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我和卡洛的婚期已经定下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接过玩具,苦笑一声,“姐姐,你再给辰辰买玩具,我们就必须要换个大点的房子了,现在房间里堆满了你们买的各种玩具,我每天都很头痛,该怎么收拾。”

    宋清蓝被她的话逗笑了,嗔道:“哪有小孩子不爱玩具的,这是天性,没必要去压抑。嫌房子太小呀,那就让妹夫再换一个就是了,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小事。”

    “你们先坐一会,我去叫辰辰下来。”宋轻笑说完,又跑到厨房跟冯妈交代泡茶端水果,这才去傅孟辰的房间找他。

    “儿砸,跟你商量个事好不好?”宋轻笑将手头的玩具在傅孟辰眼前晃了晃,笑得像个大尾巴狼似的。

    傅孟辰放下手里的拼图,天真的看着自家傻兮兮的麻麻。

    “麻麻,什么事呀?这是你给我买的玩具吗?”

    他貌似看到了一个跑车模型?

    好像是他垂涎已久的那个哎。

    宋轻笑在他面前蹲下,很有诚意的将玩具给他,“是这样的,你大姨,和未来的大姨夫来了,喏,这是你大姨给你买的,她很想你,你下去陪她说说话好不好?就说你很盼望大姨来玩,也很想她。麻麻要去厨房帮忙做饭,待会做你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和糖醋里脊好不好?”

    傅孟辰想了想,然后接过玩具,点点头。

    “好,那我们就一言为定哦。”

    “bgg,麻麻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放心吧!答应了你的事,就算天塌下来也要做到。”宋轻笑打了个响指,说过的谎,再怎么也要圆过去啊。

    待会看看,能不能单独找到机会跟宋清蓝说那件事吧。

    因为有宋清蓝在,宋轻笑很放心让傅孟辰靠近卡洛,毕竟,他不可能傻到在他未婚妻面前,对一个小孩子做什么小动作。

    两人商量完,傅孟辰相当有天赋的一秒入戏,迈着小短腿“蹬蹬蹬”跑下楼,准去无误的飞扑进了宋清蓝怀里。

    他还边跑边说,“大姨,你好久都没来看辰辰了,辰辰都想你了。”

    宋清蓝看着这么一个小萌娃难得的对自己撒娇,顿时心都软了,一把抱住他香香软软的身体,温柔的说道:“我也想辰辰了,所以大姨这不就来看你了吗,大姨还给你带了礼物,怎么样,你喜不喜欢?那可是我挑了好久的。”

    “嗯嗯,我特别喜欢呢,谢谢大姨,木啊!”傅孟辰相当热情的在宋清蓝脸上印上一个吻,惹得宋清蓝发出一阵娇笑声。

    一旁的卡洛看见,在心底暗暗吃醋——这可是我未来的老婆啊,你个小鬼头亲什么亲!

    然而,他丁点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将不满压在心底。

    这次,直到饭后,宋轻笑都没找到机会单独跟宋清蓝相处。

    宋清蓝走到哪里卡洛都跟着,就连她上厕所,他都要找个借口跟上去。

    宋轻笑在一旁看得是相当无语,粘得这么紧,她不得不怀疑,卡洛这厮难道是知道她的打算吗?

    所以存心来搞破坏?

    哎,这次就算了,等她重新找个机会吧。

    宋清蓝坐在沙发上,喝着茶解油腻,突然对宋轻笑说道:“对了,笑笑,还有件事差点忘了告诉你。”

    “什么事啊?”

    宋轻笑正在郁闷的啃着苹果,每次她不高兴的时候,就想靠吃东西来发泄。

    宋清蓝忽然神秘的一笑,“你猜猜看?猜对了有奖哦。”

    宋轻笑:“……”

    大姐啊,不带这么玩的。

    事情这么多,她哪里猜得到!

    尤其是女人的心思,很难猜的好不好!

    “我是真的猜不到。”宋轻笑又想了一会,仍然无果,苦兮兮的看着宋清蓝。

    能不能别这么调皮,很崩人设的好吗?

    宋清蓝优哉游哉的放下手里精美的陶瓷杯,看了一眼卡洛,然后淡定的宣布道:“我和卡洛的婚期已经定下了,就在半年后。就是这件事。”

    “什么?”

    听到这话,宋轻笑突然唰的一下,一蹦三尺高,还好傅槿宴及时拉住了,不然她绝对能冲破屋顶,到时候,就找不到她了,hh。

    “你、你是说,你和卡洛决定半年后结、结婚了?”

    她结结巴巴的重复道,脸上的表情就像打翻了颜料盒,什么颜色都有。

    宋清蓝看着她反应这么大,有些不解,“怎么了?半年后结婚有什么不好吗?还是说,笑笑你有别的好建议?比如,帮我们看个吉日?”

    末了,她还调皮的一笑,开玩笑般的说道。

    呼……

    宋轻笑不动声色的呼出一口气,将那些震惊全都压下,然后轻咳一声,掩饰自己刚才不正常的行径,“没有啦,我只是有点惊讶,你这简直扔了个炸弹出来呀,把我都炸蒙了,嘿嘿。”

    p,卡洛那个人渣竟然要娶她姐姐了,那岂不是说,以后他们就是一家人了?

    呸,谁想跟他一家人啊,这人简直太尼玛让人讨厌了。

    她越想避开,他就越多的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她都要怀疑,她今年是不是犯太岁了?流年不利。

    看来改天得去寺庙里抽个签。

    略显崩溃的宋轻笑暗地里抓住傅槿宴的手。

    傅槿宴似是知道她的想法,不动声色的握了握,似乎在安慰她,告诉她别担心。

    感受到来自熟悉的温度,宋轻笑这才好多了,继续啃了一口苹果压惊,调整好面部的肌肉,笑眯眯的说道:“那就要提前恭喜姐姐啦。”

    说罢,她又苦兮兮的指了指自己的钱包,“看来我这几个月要努力工作啦,不能再偷懒了。不多攒点,红包怎么够呀。”

    宋清蓝看着她的表情和动作,又看了傅槿宴一眼,突然嫣然一笑,好奇的问道:“妹妹,难道妹夫没有像言情小说里写的那样,哪天漫不经心的甩给你一张无限额的黑金信用卡,告诉你,随便拿去刷?”

    傅槿宴:“……”

    宋轻笑:“……”

    三秒钟后。

    “哈哈哈哈……哈哈,姐姐,你这想法,简直是绝了。”宋轻笑捂着肚子,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她看了一眼乌云压顶的傅槿宴,很没老婆爱的再次笑出了声,用眼神传达着一个意思:你说我要不要把你曾经做过的囧事拿出来说?

    傅槿宴眼睛眯了眯,发出一道警告的光:你要是敢说,我就敢让你明天下不来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