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走着瞧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站起来,恶狠狠的看着他,“我警告你,最好别动手动脚的,在你动手之前,最好先打听下我老公的身份背景,免得到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这不是威胁,她现在特别想脱下高跟鞋,一鞋跟pia在他脸上。

    让他菊花爆满山。

    卡洛似乎被她的神情吓到了,没想到宋轻笑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发起火来也很厉害,顿时讪讪一笑,“我开个玩笑的,妹妹不要生气。你说的什么图纸?我这里怎么会有?”

    “什么图纸你心里还没点数吗?偷了别人的东西,还有脸这么理直气壮的说话?”

    宋轻笑坐回座位上,打算心平气和的跟他好好说说,“这个东西是我辛辛苦苦才做出来的,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我想你应该明白,不然你也不会去偷它了。你想要什么,我可以跟你换,只要你把图纸还给我,好吗?”

    她话里的口气,笃定了卡洛就是那个小偷,好像她亲眼见到他偷东西似的。

    卡洛面色一变,顿时收起了嬉皮笑脸,义正言辞的看着她,“我说妹妹,你一来就冤枉我是偷你图纸的那个人,你们中国人就是这么对待自家亲人的?人前亲亲热热的,人后就各种怀疑吗?好歹我也是蓝蓝的未婚夫,你把这个小偷的名头栽赃到我身上,怕是不太好吧?蓝蓝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难过呢。”

    闻言,宋轻笑差点没被气得七窍生烟,看不出来嘛,这个外国人中国话说得这么溜,还知道洗白自己。

    “今天我就问你一句话,图纸,你是给,还是不给?”宋轻笑坚定的说道。

    她要的只是一个答案,其余的,后面来说吧。

    卡洛也不是吓大的,在她的坚决前面,死活不松口,“我也只说一句话,我这里并没有你说的什么图纸,抱歉,没有的东西,我压根拿不出来。”

    “好,很好。”宋轻笑气了个够呛,这人分明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他就是吃定了自己手上没有确凿的证据,才会这么有底气吧?

    好吧,他是对的,自己手里确实没有任何证据,有的,不过是冯妈不小心听到的那一番对话罢了。

    然而那也说明不了什么。

    “既然这样,那咱们就走着瞧吧,咖啡你慢用,再见。”宋轻笑说完,像是再也不想看他一眼似的,起身拿起包包就走,走之前顺便在桌上扔下一百块钱。

    再在这里坐下去,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端起咖啡泼他一身。

    卡洛看着宋轻笑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漠然至极,没有任何表情。

    他端起咖啡,慢悠悠的喝着,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突然,他灿烂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那好,咱们就走着瞧吧。后面的,我真的是很期待呢。”

    还好宋轻笑走得早,不然看见他这副样子,反手又是一个高跟鞋pia上去。

    气愤不已的宋轻笑开车回到家里的时候,情绪已经平复了很多,事已至此,只有面对了。

    谁叫她拿不出证据来“啪啪啪”打脸呢,所以这个暗亏就只能自己先吞下。

    等到有机会的时候,哼哼,看她不连本带利的向卡洛讨要回来,让他知道惹自己的下场,顺便让他看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吃过晚饭,宋轻笑一头就扎进了书房,现在时间是真的很紧迫了,说是争分夺秒也不为过。

    如果没有发生盗窃事件的话,她还能抽出一些时间来刷剧吃虾陪儿子玩,现在,一顿饭都要计算时间,五分钟内必须搞定。

    呜呜呜,她的大虾她的排骨她的麻辣鱼,这些耗费时间的美食通通只能看不能吃了。

    p,都是卡洛那个混蛋。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行云流水的动作,诧异的挑挑眉,放下筷子也跟了上去。

    “笑笑,你吃饱了吗?”

    她刚刚的动作,好……恐怖!

    像好几百年没吃过饭,此时乍然见到饭菜,发疯了一样。

    宋轻笑打开电脑,拿出纸笔,幽幽的白了他一眼,“你说呢?”

    傅槿宴突然感到后脑勺一凉,像是一阵阴风吹了过来。

    不得不说,就她媳妇刚刚那个眼神,去演贞子妥妥的,让他都忍不住胯下一凉。

    “我说,你大概可能或许是没吃饱吧?是不是不喜欢?要不要我给你再做点什么?”傅槿宴小心的斟酌着用词,他总感觉,今天的宋轻笑体内藏着好几顿的tnt,他只要一个不注意,说错了话,就会引发惊天大爆炸。

    不敢惹,不敢惹,于是只能讨好咯。

    “哎,不吃了,我喜欢吃的都太费时间了,我现在得重新构思稿子,不然到了设计展,拿不出成品,估计他们会把我的皮剥了以示众人。”宋轻笑忧愁的说道。

    “好了,现在谁也别管我,就让我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傅槿宴:“……”

    为毛他听着他媳妇的话里有一种自甘堕落的自闭症儿童的味道?

    宋轻笑要是知道他现在的内心活动,绝对会纵身一扑,将他按在身下狠揍一顿——你丫的才是自闭症儿童!

    看我不好好振一下“妻纲”,简直要反了天了!

    “好吧,那你有什么事就叫我。”傅槿宴贴心的交代着,然后转身出门——继续吃他的饭去了。

    宋轻笑看着他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羡慕之色。

    现在哪怕是一只小狗在她面前吃狗粮,她怕都会羡慕得流口水吧?

    好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苦逼的宋轻笑强迫自己投入工作,新构思图纸。

    不重新构思,万一不见了的那个设计真被卡洛拿去复制抄袭了的话,那到时候两者狭路相逢,就有得戏看了,偏偏她又没办法证明那个是自己的。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重新构思吧,大不了再苦逼一点,也要将那点风险扼杀在摇篮里。

    好在宋轻笑有真材实料,经过一周艰苦卓绝的奋战,终于赶在设计展开始前,赶制出了一件叫做“”的婚纱样衣。

    看着这件漂亮的婚纱样子,宋轻笑彻底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