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庆祝你的成品出炉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终于搞定了,麻蛋,浪费了我多少脑细胞!我的皮肤啊,都变黄了槽,毛孔也粗大了。”

    这笔账,她已经算在卡洛身上了。

    然而,成功的喜悦并没有多么强烈,因为她此刻只想吃小龙虾大闸蟹糖醋排骨黄焖鸡等等等等一些列霸占了街头巷尾的小吃店的“街霸”!

    天知道,她有多久没有好好吃一顿饭了,她捏了捏自己的腰——卧槽,竟然粗了!

    有没有搞错,这么辛苦的工作,腰怎么会粗?

    对了,一定是自己天天坐着不运动,吃饭又没规律,所以才粗的……吧?

    傅槿宴端着海鲜粥推门而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面对着漂亮的婚纱,他的亲亲好媳妇正龇牙咧嘴的猥琐自己的……腰!

    场面简直惨不忍睹!

    “你在干嘛?”他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宋轻笑立马收回手,掩饰般的咳嗽了一声,这才告知实情,“槿宴,我好像胖了。”

    “哦?”傅槿宴走过去,将粥放在桌上,然后也伸手,摸了摸宋轻笑的腰,“没有啊,明明都没肉了,你看看你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埋头工作,整个人都缩水了一圈了。”

    猝不及防的,他还住宋轻笑的腰,将她抱了起来,确定的说道:“果然没错,都轻了好几斤了。”

    宋轻笑从始至终都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沉浸在一种巨大的喜悦中——哇咔咔,我没有胖,反而还瘦了,哈哈哈哈!是不是要吃点啥庆祝一下?

    傅槿宴看着她嘴角那抹yy的笑容,就知道她脑子里现在一定在想些什么不正经的,很贴心的将盖子打开。

    顿时,海鲜的香味弥漫了整个房间。

    宋轻笑的狗鼻子动了动,随即双眼蓦地发亮,像一个千瓦灯泡,blgblg的闪着光。

    “海鲜粥?”

    傅槿宴捏了捏她的鼻子,感受到一股油腻腻的触感,宠溺的眼神秒变嫌弃,然后光明正大的将手在她皱巴巴的衣服上擦擦,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嗯,是我特意为你做的,算是庆祝你的成品出炉吧。快去吃吧,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宋轻笑看了一眼他的眼睛,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决定——不去追究这厮的行为了。

    毕竟,填饱肚子最重要。

    看在他这么辛苦熬粥的份上,她决定原谅他的不轨行为了。

    一顿热气腾腾的粥喝完,宋轻笑这才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过来。

    果然,只有美食才能治愈她受伤的心灵,美男不行,美物也不行!

    宋轻笑正感慨着,一只手抚上了她的嘴角,轻轻地抹了抹。

    她挑了挑眉,好奇的看过去,正巧对上傅槿宴含笑的眼眸。

    “你看看你,多大的人了,吃个东西还能吃的到处都是,像个孩子一样。”

    他说着,伸出手指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宋轻笑定睛一看,顿时脸就不好意思的红了——他的手指上粘了一个米粒,颗粒饱满,异常的醒目。

    看着那粒米粒,她咽了咽口水,干笑两声,突然梗直了脖子,换上了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你干什么,这是我特意为自己留的夜宵,准备半夜饿了吃的,你怎么能够抢走呢,太过分了!”

    她说完,还附赠了一个白眼,显示了自己的不满。

    傅槿宴:“……”

    卧槽!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神转折?

    “你说这个米粒是你的夜宵……恕我直言,以你平时那“小”饭量,这一粒米要是能满足你,除非它能像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随意改变大小,不然,打死我也不信!”傅槿宴调侃道。

    宋轻笑闻言,一下子瞪圆了眼睛,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指着他,扬着下巴,很是嚣张的说道:“你是在质疑我吗?我告诉你,我宋轻笑平生最无法忍受的,就是别人质疑我,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遵从你的心愿,把你打死了!这样,就不会有人质疑我了。”

    “亲爱的老公,为了我的声誉,只好牺牲你了,真是抱歉。”

    她说完,双手合十,对着他微鞠一躬,姿态倒是摆得很足。

    傅槿宴:“……”

    他深吸了口气,已经不想再说什么,毕竟他只有一颗心,天天被上万匹草泥马奔腾着呼啸而过,再强健也承受不起了啊!

    他累了,真的累了。

    傅槿宴暗下决定,以后一定要专心于事业,努力工作,努力挣钱,然后……带着自己的傻媳妇儿去医院看病!

    脑残也算残疾的一种吧?是不是应该早发现早治疗?

    没事的,笑笑,你别担心,我会治好你的,你一定会恢复正常的——但愿现在的医疗水平已经发展到了能够救治你的地步。

    “喂,你想什么呢?”

    他正不着边际的想着,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嗔怒的声音。

    傅槿宴连忙看过去,正好看到宋轻笑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我刚才跟你说话,你怎么都不理我?居然还走神了,太过分了。”

    “你这是摆明了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哼,宝宝生气了,宝宝有小情绪了!”

    宋轻笑撅着嘴,哼了一声,将头偏向一旁,让傅槿宴只能看见一个气鼓鼓的、圆润光滑的脸颊。

    他顿时哭笑不得,一副拿她没有办法的模样,“你刚才不是还叫嚣着要牺牲我呢吗?那既然我已经牺牲了,还怎么回应你,你还指望我诈尸吗?所以啊,要求还是不要太多的好。”

    宋轻笑没想到,她居然会掉到自己挖的坑里面,顿时脸就垮下来了。

    蹙着眉头想了想,她的脑海中灵光乍现,瞬间知道了该如何反驳。

    她轻咳一声,微皱着眉,板着一张脸,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哎呀,槿宴,这你还看不出来,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吗?你可是我唯一的老公,我疼你爱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舍得牺牲你呢。你呀,就是一天天的工作太辛苦了,所以喜欢疑神疑鬼,想东想西,不是我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还这么斤斤计较,实在是不太合适。以后还是多注意点儿吧。”

    字字句句端的是苦口婆心,好像一心一意的都在为他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