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图纸不见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对了,卡洛,今天是圣诞节,你跟着我姐姐跑到中国来了,是不是有点不适应?”作为主人,宋轻笑自然也不能忽略了另外一位客人,虽然她不喜欢。

    卡洛爽朗的一笑,摇摇头,“能跟蓝蓝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至于是不是自己的家倒无所谓,我本就是一个自由惯了的人,在家的时候也到处跑。”

    他边说边深情的看着宋清蓝,一副痴情的模样。

    宋轻笑见状,在心里暗暗吐槽:丫的是不是有精分呀!人前人后两个面具。

    她其实心里有点隐隐的担心,担心宋清蓝被卡洛骗了,虽然她和宋清蓝从小到大一向不对付,她没少遭受宋清蓝的白眼和嘲笑,但好歹也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这么久,总归是亲人。

    而且自从上次辰辰的满月宴后,宋轻笑就觉得,她这个姐姐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总之,人设有那么点白了,赫赫。

    “今天刚好圣诞节,一会你们就不要走了,留在我家里吃晚饭吧,大家一起热闹下。”宋轻笑主动挽留道,“而且你们来就来,还带这么多东西干嘛,又不是一家人,太见外了。”

    “卡洛说第一次上门拜访,不好意思空手而来,况且今天是圣诞节,买礼物刚好应节。”宋清蓝笑了笑,也就没推辞。

    宋轻笑没再说什么,她站起身,对两人说道:“那好,你们先坐坐,我出去买点材料。对了,卡洛对吃的食物有什么忌讳吗?”

    “没有,随意就行,我不挑食。况且客随主便嘛,这是我最近才学会的成语。”卡洛摇摇头,笑得一脸阳光。

    宋轻笑让冯妈洗了一些水果端上来,然后就和傅槿宴出去采购食材了。

    宋清蓝和卡洛就坐在客厅,看看电视,吃吃水果。

    没一会,卡洛突然皱了皱眉头。

    宋清蓝敏感的发现了,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卡洛摸着自己的肚子,略显痛苦的说:“肚子有点痛,可能是吃什么吃坏了,蓝蓝,洗手间在哪里?我去一趟。”

    宋清蓝担忧的给他指了洗手间的位置,然后就心神不宁的等着。

    十五分钟后,卡洛才回来,脸上的表情已然恢复正常。

    “怎么样,好些了没有?要是还不行,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宋清蓝问道。

    “别担心蓝蓝,我好多了。可能就是有点不适应这里,你们不是有句古话叫水土不服嘛,我大概就是水土不服。”卡洛如常的一笑,笑容中似乎带着那么点得逞的味道,看上去颇有些意味不明。

    闻言,宋清蓝这才放下心来。

    晚餐是冯妈主厨,宋轻笑打下手,毕竟,以宋轻笑那个半吊子水平,做给自己吃还行,要是来了客人,就有点不敢拿出手了。

    几人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非常西式的晚餐,当然,为了应节是原因之一,还有就是为了照顾卡洛的口味。

    饭后,几人又坐着聊了一会,宋清蓝和卡洛才告辞回家。

    宋轻笑伸了个懒腰,看着时间还早,准备继续加班画稿,毕竟,时间已经不多了。

    然而,等她来到书房时,发现桌上空空如也,放在上面的设计草图却不翼而飞。

    宋轻笑顿时心里就是一咯噔,急忙到处找。

    她找遍了整个书房,甚至连桌子底下都没放过,仍旧没找到。

    满头大汗的宋轻笑蹬蹬蹬几步跑到傅孟辰的房间,焦急的问道:“辰辰,你今天下午有没有进妈妈的书房?”

    正在聚精会神玩玩具的傅孟辰转过头,一脸无辜的说:“麻麻,我下午一直在房间里玩玩具呢,刚刚吃了晚饭也哪里都没去。你怎么啦,麻麻?”

    “没事,你玩吧。”

    宋轻笑勉强一笑,急忙跑到仍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的傅槿宴那里,神情凝重的看着他,“槿宴,我的稿子不见了,就是‘云端之上’的设计草稿图,我记得我是放在书房的,可是刚刚去桌面上什么都没有,书房的其他地方我也找了,还是没有。也问过辰辰了,他说他没有去过书房。”

    听到她这样说,傅槿宴眼中闪过一抹锐利的光,“平时冯妈是不会进咱们书房的,而且,那图纸她拿去了也没用。图纸现在不翼而飞,那就是遭了贼!可不巧,今天你姐姐和卡洛来了。”

    宋轻笑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问道:“你是说……是卡洛?”

    “他的嫌疑最大,当然,也不排除是宋清蓝做的,毕竟,你们的旧怨可深得很呢。”傅槿宴周身的气息一下子变得冰冷,“家里没有装监控,这点是我疏忽了。”

    正巧这时,冯妈从厨房收拾好了出来,傅槿宴问道,“冯妈,今天我和笑笑走后,家里有发生什么异常吗?”

    冯妈疑惑的想了一会,恭敬的说道:“回先生,今天我将水果端上来之后,隐约听见那位卡洛说他肚子疼,要去洗手间,好像是因为什么水……哦,对了,水土不服。”

    宋轻笑和傅槿宴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了答案,只是苦于没有证据,不能去找卡洛问个清楚。

    此事,只能暂时放下了。

    只是,宋轻笑心里一直隐藏着一股气,想要爆发出来。

    p,竟敢偷老娘的图纸,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宋轻笑也无精打采的,没有心思工作,就那么趴在桌子上,皱着个眉头沉思。

    直到桌上响起“叩叩”声,她这才像被惊醒一般,看着来人。

    果不其然,又是欧珊珊,她此时正斜靠在宽大的办公桌前面,抱着双臂,那姿态,端的是潇洒无比,看得宋轻笑牙痒痒。

    这让同时身为女人的她羡慕嫉妒恨呀。

    上帝在造人时,一定是喜怒无常的,不然有些人为毛就那么完美,连个站姿也好看得像一幅画似的,而有些人则像是上帝发泄怒气的作品啊摔!

    “本人已死,有事烧纸!”宋轻笑现在谁也不想搭理,尤其是女人,漂亮的女人,她又没骨头似的趴在了桌子上。

    欧珊珊转过身与她面对面,双手撑在桌子上,弯腰低头的看着她,“啧啧,你今天情绪有点不对劲哟,是不是每个月都有的那几天来了?还是你家那位又把你怎么了?来,说出来让姐听听,让我也高兴高兴呗。”

    宋轻笑:“……”

    太没良心了!