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不好的事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然而傅槿宴听了,却是无语,只有不停抽搐嘴角,才能够表达他激动的内心——这些都是什么破玩意儿!

    “我发现你这些年来,别的本事没咋有长进,嘴皮子上的功夫倒是进步不小,每次跟你说话,我都得做好心理准备,不然还真是承受不住啊。”若是有机会,他还应该吃两颗速效救心丸,以免发生意外。

    闻言,宋轻笑轻哼一声,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瞧你说的什么话啊,我这些年怎么就没有长进,我设计的水平可是越来越好了,好吧?若是不好,我能稳坐&y的首席设计师的位置?若是不好,我的设计稿会被人偷走……”

    说起这个,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又变成了一副纠结又心痛的模样,“我靠!不说还好,一说我又想起了我的设计稿!p,那个杀千刀的,偷了我的东西不仅不还给我,还死不承认,简直是太无耻了!不要脸的贼,不要被我抓到,不然……我绝对会让你好看!“

    看着她一脸憋屈的低声咒骂,傅槿宴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在她的头顶抚了抚,柔声的安慰她说:“好了好了,设计稿已经丢了,你再这么纠结,也只是徒增烦恼罢了,反正你现在也已经画出了新的,有了这个,你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不过我就是觉得心里不舒坦嘛。”

    噘着嘴和他撒了会儿娇,宋轻笑才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没过两天,便到了设计展交成品的那一天。

    因为心中记挂着设计展的事情,宋轻笑破天荒的起得很早,完全不用任何人叫。

    傅孟辰原本按照每天的惯例,来叫他的大懒虫妈妈起床,结果却在客厅见到了她,当时就惊呆了,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昨晚睡得太晚,以至于出现了幻觉。

    宋轻笑自然也看到了他,笑着对着他招了招手,“辰辰,过来。”

    待那个小小的身子扑进她怀里的时候,她嘴角的笑容扩散得越发深邃。

    “麻麻,你今天怎么了,居然起得这么早,是不是晚上没有睡好啊?”

    “不是的,”宋轻笑摇了摇头,很是认真的和他解释,“麻麻今天有一个设计比赛要去参加,很重要,不能迟到,所以要早一点儿起来。”

    “很重要的设计比赛……”

    傅孟辰皱着眉头,稚气未脱的小脸上写满了一本正经,“那我和那个比赛相比,谁更重要一些啊?”

    听到这个问题,宋轻笑一下子就笑了起来,伸手点了点他的小鼻子,笑呵呵的说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我们辰辰更加重要了,谁也没有辰辰在妈妈心里的地位重要。”

    臭小子,知道劳资多在意你了吧?

    丫的以后好好想一想,是不是还要那么“残暴”的对待我!

    像我这样的好妈妈,世上可是不多见了啊!

    正在满心感慨,甚至都要陶醉得飞起来的宋轻笑,在听到她的宝贝儿子接下来的话时,所有的旖旎全都消失不见了。

    “……既然我比那个设计比赛重要,那为什么每天你还要赖床,都不主动起床送我去上学呢?”

    傅孟辰小小的一个人,说起话来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麻麻,老师告诉过我们,做人要讲究诚信,不能撒谎,那样会让人不喜欢的。麻麻,你刚才是在骗我吗?”

    饶是脑瓜灵活的宋轻笑,此时也被自己聪明的儿子绕进了圈里,朦朦胧胧走不出来啊!

    两个人大眼对小眼,彼此之间凝视了许久,眼神在空气中交战,彼此之间互不相让。

    终于,宋轻笑还是抵抗不住,举手投降了。

    “好吧,辰辰,麻麻错了,麻麻没有说谎,麻麻就是……太懒了,所以每天都起不来,以后麻麻会努力,会尽量早点儿起来,争取让你再也不迟到,好不好?”

    闻言,傅孟辰凝眉沉思,片刻之后点了点头,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好吧,看在你是我麻麻的份上,我就相信你了。”

    看着他很是勉强的模样,宋轻笑苦笑不得,心中充满了感慨。

    现在的小孩子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没有了一点儿天真的模样。

    摇了摇头,默默地感慨完之后,宋轻笑牵着傅孟辰的手走向了餐桌,傅槿宴也刚好走了过来,一家三口难得的在清晨吃了一顿团圆的早饭——毕竟因为某个人天天赖床,导致吃早饭的时候,永远都少一个人。

    吃过饭后,三个人各自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坐进了一辆车里。

    傅槿宴和宋轻笑先将傅孟辰送到了学校,看着他被老师牵着,一边走一边和他们挥手,直到再也看不见身影之后,才又重新回到车上,调转方向,准备去展厅。

    “怎么样,今天感觉有信心吗?”傅槿宴突然问道。

    宋轻笑原本正靠在窗户上,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物,听到他的问题时,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

    傅槿宴正专心开着车,眼睛余光扫到她的动作,不由得有些诧异,“怎么摇头了,难道你还没有信心吗?之前我看你画完设计稿的时候,可是信心十足的啊,这才过了几天,信心就漏没了吗?”

    “不是没有信心,只是……”

    宋轻笑皱了皱眉,精致的脸庞上神情有些凝重,“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而且是一些不好的事情,是我非常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不好的事情?能是什么?”傅槿宴十分的好奇,走神儿扭头看了她一眼。

    车子正经过一个路口,就在这个档口,从左边突然冲出来一辆车,直直的撞了过来!

    “槿宴,小心!”

    随着宋轻笑一声惊恐的叫喊,傅槿宴沉着眼,用力的打着方向盘,努力将车子与那辆失控的车避开。

    随着“嘭”的一声响,两辆车子还是没有完全避开,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