偏了。

    没办法,在一起生活得久了,对方的一个表情变化,就能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我就是想问问,刚才宋清蓝问你有关黑金卡的事情时,你的回答……是什么意思?”

    “黑金卡?我的回答?有什么问题吗?”宋轻笑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开了口,“我不就是说了你才不会做那么傻白甜……”

    话说到一半,突然感觉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她连忙捂住了嘴,瞪圆了眼睛,一脸惊恐地看着他,看着他嘴角那抹坏笑扩散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刻,她的眼神也越来越绝望。

    肿么办,我那时候是为了避免“惩罚”才那么回答的,为什么现在的情况看起来,我还是没有逃离危险呢?

    丫的是什么意思,我顺着你的意思说也不行,不顺着你的意思说也不行,挺大一个老爷们儿,怎么就这么难伺候?

    p!老娘不干了,老娘要奋起反抗,反抗暴政!

    “我可不难伺候,我也没有实行什么暴政。”

    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让她即使身处温暖的房间,也仿佛瞬间到了冰天雪地里面,四周全是呼啸而过的寒风,冰冷刺骨。

    这个时候,宋轻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才太“激动”了,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现在被抓了个正着,气氛很是尴尬啊。

    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果不其然,傅槿宴又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着自己,眼眸中似乎有光在闪闪发亮,无声的传递着一个讯息——你丫的今天死定了!

    见状,宋轻笑很给面子的腿软了,垮着一张脸,瘪着嘴,模样看起来就像是流氓兔一样,“槿宴,你别误会啊,刚才那些话,我可以解释的,绝对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我以为?你觉得我以为的是什么样?”

    突如其来的反问一下子就把宋轻笑击倒了。

    对呀,自己以为他以为的是什么?

    麻蛋,为什么有一种话题已经跑偏到再也挽救不回来的感觉了呢?

    宋轻笑哭丧着一张脸,双手合十,竖在胸前,眨巴着水亮的大眼睛,对着他撒娇卖萌,“老公,你看我这么真挚的眼神儿,我绝对没有编排你的意思,也没有吐槽你的意思,我就是想要跟你解释,那个关于黑金卡的事情……”

    她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傅槿宴伸出手捂住了嘴。

    眨了眨眼,宋轻笑看着他对着自己露出一个残酷的笑容,本来就软了一半的腿,这次是彻底的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